【打罪】01红色家族背景并不是护身符

小说 alex 4周前 (08-29) 62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打罪】01红色家族背景并不是护身符

“走出大门后,千万别回头!”

我脑海里回荡着这句话,虽然很想看看被关押几年的地方是什么样子。但是,老犯们再三告诫,如果回头看就很快还会进来,并且举了几个例子,虽然没法考证事情真伪,我还是没敢回头看……

歪头看看一起被释放的王一省,我不禁苦笑一声。要说这王一省也真是个人物,挺大的脑袋头发稀疏,豆粒大眼睛很不协调的镶嵌在脸上。并且大部分狱警和犯人一直没搞明白他是真的聋还是装聋,在监狱里搞出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这个后面会慢慢写出来。

临出来的时候先到狱政科填写资料,还得到财务科把个人账上的钱取出来,没想到财务科的人说管事的不在,让明天再来,并且告诉我们,在监狱旁边的小旅馆先住下,“到那里就说陈科长让过来的!”

后来我才想明白,这小旅馆就是财务科的关系户,用这个方法赚点钱。没办法,和王一省拎着随身物品到了小旅馆。一进门,服务员过来打招呼,我说明来意后,服务员去喊老板。不大功夫,小旅馆老板出来了,二十多岁,叼个烟卷斜着眼睛看着我们,“既然是陈科长介绍过来的,给你们优惠点,280一晚上。”

其实我进来的时候四周打量了一下,这种档次的旅馆至多30~50元人民币一晚,这小老板明显想宰我们一刀。唉,还是先忍忍吧!进了房间,两张单人床,另外有个小电视,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我连说带比划着告诉王一省,“快晚上了,先吃点饭。”

我俩在这小旅馆点了四个炒菜,两瓶啤酒吃了起来,但是我没敢吃太多,因为在监狱里饭菜没有油水,突然吃炒菜很容易拉肚子。当然,四个炒菜和两瓶啤酒价格同样不菲。

吃完饭,夜幕降临,我表示要出去走走,王一省却先睡下了。监狱建立在一个山坡上,周围没有别的人家。监狱在夜色下好像一个城堡,可以看到高墙电网,还有几个探照灯。顺着山坡走下来,远远的看到有个地方比较热闹,走了十几分钟到了那里,原来是跳广场舞的人群,广场舞是这些年中国比较流行的一种运动。

被关押了三年,脑子空空的,好像与世隔绝一样,看到人们随着音乐摇摆着身体,看不懂了。望着最后面一个长发及腰的姑娘,出了神…..以前人们常说,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刚刚从监狱释放出来,也有这个感觉。

回到小旅馆躺在床上,我不禁感慨万千。

我的爷爷从红军时期就南征北战,一直到1949年之后,才不再东奔西走安定了下来,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江山是我们打下来的”。我的父亲和叔叔、姑姑们受此影响,也都在军队工作,在各大军区和各兵种、系统都有同袍故交。

而家族里我这一代人,只有我是唯一的男孩,爷爷对我十分疼爱,告诉我,“你是我们家接户口本的”。

当时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长大后才知道,这意味着整个家族的人脉资源都会给我。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在幼儿园和小朋友们打闹,看管孩子的阿姨挺生气,走过来把我们分开并轻轻踢了我一脚。晚上回家洗澡的时候,母亲发现我的腿有些淤青,并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就说了白天在幼儿园的事情,母亲随后告诉了我的父亲(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是母亲告诉我的)。

我的父亲知道后就很生气,第二天带着警卫班领着我去了幼儿园,我看着这些叔叔个个带着长枪,腰间还别着短枪和匕首,不知道要干什么。到了那里,幼儿园的园长迎上前来,这个园长是个要退下去的师长,安排做子弟幼儿园的园长过渡一下。过来就和我父亲说,“你这是干什么,别吓到了孩子们,都是咱们的子弟,父母们都低头不见抬头见,别伤了和气。”

我父亲就说了事情的经过,要求那个看管孩子的阿姨出来。那个园长还在打圆场,劝说我父亲把警卫班撤走。我父亲就火了,告诉园长,“我们家就这一个儿子,老爷子就这么一个孙子,平时宠爱的不得了,这事儿都没敢告诉老爷子,如果老爷子知道了,事情就不是现在这么简单,他能把坦克调来炸了幼儿园,你信吗?!”

听了这话,那园长的嘴角明显抽搐了一下,也知道这个事情不那么容易解决了,于是把那个阿姨叫出来对质。那个阿姨说话声音都颤抖了,努力挤出点笑容,握着我的手臂说,“你是不是记错了,是昨天和小朋友打闹磕碰的,你好好和爸爸说一说。”

我明显感到那个阿姨握着我的手臂在用力,我也被吓坏了,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回答可能是昨天玩的时候磕碰的腿。我父亲就训了那个阿姨几句,并让园长好好管教工作人员,带着警卫班走了。后来园长和那个阿姨又到我家赔礼道歉,事情就算过去了。

我母亲就埋怨父亲不够宽容,后来给我讲了事情的整个过程。我母亲的家族是满清皇族,不是爱新觉罗氏,上百年来家族恩泽一方。母亲小时候和家里人说满语,行住坐卧都有规矩,平时吃的食物和点心都很精致。

我姥爷宅心仁厚,被中共(中国共产党)列为统战对象,许以高官厚禄,我姥爷为保一方平安才答应下来。但是知道中共并不是其宣传的那样好,于是悄悄给家族立下规矩:不得从政!

于是我母亲的兄弟姐妹都未在官场经营,虽然有的一些人在央企工作,享受所谓的行政待遇,但确实不是官员。

这两个不同的家族因为我的父亲和母亲结合,产生了关联,尤其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这两个家族都未受到冲击。

这样的家族背景在中国来说,可以衣食无忧。但是,人们可能不知道的是,军方和国安一直在激烈搏杀,而我,则是一次搏杀中的焦点,并遭遇牢狱之灾。(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


侠客岛版权所有,如未特别注明,均属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打罪】01红色家族背景并不是护身符 https://xkd.eu/novel/71.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