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金中死因成谜,莆田百姓哀叹心死

觀點 alex 1个月前 (10-21) 49次浏览

福建莆田致二死三伤刑案告一段落,嫌犯欧金中的具体死因至今不明,引发民众义愤和哀悼。莆田的维权村民和分析人士告诉本台,农民建房困难重重,当地政府渎职且不作为,并且堵死了农村自组织和民间仲裁渠道。

  • “老实人”欧金中砍人获同情
  • 湖北拆迁户走头无路   袭击拆迁官员致两死一重伤
  • 广州明经村爆炸案:村委会遇袭 村支书伤势严重

平安秀屿公安发布消息称,101815时许,在公安、武警围捕下,犯罪嫌疑人欧金中于平海镇上林村附近一山洞拒捕并畏罪自杀,送医抢救无效后死亡。

“从澎湃的两个新闻也能看出来,一个小时前被包围,一个小时后畏罪自杀。他本身肯定不是自杀,他本身也不想自杀,他肯定想活下来。但是全社会对欧金中同情和支持,政府一定要把他弄死。至于怎么弄死、用什么方式,大家心里都能明白吧。”密切关注此案、位于福建泉州的维权人士游明磊告诉本台。

官逼民反   可叹世间无梁山

据大陆媒体报道,欧金中2017年申请危房翻盖,政府的新建手续批出后,他将四百平米的房屋拆除,欲在原有土地上盖新房。欧某的邻居认为这里涉及争议地块,多次联合其他村民阻挠盖房。欧家在临时搭建的雨棚住了六年。案发前几天,一场台风将铁皮屋吹散,欧金中夫妻俩去邻居家捡残片时,引来邻居辱骂,冲突爆发。

“从来是老实人按规矩办事,却从来法律是不会站在老实人这一边的,因为没有地方可以申诉,受害者永远是弱势群体。”网传一张来自欧金中的微博贴文写道。他去过信访办,打过市长热线,找过媒体,全是死路一条。

死讯传出后,网友掀起大规模的哀悼和质疑:“人间又见风雪夜,可叹世间无梁山。”

“他救过孩子,救过海豚,自己却找不到活路”  “我们都是欧金中这样的底层平民,国家的与有容焉比不过自身的痛苦挣扎。”

“有五年都建不起房子只能住在铁皮屋里夏烤冬冻的村霸?有买几百块的智能手机上网带着错别字像无头苍蝇一样求助的村霸?有在香烟壳子上写满各大媒体公共联系电话的村霸?有冒险救孩子、救海豚的村霸?”

“欧金中被人发现了,然后决定自杀,这是为发现者多挣三万元吗? 欧金中已经被饿了几天几夜了,都不去死。早不死,晚不死。 等别人找到他了,然后他才有力气去自杀了。”

莆田市平海镇政府此前对欧金中的尸体重金奖赏五万元,本台记者致电办案的吴警官和蒋警官,以及秀屿区和莆田市公安局,无人接听。欧金中的死因,也许成为一个永远的谜。

据浙江律师何秀珍分析,不同于香港,中国大陆没有死因裁判制度。如果公安机关认为不涉及犯罪,系意外事件、自杀等,就不进入刑事司法程序,或程序终结。

欧金中死因成谜,莆田百姓哀叹心死
福建省莆田市平海镇政府2021年10月12日发出悬赏通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平海镇官方发布)

“没钱没势的莆田老百姓,很苦”

“莆田老百姓最苦, 地方政府不作为,官官相护。像我们,我弟弟被抓,老爸被打,老妈也被打。其实欧金中也是一个善良的人,被政府逼得没办法。”

和欧金中一样,何建彬一家无法在自己持有土地使用权证的土地上,重建新房。2008年,莆田政府和开发商勾结并暴力强拆,使尽了殴打、拘押、判刑等手段,果树和农作物也被推平,没有赔偿一分钱。

年近六十的何建彬和他耄耋之年的父母,已经在一所棚户屋蜗居了十余年。母亲蔡玉訇有七十年党龄,现在靠卖菜为生。每逢台风天,塑料布搭起的屋子里都是水,他们就躲到附近的庙里过夜。

欧金中杀人后,镇海街道办找何建彬谈话安抚,让他不要再上访,但是没有提出任何解决措施。他走遍了福建省、莆田市和北京的信访局,中央巡视组也收走了材料,“十几年了,向上反映,没人管,没有一次解决。”

在何建彬的家乡莆田,一边是残破的铁皮和棚户屋,一边是空荡荡的高楼大厦, “村干部有的是亿万富翁,有的人连房子都没有。现在拆了半个莆田了,建房子再拍卖,卖不出就放在那。沿海的危房可以拆掉重建,我们这边不允许(农民)建房,不能审批,在城市规划区域。你就是再没房子,也不能盖,倒掉了也不能盖。但是当官的可以批,随时随地都可以盖;普通老百姓根本不要想,盖了就推掉。他让你去买商品房,每平米一两万。”

欧金中死因成谜,莆田百姓哀叹心死
血案发生前,欧金中一直在向各职能部门和媒体求助,但都无人问津。血案发生后,这张写满求助电话的烟盒,彰显了底层民众的无助和绝望。(资料图)

农村一盘散沙,共产党铲除所有自救和互助渠道

在杨佳、胡文海、姜文华、夏俊峰等中国平民用刀维权的名单上,如今又多了一个名字。但是在上海民族党负责人、旅美外科医生何岸泉看来,全社会的压迫和不公太多,官逼民反的抗争者太少。

“欧金中得不到声援,事件发生后网友和村民都出来了,平时干嘛去了呢?这个民族号称是民族,其实是空的,没有一个基本的、坚强的、互助的机制在里面,受到政府欺压后孤立无援,没有宗族为你说话,散沙大众就是容易被专制吞噬。”

清末以来,中国乡村基层建立了颠覆性重组和变革,1949年以后一轮轮政治清洗更是摧毁了民间的契约、自治和仲裁渠道。

正在德国乡间骑车旅行的何岸泉告诉本台,欧家的土地纠纷不是不可调节,但是农村没有自发而且成熟的慈善、互助和宗族系统,一旦爆发矛盾,就是倚靠共产党所掌控的“华山一条路”。今后,随着内外交困、经济下滑,习近平加紧征税、榨干底层以充实国库,这样的悲剧会屡见不鲜:

“中国的宗族过去已经被摧垮了,现在只有共产党设置的政府。毛泽东时代摧毁的东西,邓小平没有构建起来。整个中国社会其实是非常不健康的,都是癌细胞,没有一个正常的血液循环和良性机制。不管政府国家怎么变迁,德国农民的土地所有权不会受侵犯。因为德意志民族是一个共同体,大家相对来说有一个契约,通过政府或者村民之间的几百年来延续下来的自治法则解决。”

欧金中死后怎样?

1012日,面对汹涌的舆论批评,福建省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强化农村建房安全管理的通知》,明确农村建房安全管理责任清单,要求“保障农民合法建房需求,严防发生农村建房群死群伤事故”,落实“市级督导、县级主体、乡镇处置、村级哨兵”的长效机制,强化五级网格化巡查和“天地网”动态监测执法,县级要确保两个月内配齐乡镇综合执法队伍。

欧金中的死,真能换来中国农民的广厦千万间吗?

“在中国的极权专制下,没有法律维权的渠道,社会矛盾越来越激烈。这几天出了很多恶性杀人案件。” 曾在律所从事人权工作的游明磊说,“根子不变,皮毛能变多少呢?”

何建彬也看不到希望,莆田后塘片区三十多户被夺走土地的村民们,现在各自找到了栖息之所。他们在刷抖音的时候和网友一起为欧的命运哀叹,可是也只留下一时的叹息:

“我们也不能替他说什么,就是看政府能不能为我们解决。遗留问题这么多,万一出了群体事件,(政府)做表面文章,不会为普通老百姓着想。问责不可能,走走过场,就过去了。死心了。”

文章来源于自由亚洲电台:欧金中死因成谜,莆田百姓哀叹心死

版权所有 © 2006, RFA。 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欧金中死因成谜,莆田百姓哀叹心死 https://xkd.eu/opinion/1066.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