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廳官蔣新祺:聽華國鋒講不為人知的往事

觀點 alex 1个月前 (10-22) 15次浏览

本文作者蔣新祺,1954年生,湖南長沙人,原湖南省質量技術監督局黨組書記、局長。他在任職中共長沙市委常委、市委祕書長及湖南省質量技術監督局黨組副書記、副局長期間,因工作關係,先後5次代表長沙市委、市政府在春節前夕到北京看望曾擔任黨和國家重要領導人的華國鋒,並與其就諸多問題進行了長談。現將歷次談話整理記述如下,以為紀念。

文/蔣新祺

皇城根是老北京內城之外城牆下的部分地方,清朝時,一般為親王大臣和商賈富戶的居住地。1949年後,不少國家部委在此辦公,也有一些黨和國家領導人居住於此。

西黃城根南街9號院(20世紀60年代整頓地名時,將「西皇城根」改為「西黃城根」),是一個顯赫之處,它曾是清代禮王府。到1980年,這裡的新主人成了原中共中央主席、國務院總理、中央軍委主席華國鋒(1921—2008,從1949年到1971年,在湖南工作20餘年,致力於新湖南建設)。

1997年1月13日下午,我在中央辦公廳祕書局一位副局長的陪同下,踏著殘雪,沐浴著冬日暖陽,來到了西黃城根南街9號院。在一棟老式的平房外,東南角有一個碩大的葡萄架。雖已隆冬,葡萄樹只剩下光棍枝條,但從肥大的枝條可以看出,主人將這架葡萄管理得很好。同來的副局長告訴我,這就是華國鋒主席的住所。

我們在出來迎候的曹祕書的引導下,從東邊的走廊走進了華國鋒同志的客廳。這是一個30平方米左右的小廳,最為顯眼的是,北邊的門框之上掛著一幅毛澤東主席伏案工作的照片,6張米黃色布沙發成半圓形擺在客廳的南邊,客人和主人坐下後,都是面朝毛澤東主席像。

華老早已坐在客廳,見我們進來,立刻起身迎接。我仔細一看,華老仍像電視裡見到的一樣:高大、慈祥,有長者風度,只是頭上添了不少白髮。

我緊緊握住華老的手,連聲說道:「華主席您好!」並做了自我介紹。

華老連忙謙虛但又認真地說:「不要叫我華主席了,那是過去的事了。」

我說:「在我們這一輩人中,您永遠是華主席,叫習慣了,不知怎麼改口。」

華老說:「就叫我華老好了。」

說話間,華老招呼我在他的右邊沙發坐。我向華老說明來意,主要是看望他,祝他身體健康。

湖南廳官蔣新祺:聽華國鋒講不為人知的往事

可能因為我是其長期工作的地方來的客人,華老顯得很高興。一談到身體,華老用手指指胸口說:「身體還可以,只是這裡出了點小毛病。前不久做了一個心臟搭橋手術,用的是德國產品,花了4萬多元。」他把雙手一攤:「你看,我又沒做什麼事,花國家這麼多錢,我感到不安。」

我連忙說:「您為黨和國家做出了很大貢獻,用這點錢是應該的。」

華老接著說:「唉,我們的國家現在還不富,要用錢的地方多啦。這也是黨中央看得起我,關心我。」話語間流露出一種欣慰。

一邊說話,華老一邊招呼我們喝茶。他自己從茶几上拿起一個大缸就喝。這是一個老式搪瓷把缸,茶缸上用磁漆補了許多點,至少有十幾處。上面還用紅漆寫著:「1964年湘潭地區民兵比武紀念」。算來這個茶缸已有33年歷史了,這是我所看到用得最久的茶缸。

我指著茶缸對華老說:「華老,你這個茶缸太舊了,又爛了那麼多地方,應該換一個了。」

華老用手輕敲著茶缸說:「這是一個好東西,用慣了,不想換。爛了不要緊,用毛筆蘸點漆補一下就好了。」然後,他用手指著曹祕書,「他和你一樣,多次要我換。我就是捨不得丟。」

曹祕書走過來為華老添茶水,並為其整理衣領。這時我才注意到,曹祕書雖不到50歲,但已滿頭白髮,一臉滄桑。他自1970年在湖南跟隨華老,至今已達27年,實在令人欽佩。

轉眼間,已過5時,我們已待了近1個小時。我只得起身告辭,結束了第一次拜訪。

1998年1月8日下午,我又一次來到了西黃城根南街9號。當我走進華老的客廳,華老熱情地歡迎我。他握住我的手,用少有的詼諧對我說:「去年見了,算是老朋友了。歡迎。」

一回生,二回熟。我膽子也大了些,除了與華老聊身體、天氣外,我還向華老提了一個敏感問題。

「華老,您為黨和國家作了很大貢獻,威望又高,現在仍是中央委員,中央的會議是否通知您參加呢?」

但華老並無不悅。他微笑著回答我:「通知。每次開會前,中辦都會把會議通知送給我。」華老停了片刻又說,「但每次都會補上一句話,您身體不好,可以請假。」

接著他又說,「我年紀大了,身體一般,平時在家就是看看書,練練字。天氣好在院內走走,弄一弄葡萄架。因此中央的會議我就參加得少了。」

說到這裡,他略有所思。「黨中央和總書記很關心我,要我到全國去走一走,看一看。我去了湖南,到了張家界,風景真是好。它那個山與我們山西的不同,特別奇特。在路邊休息時,我與一些農民聊天,談得很高興。他們還認得我。」

華老繼續說:「我還到了北方幾個省,到了城市,看了工廠。感到城市建設都很好,很氣派。」

華老喝了口茶,接著對我說,「不過,工廠問題比較多,特別是下崗職工,他們很困難。有的一家幾代在一個廠工作,工廠不行了,他們拿不到工資,生活沒著落,很困難呢。這些工廠、職工,從前是為國家做了貢獻的,我們不能忘記他們,要想辦法解決下崗職工的困難。」

「長沙有下崗職工嗎?」華老側過頭來問我。

「有啊。」

「有上訪的嗎?」

「有到市委、市政府上訪的。我們正在採取措施解決他們的實際問題。」

「那好。」華老顯得很高興。

「你讀過鄭板橋一首詠竹的詩嗎?」

我猜華老是指鄭板橋的《墨竹圖題詩》。趕緊回答:「讀過,還背得下來。」隨即我就輕輕背誦起來:「衙齋臥聽蕭蕭竹,疑是民間疾苦聲;些小吾曹州縣吏,一枝一葉總關情。」

華老點點頭,顯得很滿意。他既像叮囑又像自語:「是啊,我們要關心老百姓疾苦。下崗工人過去吃過苦,我們一定要保障他們的基本生活。」

時間過得快,已近5時,告辭後,我走出門外,雖然天氣仍很冷,但內心卻為華老關心下崗職工的情懷所感染,渾身暖洋洋的。

2000年1月9日下午,我第三次來到西黃城根南街9號院。

華老身體一如以前,背不駝、腰不彎,講起話顯得有中氣。大概是熟悉的原因,華老比前兩次更為健談,主動找話和我講。

湖南廳官蔣新祺:聽華國鋒講不為人知的往事

「長沙是個好地方,物產豐富。就是夏天熱得不行。」華老一邊笑一邊用手比畫,「那時沒有空調,家裡也沒有電扇,只好搖蒲扇,有點作用,但不大。有時熱急了,我就打一桶涼水,把一雙腳放在桶裡。嘿,這個辦法還管用,能夠降點溫。」

「你是長沙哪裡人?」

「我是長沙縣人,老家靠近瀏陽。」

一聽瀏陽,華老來了精神。「瀏陽是個好地方,產豆豉、鞭炮,過去屬湘潭地區管。『四清』時我曾在瀏陽辦過點,對那裡很熟悉。」

「你知道那裡還產一樣好東西嗎?」

我一時搞不清具體指什麼,只好搖搖頭。

「夏布,做蚊帳的夏布。」

說到夏布,我還是知道的,小時候不僅做過,還穿過夏布衣。

「我在瀏陽辦點時,經常看到一些婦女在河邊、塘邊的草地上晒一種東西。」華老說著,把右手攤開,手心向上,小手臂平著揮出去又收回來。「她們總是隔一段時間就這樣給這些東西潑水。我感到很奇怪,又要把東西曬乾,又要用水潑濕。後來我一打聽,才知道這是瀏陽的一種特產——夏布。晒太陽與潑水是做夏布的兩道工序,主要是要把原料苧麻紗漂白,然後再用它來做衣服,做蚊帳。」

「當地人講,夏布做蚊帳又防蚊子又涼快。於是我也花6塊錢買了一床夏布帳子,回家一用,真是好。蚊子進不來,風可以吹進來,真舒服。」

華老越講越起勁。「這寶

貝我們捨不得丟,一直留著。」

「老韓,」華老指著他的夫人韓芝俊說,「打開那口木箱,把那床夏布帳子拿出來給客人看看。」

我一聽,連忙擺手:「不用了,不用了。」我怕韓大姐年紀大了,開箱尋物太費勁。

但華老仍然堅持。不一會兒,韓大姐從裡屋抱出一床蚊帳。我一看,正是我小時候用過的那種夏布蚊帳。這床蚊帳雖然已有30多年,但保存很好,沒有破損。只是顏色有些發黃。對此我感嘆不已,華老夫婦位高權重至此仍不忘初心,不忘本色,惜物如金,廉潔節儉如此,不禁使我肅然起敬。

看完蚊帳,華老興致不減。「苧麻是個好東西,是瀏陽也是湖南的特產,可以大力發展。聽說益陽辦了一個苧麻加工企業,解決了苧麻加工中一些技術難題,比如做內衣穿了癢的問題。這可以大發展,也是農民致富的一條好路子。」

不知不覺又到了5時,天已漸暗,我只好打斷華老興致,起身告辭。

2001年1月11日上午,我第四次來到西黃城根南街9號院。來的一路上,我就琢磨,與華老聊了這麼多次,還沒涉及我最感興趣的事——粉碎「四人幫」。這次一定要提出來。

一開始我試著說:「華老,1976年10月,黨中央粉碎了『四人幫』,挽救了黨和國家,也挽救了我們這一代人。」

「你當時在做什麼?」華老關切地問。

「在讀大學。當時我們聽到粉碎『四人幫』,高興得跳起來。敲鑼打鼓放鞭炮,舉著您的像遊行。」

「現在不興了,那樣不好。」華老可能是指舉著像遊行的事。

我繼續說:「當年10月,省委宣傳部組織人員寫作您在湖南工作的事蹟,我被派往湘陰待了三個月,《華政委看望小鄉長》的文章就是我寫的。」

「啊,還去過湘陰搞調查。」華老來勁了。「那是我南下第一個工作的地方。湘陰水多、魚多,漁霸也不少。我記得1950年端午節前,有幾個漁霸策劃在划龍舟時鬧事。當時情況很緊急,1000多人聚在湖面上準備打架,如不及時制止,會要死人的。我帶著警衛員趕到湖邊,跳上一隻大船,對天放了幾槍,把他們鎮住了。」華老用手做了個向天放槍的動作,「後來,把幾個漁霸抓起來了。」

我連忙說:「您真是處變不驚,臨危不亂。所以在25年前那麼危難之時,能夠一舉粉碎『四人幫』。」我再一次引入這個話題。

「粉碎『四人幫』,比鎮壓漁霸難多了。毛主席逝世後,情況很複雜,局勢也不穩。不流一滴血把那幾個人抓起真不容易。」

「不過,現在的文件寫的與社會上傳的,有的真實有的不真實。」

我一聽有點吃驚,文件還有不真實的。

「比如,有的文件中說:『根據大多數政治局委員的意見,黨中央採取斷然措施,一舉粉碎『四人幫』。這個提法與事實不符。」

華老沒有看出我的驚愕,繼續說,「當時的實際情況是,根據我的提議。」華老用手指了指自己,「得到了葉帥、先念等同志的支持,才一舉粉碎了『四人幫』。」

華老把身子微微轉向我。「只有我的提議,才是符合憲法、符合黨章的。因為我是黨中央第一副主席,其他任何人的提議都是不適合的。那有政變之嫌。作為當時黨中央的最高領導,我提議解決『四人幫』的問題是合理合法的。現在文件中的提法不符合事實,於黨不利,應該還原歷史的真實。」

我還從未見過華老的態度如此堅決,對於「是我提議這一問題上」華老十分看重,也十分堅決,他重複了三四次。

談興正濃之時,時間剛到10時50分,曹祕書進來報告,有重要客人來訪。我只得起身,懷著遺憾的心情走出客廳。

2005年1月12日上午,我第五次走進西黃城根南街9號院拜見華老。

因工作調動,我已3年整沒有去看望華老了。此前不久,曹祕書托長沙市委辦公廳的同志捎話:華老幾次叨念,長沙市委祕書長几年沒有來了。因此我趁來北京開會的機會,專程拜望華老。

一進客廳,我像以往一樣,坐在華老右邊的沙發上。寒暄幾句後,我單刀直入地向華老提問。

「華老,您上次講了粉碎『四人幫』的一些事,我想再深入了解一些詳情。」我停下來,望著華老,見他略微點了下頭。

「華老,您是什麼時候下決心抓『四人幫』的。」

我話一出口,感到冒失了點。華老沒作聲,好像思考什麼,足有兩分鐘沒開口。我暗想,壞了,不該提這麼敏感的問題。

突然,華老的右手在我左大腿上一拍,大聲說道:「9月10號!早上8點。」

我又一次吃驚了,10號早上8點,離毛主席逝世才32個小時。

然後,華老詳細地講述了下決心的過程。

「9日零時,毛主席逝世,我們都忙了一通晚,白天也沒有休息。9日晚上8時召開政治局會議,討論毛主席的後事安排。我作為會議主持人剛講完會議研究的主題後,江青就搶著發言。她無理地要求改變會議的議題,要政治局討論三個問題:一是開除鄧小平的黨籍,二是毛主席的所有遺物交由她江青保管,三是毛遠新繼續留在北京。這三條既不合理,也與當前急需要處理的事不一致,大家都知道江青難纏,誰也不作聲。江青一看無人講話,就一個人滔滔不絕地講起來。講她奔赴延安,與毛主席結婚,隨毛主席轉戰陝北,一直講到『文化大革命』。表面是懷念毛主席,實際是吹噓自己。大約到了晚上12點,張春橋插了一下話,大意是這次會議是研究毛主席的後事,其他的事以後再討論。江青看了一下張春橋,沒有理會,繼續發言,其他政治局委員都不作聲。我也懶得聽,閉上雙眼靜靜養神。大約天快亮了,江青也講累了,不說話了。我睜開眼睛問了一句,江青同志,你說完了嗎?江青回答,講完了。我馬上宣布:散會。」

「散會後,大約是10日早上8點,我已下決心解決『四人幫』的問題。我對汪東興同志說,我身體不好,要去醫院看病。隨後,我就帶著警衛員開車到北京醫院。我們從前門進,馬上又從後門出來了,我要司機把車開到這裡。」

華老用手畫了一個半圓:「就是我現在住的這裡,當時,先念同志住。」

「我推門進去,先念同志還沒有休息。他很吃驚,剛散會怎麼又趕過來了。我怕耽誤時間,特別怕王洪文派人跟蹤我,就對先念同志說,請告訴葉帥,『四人幫』的問題一定要解決,越快越好。不到5分鐘我就離開了這裡,又趕回北京醫院。」

「幾天後,先念同志告訴我,他已向葉帥轉告了我的意見,但葉帥沒有表態。我知道,葉帥一生謹慎,定要我當面和他講。」

講到這時,華老喝了一口水,停頓下來。我怕時間不夠,略微回過神來,繼續問:「華老,外面有傳言說:抓『四人幫』時,王洪文本人和張春橋的警衛進行了反抗,是否真實?」

華老一聽,微微笑了起來,「瞎說,根本沒有這回事。你們根本不懂我們的警衛制度。」

華老興致很好,望著毛主席的像慢慢地說:「我們的警衛制度是毛主席在延安時期建立起來的,他不同於西方和非洲的什麼總統衛隊,副總統衛隊,互不統屬。我們的警衛制度是統一領導,警衛員只負責首長安全,其餘都要聽警衛局的。當首長的指示與警衛局指示相矛盾時,必須無條件執行警衛局的命令。首長外出,警衛員要每天向警衛局報告首長的安全及行蹤。開會時,警衛員把首長護送到會議地點,第一件事就是向駐會警衛交槍,存放起來,首長開完會再來領槍。」

說到這裡,華老用手拍拍自己的右腰,「只有我的警衛可以帶槍進入會場。」

華老轉身對我說,「你看張春橋的警衛員還可反抗嗎?他根本進不了會場,一到懷仁堂門口就交槍,哪有什麼拔槍反抗,這是瞎編。王洪文一樣,我和葉帥坐在那裡,我一宣布中央的決定,他就老老實實地銬上手銬帶走了。抓江青也一樣,張耀祠同志帶人到江青的住所,就叫江青的警衛員交槍,一個個都服從地交了槍。沒有毛主席建立起來的這個制度,粉碎『四人幫』會有一些難度。」

聽著華老的講述,我心中暗暗敬佩毛主席的英明偉大。趁著華老興致高我又問了一個問題:「華老,您前面講為了粉碎『四人幫』,你還聯絡了吳德同志,為什麼呢?」

湖南廳官蔣新祺:聽華國鋒講不為人知的往事

華老對我說:「這個你不知道呢。當時吳德不僅是政治局委員,也是北京市委書記,還是北京軍區第一政委。毛主席生前有明確指示,北京軍區的部隊調動必須經過吳德。你想,沒有他的支持行嗎?至少不穩妥。」說到這裡,華老把雙手握成拳形,上下晃了晃,「只有這樣,才能穩妥,局勢才不會亂。」

華老繼續說,「可聯絡上吳德同志不容易啊。我又不能打電話要他到我辦公室來,這樣會引起『四人幫』的懷疑。好在有次碰頭會研究毛主席追悼大會準備工作分工時,我主動提出,北京市的準備工作由我聯繫。這樣,我就順理成章地把吳德同志請到了我的辦公室。我向他交了底,他表示支持我,我心裡才踏實了。後來事實證明,北京市沒有亂,北京軍區也沒有亂。」

談興濃、聽興高,不知不覺到了中午12點,三個問題談了3個小時,我擔心影響華老的午餐和午休,只得告辭,結束了我一生中印象最為深刻的一次拜見和談話。

後記

2008年8月20日,我從電視新聞中得知華國鋒同志逝世的消息。在隨後新華社發布的華國鋒生平簡歷中,我看到了黨中央關於華國鋒同志在粉碎「四人幫」的重要作用時有了新的提法。華國鋒同志「提出要解決『四人幫』的問題,得到了葉劍英、李先念等中央領導同志的贊同和支持」。這還原了華老一再強調的歷史真實。我想,華老在天之靈一定會感到高興。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湖南廳官蔣新祺:聽華國鋒講不為人知的往事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湖南廳官蔣新祺:聽華國鋒講不為人知的往事 https://xkd.eu/opinion/1092.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