罵人有用的話,歷史早改寫了

觀點 willem 2个月前 (10-22) 18次浏览

文:余少鐳

論罵人,余獨服羅貫中。

少年看三國,感興趣的是誰最能打,比如關公VS黃忠,張飛VS許褚,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嘛。

青年看三國,重點看奇謀妙計,看完以為半部《三國》平天下,熱血上腦,首戰用我,用我必勝。

現在再看三國,啥武功啊謀略啊,演義就是演義,歷史就是歷史,當真你就輸了。

只剩下罵人,是漢語言文學一絕。

沒詳細統計,印象中,三國中挨罵最多的人,是曹操。

因為挾天子以令諸侯,除了曹魏一方,幾乎在所有人眼裡,曹操都是「漢賊」。

敢當面開懟的,有徐庶的母親。

第三十六回,曹操抓了徐母,說你兒子跟著劉備混,沒啥好果子吃,不如叫他棄暗投明來跟我。徐母故意問,劉備是什麼樣的人,曹操說,「全無信義,所謂外君子而內小人者也」。

徐母當場就怒了,誇了劉備種種好之後,直接開罵:「汝雖託名漢相,實為漢賊!」罵完還拿硯台砸曹,明顯是求死,以便她兒子可以安心留在劉備一邊。

禰衡罵曹,也很經典,特別是形式感——裸著上身,還用鼓聲伴奏,罵的內容果然很帶感:

汝不識賢愚,是眼濁也;不讀詩書,是口濁也;不納忠言,是耳濁也;不通古今,是身濁也;不容諸侯,是腹濁也;常懷篡逆,是心濁也!

通通通,排比句排山倒海,不外是說曹操眼髒、口髒、耳髒、身髒、腹髒、心臟。但這麼罵,再加上服化道,那畫面感,倒像極了潑婦罵街。掰開來看,「不容諸侯」、「常懷篡逆」是實,但說曹操不識賢愚、不讀詩書、不納忠言、不通古今,卻是睜眼說瞎話。別的不說,建安文學的皇冠上,「三曹」跟「七子」同樣耀眼,你以為那些熠熠生輝的詩文也是祕書寫出來的?

罵曹操最狠的,還數陳琳。陳琳是「建安七子」之一,曾在袁紹手下負責文宣,官渡之戰前,寫了著名的《為袁紹檄豫州文》,全文洋洋灑灑一千多字,從曹操的祖父罵起,直到曹操,三代沒一個好人,隨便摘一句,一般人都受不了,比如:「操贅閹遺丑,本無懿德,犭票狡鋒協,好亂樂禍」。

說曹操是宮奴和太監的殘渣餘孽,道德敗壞,凶殘狡猾,禍亂天下等等。罵完之後,就說曹操現在已失去民心,軍心渙散,焦頭爛額,號召豫、幽、青、冀各州人民行動起來,聯合抗曹,恢復漢室……

不愧是建安七子之一,這篇檄文節奏鏗鏘,擲地有聲,跟後世的《討武曌檄》一起,並稱古漢語罵人的巔峰之作。曹操一讀,拍案叫絕,頭風立馬就好了。

當然,曹操睥睨天下,嘴上也不饒人。比如對袁家兄弟,他說袁紹是「豎子不足與謀」——小人不配跟我共事;評點袁術,則貢獻了「冢中枯骨」這個經典成語。雖然,歷史上說袁術乃冢中枯骨的人是孔融,但羅貫中一招乾坤大挪移,這話就栽在曹操頭上。

劉表的兒子,在曹操眼裡「若豚犬耳」,跟豬狗一樣。這還算厚道,畢竟比「豬狗不如」好。劉備呢,你別以為什麼「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那都是忽悠,在曹操眼裡,劉備就是個「賣履小兒」,即做鞋的。

這是拿身分來擠兌人,就像馬超罵張飛是「村野匹夫」。但「村野匹夫」還是沒有「做鞋的」狠,所以我現在一般不罵人,罵人就用曹操這句:「你才是做鞋的,你全家都是做鞋的!」

但《三國演義》中罵得狠的,還是張飛罵呂布。

前面說過,張飛屠狗輩出身,這也是他心裡永遠的痛,所以他也要站在出身的高度,報復性地罵任何出身有問題的人。第一次跟呂布開打,他開口就是:「三姓家奴休走,燕人張飛在此!」

為什麼罵呂布是「三姓家奴」?看過書的就知道,呂布本姓呂,給丁原當義子,後殺了丁原投了董卓,又認董卓為義父;再後來為了貂蟬,又殺了董卓。這樣,就算「三姓」。

只要翻翻《三國志·魏書·呂布張藐臧洪傳》就知道,呂布是曾經在丁原手下當過主簿,也就是祕書之職,丁原對他算不錯,但沒有認為父子;後來,呂布也確實是被董卓引誘殺了丁原,然後跟董卓「誓為父子」,再後來又被王允設計,替他殺了董卓。一生可算反覆無常,但他一呂到底,倒不像某位自稱房玄齡後代的,後來又姓陳又姓成。

再說,「城頭變幻大王旗」的時代,反覆無常的人多了去,被樹為「義」字標杆的關羽,不也投過曹操嗎?投曹之後又回劉,不也是反覆無常嗎?

所以,說呂布是「三姓家奴」,不過是張飛潑婦罵街罷了,很像阿Q的經典語錄:「你算什麼東西,我們家祖上比你闊綽多了!」

心理上分析,不外自卑二字。

關鍵還在於,罵人有用嗎?

有實力,罵人就有用;沒實力,罵人就成了笑話

曹操懟過的人,袁紹、袁術、劉表父子、劉備等,結局誰都看到了。曹操的底氣擺在那兒,我能懟你,就有實力滅了你。

罵過曹操的人呢?

徐母罵了曹操,後來自縊身亡,徐庶還是在曹魏那邊當官當得好好的,直到曹丕稱帝,他還當到了右中郎將、御史中丞。

禰衡不僅罵曹,幾乎是逮誰罵誰,曹操沒殺他,把他派到脾氣爆表的劉表那裡,他照罵劉表;劉表沒殺他,把他派到脾氣更爆的江夏太守黃祖那裡,最後終於被黃祖殺了。

罵得最狠的陳琳呢?說來就諷刺了,袁紹兵敗,陳琳被俘,曹操愛才不忍殺他,把他收了。陳琳面對「漢賊」,應該以死殉國了吧?呵呵,你想多了,他也就安心地在曹操手下當幕僚,為曹操出謀獻策,曹魏的錢賺著,真香。

不過,陳琳的結局也很唏噓:在建安二十二年那場大瘟疫中,感染身亡。

再看張飛罵呂布「三姓家奴」,就更搞笑了,嘴硬功夫軟,根本打不過呂布;關羽一看不對勁,不顧江湖規矩,加進來二打一。三十回合過去,還是勝不了,當大哥的劉備也加進來,三對一,算圍毆了,這才勉強贏了呂布。

劉備雖然弱雞,關、張可是傳說中的一等一高手。這場所謂的「三英戰呂布」,畫面實在太美,不忍腦補。可以想像,要不是劉關助陣,擅長罵人的張飛,結局不外兩個:或逃跑,或被呂布殺了。

現在你知道,為什麼東北話說一個人張牙舞爪、咋咋唬唬的樣子是「破馬張飛」了吧?

說到這裡,又有朋友會跳出來:你說罵人沒用,王朗不就被諸葛亮罵死了嗎?

正要說到這一點。

受電視劇影響,諸葛亮一句「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走紅網絡,實際上,原著並沒有這句話。但這沒關係,原著中諸葛亮罵王朗,確實有夠狠,摘幾句感受一下:

吾以為漢朝大老元臣,必有高論,豈期出此鄙言……吾素知汝所行:世居東海之濱,初舉孝廉入世;理合匡君輔國,安漢興劉;何期反助逆賊,同謀篡位!罪惡深重,天地不容!天下之人,願食汝肉……汝既為餡諛之人,只可潛身縮首,苟圖衣食;安敢在行伍之前,妄稱天數耶!皓首匹夫,蒼髯老賊!汝即日將歸於九泉之下,何面目見二十四帝乎!

夠狠,夠爽吧?難怪王朗一聽,「氣滿胸膛,大叫一聲,撞死於馬下」。

罵人有用的話,歷史早改寫了

爽夠了,我又來掃興了。

歷史上的王朗,是個名聲不在諸葛亮之下的一代名臣。他唯一的戰場經歷,是在當會稽太守時,明知不可為而為,率軍抵抗孫策的進攻。真正罵過他的,也是孫策。

會稽城破,王朗被孫策抓了,「策以朗儒雅,詰讓而不害(《三國志·王朗傳》)。曹操去信向孫策要人,孫策把王朗放了,回到曹魏那邊,歷經曹操、曹丕、曹叡三朝,當過司空、司徒等,以敢諫出名,為政主張省刑、與民休養,官聲極佳。

王朗病逝的那一年,是太和二年(228),歷史記載,這一年諸葛亮首出祁山,第一次是春天,從漢中經祁山攻魏南安,敗於街亭;第二次是冬天,「北出散關,圍攻陳倉,二十餘日不下,糧盡撤兵」。所以,兩人根本就沒見過面。

諸葛亮六出祁山雖然戰績乏善可陳,但說他靠一張嘴把王朗罵死,既是對王朗的醜化,也是對諸葛亮智商的侮辱。不懂歷史的看了,估計會很納悶:同樣是劉漢王朝,怎麼就從「雖遠必誅」淪落到「雖強必罵」的地步呢。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罵人有用的話,歷史早改寫了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罵人有用的話,歷史早改寫了 https://xkd.eu/opinion/1106.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