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白左,你配嗎?

觀點 laura 1个月前 (10-22) 14次浏览

文:西奈山峰  

昨天文章《女兒被性侵,討說法的父親卻被判刑》寫的是今年發生在美國的一件荒唐事,簡單來說:5月份,一個15歲的女孩在學校衞生間被一名穿裙子的男性性侵,她的父親向學校討要說法,卻被判入獄10天緩刑1年。

事後,這名父親還被輿論譴責,說他性別歧視。而在幾個月後,那名性侵者又綁架性侵了另外女生,而左媒主導的輿論卻默不作聲。

文後留言絕大多數意見都是嘲諷美國白左和民主黨的愚蠢、瘋狂,痛心美國社會倫理道德的墮落,大家憂慮,在當今紛紜複雜甚至堪稱兇險的世界,醉心於性別、種族、氣候等問題的燈塔國,會把人類的前途引向何方,它自己又將淪於何種境地。

但也有一條這樣的留言:

喜歡白左,你配嗎?

留言者說這個消息是川糞造謠惑眾編造故事,打擊白左實際上是支持極右威權主義。

支持白左的不僅此一例,我記得以前還有一個留言,大意是說「如果沒有白左啓蒙教化,此岸不會有這麼多覺醒者」。

首先,但凡有個破梯子能扒牆頭看看的,就知道女孩那個事件千真萬確,不是編造的,討伐白左也並非支持極右威權主義,而是反對白左那種極左瘋狂主義。

「自平博」是白左的旗幟,但就像「小姐」這個好詞被此岸污名化一樣,「自平博」也早已被白左們騙良為娼了。

白左大體分為三類。一類庸眾白左,就是西方廣大善良的民眾,他們是網路上盛傳的那些西方感人事跡的主角;二類是知識白左,就是西方人文知識分子,他們為第一類人生產著支撐白左行為的理論;三類是投機白左,他們從上述兩類中看到政機和商機的經濟動物,他們負責推波助瀾、從中漁利。

比如白左和民主黨奉為新宗教的環保問題。知識分子發明環保主義理論,盡管這種理論在科學界爭議極大,但由於它符合庸眾的道德自義的情懷,輿情上自然大占上風,而民主黨和明星們,吃的就是民粹這碗飯,對綁架了庸眾的環保主義自然大加利用,這些人就從中尋找政機和商機。本次民主黨3.5萬億的敗家方案,註定就會讓無數與環保有關的所謂「非營利機構」大快朵頤。

其次,關於白左的啓蒙問題。尤其是網路時代以來,無數有關西方人道德高尚的故事流傳於世,確實有許多人從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啓發和教育。是的,所謂白左,這些人就是主角,實際上他們都是第一類白左,即庸眾白左。薩特那樣的知識白左和佩洛西、敗家燈那樣的投機白左只管愚弄和漁利,他們是不會親身下場表演的。

但是那些庸眾白左的啓蒙教化之功真的很大嗎?

舉個例子吧。傳教士500年前就想啓蒙教化日本,從織田信長到豐臣秀吉再到德川家,不到百年間,信眾達到一百多萬人。他們在日本幹甚麼呢?可以參考庚子拳亂中死難的那些傳教士的事跡。

然而,德川家康於1612年下令禁止基督教,好不容易啓蒙教化出來的無數教眾和教士被分批燒死,從此在日本基本絕跡。

不只是日本,世界上類似的例子並不鮮見,白左們不遠萬裡舍生忘死啓蒙教化出的族群,在強權面前一夜之間就會煙消雲散,如果強權不採取適當容忍的態度,都會從此一蹶不振。包括羅馬帝國及後來的歐洲。

真正啓蒙教化了日本的,反倒是麥克阿瑟那樣的「極右威權」,短短幾年,曾經火燒數以十萬教眾的日本就成了開化強國。

可悲的是,麥克阿瑟那樣的「極右威權」在美國已經不複存在,叛國的參聯會主席米利成了和平主義的愛國者,而不忍殺死一百多個伊朗士兵而放棄轟炸計劃的川普,卻成了川特勒。

支持白左,你有資格嗎?烈火焚身而不改信仰,你能嗎?女兒被性侵而不鬧不告,你能嗎?原諒殺死你兒子的兇手,你能嗎?無償為黑人和穆斯林難民提供性服務,你能嗎?

不能?不能別裝B,乖乖等著極右威權的麥帥來拯救你,然後你再用選票把他選下去,讓敗家燈上來。

正宗白左,無論是被知識白左們迷惑的也好,還是自己的境界真正升華到了那個地步也罷,總有些赤誠行動令人感動。但此岸的偽白左們,更像是念著彌陀坐著奔馳的某大和尚,最大的區別也就是能不能騙到奔馳罷了。

 

來源 洛克雜譚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喜歡白左,你配嗎?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喜歡白左,你配嗎? https://xkd.eu/opinion/1110.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