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脆弱

觀點 alex 1个月前 (10-22) 29次浏览

文: Edwardyk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暴露出美國的投票制度漏洞百出:離世許久的公民依然可以登記為選民,沒有ID的人也被允許投票,一些公民的投票權被收購,智障人群被他人集中代理投票,部分監督者被攔阻無法進入計票現場…….

為什麼科技高度發達的美國,投票體系卻如此不完善?因為美國的投票制度是一個古老陳舊、依賴誠信的製度。美國普選制度一開始設立,就沒有構建一個滿是細節化的體系。這個制度能夠沿用至今,高度依賴的是所有參與者的自我約束。

一個類似的一個例子是,在法國北部的一個小城市——卡昂(諾曼底首府),當地的公交車上從來沒有人檢票,多年來所有的本地居民都自覺購票乘車。直到有一天,這個城市中湧入了一批來自某國的留學生,這些學生髮現沒有人檢票之後紛紛選擇逃票乘車。後來,公交車運營方發現了該狀況,不得已投入人力物力來進行檢票作業。

文明的脆弱

美國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說:「我們的政府不具備能力去對付不受倫理和宗教約束的人類情感,我們的憲法只是為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民族制定的,它遠遠不足以管理任何其他民族。此憲法只適合於有道德與信仰的人民。」

南美、非洲的一些新興獨立的民族國家曾經復制照搬美國的民主憲政糢式,可是幾乎沒有出現一個成功案例。今天,美國自己也走到了這一步,這些心中已不再敬畏上帝的人群,行為毫無底線,利用美國投票制度中的漏洞,在投票/計票中瘋狂作假。

一位網友說得好:「川普的敗選意味著文明世界的終結!自此之後,一個人留在某地與獃在美國,又有什麼區別呢?——同樣的奴役之路。」

美利堅合眾國,這個人類文明在主後19-20世紀抵達新的巔峰的燈塔之國,如今也走向了崩塌的邊緣。

人類的文明,為什麼如此脆弱?

在探究美國何以如此偉大和富有創造力的祕密時,托克維爾這位對於美國民主最為敏銳的觀察家雄辯地指出:「當我走進美國的教堂,聽到它那閃燿著公義之火的佈道時,我才真正明白了美國何以如此偉大和天賦非凡。美國人是虔信上帝的。而一旦美國不再虔誠了,它也將不再偉大。」

今天的美國,高校教授、華爾街銀行家、科技巨擎、媒體、政客,一邊倒的反對川普,這是為什麼?一方面是利益使然,比如這些科技巨擎在全球化中賺得缽滿盆溢;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這些精英群體集體走向了理性自負,他們不再敬畏上帝,他們認為人類有能力以宏大的烏托邦計劃來改造整個社會。

歐洲在左傾道路上的狂奔,已難以挽回,近幾年富庶的北歐、德國和法國已經在吞食自己早年種下的惡果。無一倖免,今天,這一命運終於輪到了美國。

與歐洲走向敗壞的進程一樣,美國的敗壞亦始自於知識分子群體的敗壞。這個敗壞其實早已開始,思想家、科學家們選擇自然神論,就註定其離棄基督信仰之路。

沒有了對上帝的敬畏之後,人類會失去對美德的所有背書以及奮鬥的所有動因。一個被功利主義原則宰制的世界,將不分青紅皂白地摧毀掉多樣性、優雅美麗和古老的原則。

約翰.亞當斯總統的曾孫、美國歷史學家亨利.亞當斯言:「低俗一定會驅逐高貴;而且長期來看,文明本身正是因為過於高貴而無法存續。」

正如熱力學第二定律揭示能量耗竭趨勢一樣,人類的社會能量也一定會耗盡,而且現在正在衰竭。人類的進化已經越過了最高點,而我們現在正以可怕的速度遠離我們光輝燦爛的歲月。

曾在哈佛任教的摩爾認為:「一旦不同世代的人不再有靈性上的聯繫,先是文明,接著是人類的存在本身都一定會萎縮。如果缺少對超自然事物之現實存在的普遍信仰,人類就會忽略過去與未來。社會必須找到回歸永恆性的道路,否則就會消亡。」

一切政治問題最終都是道德問題,也即與永恆真理息息相關的文明問題。因此,文明才是保守主義者念念不忘的思想主題,而政治是文明的一部分,或者更準確的說,政治是從文明中自然而然地衍生出來的。

文明必須高於政治,而不能相反。人類只有擁抱基於永恆真理的文明與道德,才可能有資格享受秩序、正義與自由,並儘量減少不必要的混亂、不義和強制。如此一來,人們才可能活在希望之中,每個人內在的生命之花才可能充分綻放。

文明的載體是一個將死人、活人與未出世之人聯結在一起的永恆的靈性與社會共同體。文明一旦陷入了險境,我們的後人將很可能生活在文明的廢墟之上,他們對美好生活的希望便沒有了依托。

基於基督信仰的保守主義將自己的根基牢牢地錨定在那永恆的真理之上,它才能抵禦住歷史和人性的狂風巨浪的衝擊,成為文明的最有力的辯護者、維繫者和擴展者。

托克維爾言:「物質主義不會敗壞但會弱化靈魂,並無聲無息地扭曲行為的動機。這種沉湎於有限世界的做法會極大地遮蔽對無限世界的任何感知。由於漠視上帝自己靈性力量的存在,人不再是真正的人。」

保守主義所憂慮的是:「現代性本身可能成為通向奴役之路,因為在現代的機器化、資訊化生產與消費的時代背景下,在過於強調物質慾望和自我滿足的現代思想的助推下,人們可能會變成一個個失去靈魂和道德依歸的原子化個體。

這些個體除了滿足自己當下的物質慾望外,對先人和後人不再有任何責任,也沒有能力承擔任何責任。也就是說,真正的人(也即富有道德、靈性與理性的人)最終會消失,文明將不復存在。 」

只有對一個超越性存在的信仰,才能讓人類認識到自己的有限性,從而在大災難到來之前放慢或停下腳步。

如果保守主義秩序真的能夠回歸的話,我們就當了解其所依附的傳統,這樣我們就能重建社會;如果它無法復歸,我們同樣應當理解保守主義觀念,這樣,我們就能從歷史的塵埃中打撈那些尚未被不受節制的意志和慾望之火燒掉的焦黑的文明碎片。

無論如何,人類的自由、人類文明的傳統和未來,甚至人類是否延續生存的未來,都將和立足於基督信仰的保守主義思想息息相關。

令人欣慰的是,今天猶太信徒、基督徒在以色列、英倫、東歐、東亞、澳洲等——這個世界的各個角落,與七千萬支持川普的美國民眾一起,為川普和美國禱告!

讓我們一起牽手,在禱告中仰望永恆,保守文明!

來源      保守主義隨筆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文明的脆弱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文明的脆弱 https://xkd.eu/opinion/1117.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