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的 「富」,和浙江、江蘇有一個最大的不同

觀點 lucy 1个月前 (10-22) 15次浏览

 

如果我問你,今天中國經濟規糢最大的省是哪個省?你可能會脫口而出 —— 是廣東省。

沒錯。從 1989 年起,32 年來,廣東的經濟總量一直位居全國第一。2020 年,廣東的 GDP 總量超過 11 萬億元,領先第二名江蘇大約 8000 億元。

但如果繼續追問,廣東是不是今天中國經濟最發達的省份呢?

答案似乎變得不那麼肯定起來。

有一個事實對廣東來說挺尷尬的,就是這個經濟總量最大的省,同時也是全國貧富差距最大的省。

以七普人口數據計算,在廣東的 21 個地市中,只有深圳、珠海、廣州、佛山、東莞 5 個城市的人均 GDP 超過 7.2 萬元的全國平均值,其餘 16 個城市的人均 GDP 全部低於全國平均值。

其中,有 10 個城市的人均 GDP 低於 5 萬元,而在省內墊底的梅州的人均 GDP 只有 3.1 萬元,不到深圳的五分之一。

廣東的 「富」,和浙江、江蘇有一個最大的不同

廣東 21 地市 2020 年 GDP 排名

如果把廣東和東南沿海的另外三個省份江蘇、浙江和福建做比較,廣東就更尷尬了。2020 年,江蘇、浙江、福建三省的全部地市,人均 GDP 都超過 6 萬元。

再對各省內部人均 GDP 最高和最低的兩個城市進行比較:在江蘇,人均 GDP 最低的宿遷是最高的無錫的 39%;在浙江,山區城市麗水的人均 GDP 是杭州的 46%;在福建,南平的人均 GDP 達到了廈門的 61%。

也就是說,廣東的富裕主要是靠粵中地區,也就是珠三角的幾個城市撐起來的。而在粵北、粵東和粵西地區,還有很多地方仍然非常貧窮,它們所代表的,是不常被人憶起的另一面的廣東。

這就是廣東與正在邁向共同富裕的浙江、江蘇的一個最大不同。

廣東的 「富」,和浙江、江蘇有一個最大的不同

廣東省行政區劃

而且近年來,廣東省內的貧富差距有擴大趨勢。2019 年,珠三角地區以不到廣東省三分之一的面積,貢獻了全省 GDP 的 80.7%,較上一年提高了 0.2 個百分點。

為甚麼廣東的區域發展水平如此懸殊?

主要有三個原因。

第一是地理條件。

廣東省內有將近 80% 的面積是山地和丘陵,而且主要就分布在粵北、粵東、粵西三個區域。特別是粵北地區,既不臨海又多山地,這就導致清遠、韶關、河源等地交通不便、基礎設施建設落後,阻礙了城市的發展。

而珠三角平原是廣東省內最大的平原,又靠近珠江入海口,海陸位置優越、港口優良,因此,坐擁珠江三角洲的粵中地區能成為經濟核心並不奇怪。

但還有一點疑問。

珠三角平原並不是廣東唯一的平原 —— 廣東有三個平原,分別是珠三角平原、粵東潮汕平原和粵西茂湛平原。粵東和粵西都臨海,而潮汕平原和茂湛平原雖然在面積上不及珠三角平原,但比起多山的粵北地區,地理條件卻可以稱得上優越,為甚麼粵東和粵西沒能很好地發展起來?

更何況,福建和浙江也多山,浙江是 「七山二水一分田」,福建更是 「八山一水一分田」,為甚麼它們能夠發展得比較均衡?

舉例來說,廣東的梅州市和福建的龍岩市都位於粵、閩兩省的交界處,是跨省的 「隔壁鄰居」,地理條件接近,山脈眾多。但 2020 年,福建龍岩的人均 GDP 超過 10 萬元,是廣東梅州的 3 倍多,這又是為甚麼?

廣東的 「富」,和浙江、江蘇有一個最大的不同

廣東、福建地形圖(上粵;下閩)

這就涉及到第二個原因,就是中心城市的虹吸效應。

珠三角的廣州、深圳等城市毗鄰港澳,改革開放初期,它們恰好趕上了港澳地區的產業結構升級和制造業的大規糢轉移。

香港的大量低端制造業以所謂 「三來一補」(即來料加工、來樣加工、來件裝配和補償貿易)的方式滲透到了深圳、東莞、佛山等地。於是,珠三角享受著資金和技術上的很大紅利,迅速成為了中國經濟外向型程度最高的地區。

廣東的 「富」,和浙江、江蘇有一個最大的不同

深圳蛇口自貿區

但這也造成了負面效應:一方面,資本大量地湧入珠三角地區,卻無視了面積占到廣東省三分之二的粵北、粵東和粵西地區;另一方面,珠三角強大的虹吸效應,又將這些落後地區的資金和人才也吸引到了發達的珠三角,這就進一步造成了非珠三角地區發展的滯後。

和擁有廣州、深圳兩大一線城市的廣東相比,江蘇和浙江都在一定程度上存在中心城市弱小的問題,也就是中心城市對全省的輻射力和影嚮力有待提高。

但也正是因此,這兩個省的區域發展水平也相對均衡。

比如江蘇,江蘇的 13 個地級市全部是全國百強城市。放眼整個江蘇,地級市的經濟實力大多與省會南京相差不大,甚至在南京之上。

但換個角度看,2020 年,江蘇南京的經濟首位度只有 14.4%,在全國的省會中排名倒數。(「經濟首位度」 指城市經濟指標占全省的比重,它常被用來度量城市經濟發展程度。)

了解了這些,就不難理解江蘇為甚麼被調侃為 「散裝江蘇」 了。

第三個原因是營商環境。

粵東、粵西的部分城市,比如汕頭、湛江,擁有平原、天然良港等區位優勢,在改革開放初期也享受了國家提供的諸多優惠政策。汕頭是國家在 1980 年確立的四大特區之一,而湛江曾經是廣東的第二大城市,在過去享有 「北有青島,南有湛江」 的美譽。

廣東的 「富」,和浙江、江蘇有一個最大的不同

湛江航拍圖

但在 1980 年代末到 1990 年代,這兩個城市的走私活動猖獗,都出現了震驚全國的走私大案。由於營商環境混亂,企業開始從湛江和汕頭大量外遷,這使得兩個城市的經濟發展在一段時間內快速滑坡,到今天還沒有恢複元氣。

城市的經濟實力在很大程度上有賴於良好的營商環境。從下圖來看,粵中地區在營商環境上的整體表現要明顯優於粵北、粵東和粵西地區,這和各地區在經濟上的表現關系密切。不難看出,在營商環境上補短板是粵東西北地區需要重視和盡力解決的問題。

廣東的 「富」,和浙江、江蘇有一個最大的不同

數據來源:2020 全國城市營商環境 200 強

在過去的 40 多年裡,中國的經濟發展從 「先富帶後富」,走到了今天一個追求共同富裕、均衡發展的新階段。在共同富裕這個課題上,「粵老大」 在未來十年能不能交出一份合格的答卷,將是擺在治理者面前最重要的考驗。

來源:吳曉波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廣東的 「富」,和浙江、江蘇有一個最大的不同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廣東的 「富」,和浙江、江蘇有一個最大的不同 https://xkd.eu/opinion/1120.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