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奮鬥了二十年,我才能和領導坐在一起喝咖啡

觀點 michelle 1个月前 (10-22) 19次浏览

文:押沙龍

所有《水滸傳》人物裡,宋江最不好講的。因為他的為人確實太複雜。而且施耐庵寫到他的時候,還特別喜歡用曲筆。光看字面的話,施耐庵對宋江是讚不絕口,但是落實到具體的事兒上,宋江又偏偏不像個好東西。
打個比方,我要是寫篇文章誇小明,說他是個大大的君子,一身道德觀,滿腔正能量,誇啊誇啊,一路誇到小明扒女澡堂子的窗戶,然後還要真誠地誇小明在窗前目光如炬、雄姿勃發。

那寫來寫去,小明就會變成謎一樣的男子。

宋江就是個謎一樣的男子。首先,他的經濟狀況就很讓人迷惑。

很多人在網上都討論過這個話題:宋江哪兒來的這麼多錢?
你看宋江一出場的時候,書裡是這麼介紹的:

平生只好結識江湖上好漢,但有人來投奔他的,若高若低,無有不納,便留在莊士館谷,終日追陪,並無厭倦;若要起身,盡力資助。端的是揮霍,視金似土!人問他求錢物,亦不推託;且好做方便,每每排難解紛,只是周全人性命。時常散施棺材藥餌,濟人貧苦。急人之急,扶人之困,以此山東、河北聞名,都稱他做及時雨。

「視金似土 」 ,可宋江哪兒來的那麼多金?

宋江:奮鬥了二十年,我才能和領導坐在一起喝咖啡

對啊,你哪兒來的錢?

當時,跟宋江齊名的是小旋風柴進。可柴進人家是大貴族,住著超級無敵豪華大莊園,家裡還藏著丹書鐵券,揮金如土很正常。
可宋江呢?論家庭背景,他也就是個鄉村富戶,宋太公的那點錢不太可能供他「視金似土 」 的揮霍。至於宋江自己,也不過是個押司。順便說一句,網上有人也管我叫押司,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看我一身正氣,像個乾部吧。

其實押司不是什麼正經乾部,它不是官而是吏。在古代,官和吏的差別可太大了。官大多是考進士考出來的,好不尊貴體面!吏呢,就屬於雜牌軍,地位很低,縣官一不高興就可以把他們拖翻了打板子。
押司當然有油水可撈,弄點灰色收入什麼的。但一個小小的鄆城縣,那點油水夠宋江折騰麼?
我覺得夠嗆。

那宋江這個「及時雨 」 的名聲從哪兒來的呢?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先看看另一個人物:《隋唐演義》裡的秦瓊。
宋江叫「山東及時雨呼保義宋公明 」 ,秦瓊的名字更厲害,叫「馬踏黃河兩岸,鐧打山東六府,雄震山東半邊天,交友似孟嘗,孝母賽專諸,神拳太保秦叔寶 」 ,整個綠林沒有不買他賬的。

可秦瓊的實際身份又是什麼呢?歷城縣的馬快班頭。擱到現在連縣委的班子都進不去,比宋江的地位更低。
那麼就出來了同樣的問題:交友似孟嘗,孟嘗君養客三千,秦瓊哪來的錢似人家?

說到這兒,就要提到作者的心態了。
他們寫的雖然是黑道,但對白道還是仰慕的。黑社會的英雄最好能跟體制內沾點邊,這樣顯得高級。黑老大一出來就是個土匪,聽上去就有點不上檔次。
但怎麼跟體制內沾邊呢?你讓一個兩榜進士出身的官兒去當黑老大?宋江進京趕考,好不容易當上知府,卻專愛使槍弄棒,招納江湖好漢,終日談些殺人放火的勾當?那更不像話啊。
所以,宋江只能是吏,而秦瓊也只能是班頭。
黑道可能會滲透到白道,但滲入的孔道,就是這些吏。吏是黑道和白道最可能發生直接交集的地方。

現在的古裝劇描寫的都是大人物。咱們看多了,容易不把押司當回事。在當官的看,押司確實也是半個賤民。但在底層人士看來,這已經是他們日常能接觸到的最高領導了。平時他們見不著真正的官兒,押司就代表著官府,一言九鼎,有殺人活人的能量。品級再低,也比綠林人物高出一頭。
所以,他們並不覺得宋江名動江湖是件不合情理的事兒。

古代的點評者都沒有對此過什麼質疑。反而到了現代,大家看皇上、宰相看多了,就開始懷疑:宋江哪裡的錢?哎呀,一個小小的押司,怎麼配當及時雨?
怎麼配,怎麼配,真活在那個時候,看人家押司不整死你!

而且從書中的情節看,宋江的這個及時雨,也不一定花很多很多錢。

還是拿秦瓊來做比較。秦瓊開始也沒太多錢,但他事情做得漂亮,能讓人感動,所以幾件事下來,名聲就傳開了。這就像現在的微博熱搜。並非越重要的事兒越容易上熱搜。美聯儲降低利率,可能還沒老大爺碰瓷容易上榜呢。

關鍵不是規模,而是要看話題性、傳播性。

柴進出名就靠拿錢堆規模。誰來都招待,還安排周圍的酒店旅館勸人家來。一來就給十貫錢,一斗米,不願走的就在莊園裡養著。武鬆就在他家里呆過一年多。
但別看柴進花錢多,效果卻不一定好。他這個人是少爺羔子脾氣,喜歡不喜歡,都掛在臉上。就像他養了武松這麼長時間,卻不喜歡人家,見了武松連名字都不叫,張嘴就是「大漢 」 。
這不是花錢買冤家麼?
這就像你坐在公交車上,看見上來一個顫巍巍的老太太。你起身讓位:「老太婆,過來坐! 」 座也讓了,人也罵了,你說讓​​老太太感謝你,還是不感謝你?

再看人家宋江,兄弟長、兄弟短的叫,又要給人家做新衣裳(當然,最後還是柴進掏的錢),又要給人家送行。送行那段寫的特別細。宋江送了一程又一程,​​一直送到太陽落山,還捨不得分手,最後還非塞給武松十兩銀子。

這做的確實到位。人都是感情動物,架不住別人這麼對你好。不要說武松,換成我,我也感動。

宋江:奮鬥了二十年,我才能和領導坐在一起喝咖啡

這一幕寫的確實很動人

這能是錢的事兒麼?柴進養了武鬆一年多,武鬆的飯量大家也知道,柴進花的錢絕不止十兩銀子,可最後武松卻只認宋江。這就是差距。

幾件這樣的漂亮事做下來,萬一碰巧了,不定那件事就會觸發輿論的引爆點,登上江湖熱搜榜。

大家就都知道山東有個「及時雨 」 宋公明。

那麼宋江「及時雨 」 的名氣這麼大,他自己知道麼?
他知道自己有名,但應該不知道自己這麼有名。不光他不知道,他周圍的人好像也不知道。

比如他的同事朱仝、雷橫,雖然跟他關係不錯,卻並沒把他當成個大人物。再比如吳用也是本地人,又一心想往黑社會發展,按理說他應該主動結交宋江才對。可他們倆居然從來沒見過面。
宋江的頂頭上司鄆城縣縣令,對此好像也一無所知。宋江一邊當押司,一邊當黑社會老大,用現在的話說,屬於典型的兩面人,一旦出了亂子可能會連累自己。可縣令對此居然毫無防範,反而「和宋江最好 」 。

所以,他多半不知道黑道上的「及時雨 」 已經打入了縣衙內部。

宋江當然知道自己是「及時雨 」 ,但他也不知道這名號在江湖上如此響亮。

殺閻婆惜之前,宋江並沒有出過遠門。周圍的人也沒怎麼把他當盤菜,所以他自己並不清楚自己的分量。

他在清風山被人捆翻,要剖心肝下酒,無意之中說了一句:「可惜宋江死在這裡! 」
對方聽到「宋江 」 二字以後,居然趕緊解開繩索,納頭便拜。
宋江也大吃一驚:沒想到自己這麼出名!

這話真是他無意中說的,並不是故意亮出名號,嚇倒對方。因為下次張橫拿著刀問他:你要吃混沌還是板刀面?宋江並沒有一邊偷眼打量對方,一邊長嘆:「可惜宋江吃了混沌! 」 他哭哭啼啼地就要往水里跳。

這說明他還是沒意識到:宋江兩個字能救命。

他已經是威震黑道的老大了,自己卻不知道。
這事兒鬧的。

但是這裡產生了另一個問題:宋江為什麼要當「及時雨 」 ?他打算用黑道的資源幹什麼?
我覺得正確答案是:他也不知道。

宋江在潯陽樓寫詩說:「自幼曾攻經史,長成亦有權謀。恰如猛虎臥荒丘,潛伏爪牙忍受。 」 黃文炳看到這兩句詩,說「這也是個不安本分的人 」 。這話一點沒冤枉宋江。他確實不安本分,他是有野心的。
但問題是:宋江就算一肚子野心,又能幹什麼?

在體制內,他很難升上去。

宋江是個吏,這個出身決定了他再怎麼折騰也白搭。吏的發展空間很窄,幾乎沒有機會變成官員。就算靠「流外銓 」 提拔成有編制的官,品級也非常低,一輩子也不會有大出息。

如果換成林沖或者武松,對此可能就很滿意了。可宋江不滿意,他念念不忘的是「封妻蔭子 」 ,可你什麼時候見過押司能「封妻蔭子 」 的?

正式的上升空間被堵死了,宋江就本能地尋找其他的資源。一個吏能找什麼資源?往蔡京跟前湊?沒到門房就被大嘴巴扇出來了。

他唯一能積攢的資源就來自黑社會。所以宋江拼命地當「及時雨 」 ,積攢起黑道的資源來。

攢了以後怎麼用呢?造反,然後被招安?
宋江膽子也還真沒那麼大,想法也沒這麼遠。晁蓋幾次拉他入夥,他都堅決不肯。金聖嘆說這是宋江自抬身價,在裝逼。那是金聖嘆臟心爛肺,宋江不肯就是不肯,並不是在裝逼。

閻婆惜威脅說要告發他私通強盜,宋江急的都能殺人,金聖嘆你裝一個我看看?
宋江不想當黑社會。哪個公務員沒事了會主動當黑社會呢。

既然不想當黑社會,那積攢這些資源能幹嘛?
宋江也不知道能幹嘛。但這是他唯一能積攢的資源。既然這樣,那就攢下來再說。這是一種本能的衝動。就像你落難到了荒島上,看見地上一坨金子,你也會撿起來。荒島上又沒有銀行,金子有什麼用?那不管,既然是金子,就撿起來再說。

結果出事了,宋江把閻婆惜給殺了。

從閻婆惜這件事上,就能看出來宋江這個人多少有點猥瑣。

一開始他確實沒別的心思,習慣性地幫了人家一把。後來閻婆想把女兒許給他,他心思就變了。這種提議,要是換上林沖,肯定是搖搖頭走了;換上魯智深,說不定就要翻臉。可宋江居然含含糊糊地答應了。施耐庵還站在一旁替他解釋,說宋押司「於女色上不十分要緊 」 。

不十分要緊,那還是有點要緊唄。

而且大家要注意一件事:閻婆惜是典給宋江的,有賣身契。這個賣身契就攥在宋江手裡。後來,閻婆惜提出的第一個條件就是把賣身契還她。
這就不像及時雨了。什麼時候你聽說下完雨還管莊稼要賣身契的?

還有一件事也很噁心。
宋江殺了閻婆惜以後,想逃跑。閻婆惜的媽媽不干,一把扭住他,大喊大叫:有殺人賊在這裡!
這個時候冒出來一個唐牛兒。他不知底細,扯住閻婆,給宋江解了圍。宋江一溜煙跑了,唐牛兒卻被「脊杖二十,刺配五百里外 」 。
當年智取生辰綱的時候,白勝被抓後都出賣了同志,晁蓋還花錢出力把他給救出來。可唐牛兒呢?明明替宋江解圍吃了官司。宋江到梁山當老大以後,卻管都沒管唐牛兒:刺配就刺配,關我屁事。

你幫過他,宋江記不住。但你要得罪過他,那他絕不會忘。

在江州,黃文炳舉報他寫反詩,宋江就不惜代價也要報復。晁蓋都出面阻攔,說:剛劫了法場,官府已經有準備了,這個時候去追殺黃文炳,弟兄們容易出事。
宋江可不管這個,兄弟們再容易出事,也得替我報仇。結果硬生生殺到了無為軍,把黃文炳凌遲處死。
宋江骨子裡就是這麼個陰毒的人,記怨不記恩。

回過頭來還說殺閻婆惜這件事。
這件事導致了嚴重後果,宋江再也沒法當公務員了,只能亡命天涯。這是他第一次真正踏入江湖。
這次江湖之旅是宋江人生的真正轉折點。他漸漸意識到原來自己名聲很響亮。而且他還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掌握千百人生死的快感。

他攻下了清風寨,殺了劉高一家老小。而且宋江還乾了一件喪盡天良的事兒,為了騙秦明入夥,他派人假扮秦明去殺人放火,把一大片地方燒成了瓦礫堆,「殺死的男子婦人,不計其數 」 。結果官府以為秦明造反了,把他全家砍頭,還把秦明妻子的腦袋砍下來,挑在城頭上。
以前宋江只是一個小吏,跟著縣令屁股後頭轉,現在一聲令下,就可以屠城滅寨,這給宋江帶來的心理震撼可想而知。

而他天性中奸險狠毒的一面,也逐漸膨脹起來。

如果沒有這次亡命之旅,宋江可能一輩子就窩在鄆城縣當他的兩面人,白天慈眉善目,誰都以為他是個大好人,晚上躺在被窩裡感嘆自己「恰如猛虎臥荒丘 」 ,發發牢騷。
現在,一切都不同了。

但是宋江還是有點動搖。

他已經打算帶花榮、秦明投奔梁山了,心裡頭卻還是捨不得白道。這個時候,他就站在黑道和白道的交界線上。哪邊拉他一把,他就可能倒向那一邊。
結果宋太公拉了他一把,將宋江拽回到了鄆城縣。

鄆城縣不知道宋江在清風寨幹的好事,只知道他殺了閻婆惜,就把他發配到江州。宋江也接受了判決,老老實實到江州服刑。但是心裡頭是極度憋屈。要是沒有上次的逃亡之旅,可能還好受點。現在宋江已經嚐過鮮血的滋味,嚐過權力的滋味,是個吃過人的老虎,在牢籠裡會加倍的難受。
於是,他喝醉了,寫了一首詩,一首詞。
黃文炳舉報這是反詩,官府決定把宋江殺頭。

宋江:奮鬥了二十年,我才能和領導坐在一起喝咖啡

人就怕瞎嘚瑟

這確實有黑色幽默。
宋江攻下了清風寨,殺了劉知寨全家,殺了青州的幾百男女,又俘虜了高級軍官,什麼事兒沒有,最後因為寫詩被殺頭了。這就好比說一個連環殺人犯,作姦犯科,血債累累,卻一直逍遙法外,最後因為酒後罵街被槍斃了。
上哪兒說理去?

這件事出來以後,宋江再也沒有退路。他只能去梁山,當他的黑社會老大。
但是宋江憑什麼能當上黑老大?

《水滸傳》的讀者,往往有個錯覺,認為宋江就像劉備和唐僧,有點窩囊。
宋江確實有窩囊的地方。

比如說《水滸傳》是個強盜世界,他卻偏偏不怎麼會武。施耐庵說宋江「只愛學使槍棒 」 ,把女色都耽誤了。但不知道為什麼,整本《水滸傳》裡,好像除了閻婆惜,誰都能打翻宋江。我覺得他都不一定打得過王婆。

而且就宋江這樣,還有臉教徒弟呢。孔明、孔亮二人好學槍棒,宋江就「點撥他些個 」 。宋江真敢教,他們倆也真敢學。結果呢,槍棒師傅宋江在潯陽江碰見了張橫。人家問他吃混沌還是板刀面,宋江連反抗的念頭都沒有,只會求饒,最後老老實實地就要往江里跳。
你說宋江這女色耽誤得多冤?何必呢。

不會武功倒也罷了。讀者覺得宋江窩囊,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他動不動就下跪。
有一段情節最刺目:

晁蓋眾人從江州把宋江救出來,殺翻了幾千人馬,趕回梁山。結果路上忽然閃出一撥強盜,攔住去路,指名道姓要留下宋江。
這個時候宋江什麼態度?
只見他「挺身出去 」 。挺身出去幹嘛?跪在地上,說:「萬望高抬貴手,饒恕殘生 」 。
這是不是窩囊到家了?

其實不是這麼回事。
大家要注意一件事情:私下里宋江可能很窩囊,碰見強人會求饒。但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呢?他只會在自己佔據絕對優勢的時候,才給人下跪。
把秦明、關勝他們捆到跟前了,他才給人跪下,說:小可多有冒犯!
或者剛幹翻了江州幾千軍馬,碰見了一幫小土匪,他才會給人跪下,說:萬望高抬貴手!
這不是窩囊,而是一種技巧。

我害怕,給你下跪,那是我窩囊。但我能輕而易舉地殺了你,卻給你下跪,那就不是我窩囊,而是我仁義。
這就像你提著一條魚,小流氓過來一把搶走,你沒說話,那是你窩囊。
但是杜月笙提著一條魚,小流氓不知道底細,一把搶走,杜月笙沒說話,那是他有範兒。
你覺得宋江窩囊,可他身邊那幫黑社會,沒有一個人會懷疑宋江不狠毒。他給那幫小土匪下跪是什麼時候?剛剛活剮了黃文炳!
活剮+下跪,這才是一套完整的組合。

宋江這個人是真夠陰毒,整本書裡也很難找到第二個這麼陰毒的傢伙。但是他確實有人格魅力,跟人相處的時候又豁達又體貼。無論是武松,李逵,還是張順,對宋江都是一見傾心。
而且宋江確實有領導才能,領兵打仗也是一把好手。大家看《水滸傳》的時候,容易有種誤解,好像打勝仗都是吳用的功勞,其實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宋江的軍事才能絕對在吳用之上。打清風寨、破無為軍,都是宋江運籌帷幄,一打一個準。晁蓋跟他一比,簡直就是個廢物。

所以說,他跟劉備完全不是一回事。歷史上的劉備很厲害,但《三國演義》裡的劉備確實沒啥本事,而宋江卻是整本《水滸傳》裡最有才能的人,是天生的領袖。
可惜宋朝的體制發掘不了這樣的人材。他本領再大,也只是個小吏,跟著鄆城縣令那個笨蛋混日子。

那麼宋江對官府是什麼態度呢?
還是發自本能的崇敬。

他在體制內呆久了,有些地方確實被馴化了。當然,說「忠 」 是談不上的。施耐庵動不動誇獎他忠義,其實宋江既不忠,也不義。忠於朝廷能私放強盜?忠於朝廷能屠戮官員,洗盪城鎮?

徵方臘以後,朝廷想要對付他。李逵勸他造反,宋江又是怎麼說的? 「軍馬盡都沒了,兄弟們又各分散,如何反得成? 」 大家說他愚忠,這哪裡是愚忠?就是很現實地判斷造不成反了。

但是他雖然不忠誠,卻對朝廷有一種幾乎生理本能的崇敬。在他眼裡,朝廷是一種超級強大的存在。不管他把朝廷的軍隊打敗多少次,宋江也絲毫沒有懷疑過它的神聖,它的強大。對他來說,「封妻蔭子 」 還是有終極的魅力。

宋江:奮鬥了二十年,我才能和領導坐在一起喝咖啡

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崇敬

他在鄆城當小吏的時候,這一點可能就深深刻入他腦海裡了。晁蓋這樣體制外的人,可能很難想像這種情結。但是宋江擺脫不了。
他最終的願望就是重返體制,讓體制提拔他,認可他。
所以他鑽天覓縫地想被招安,又是討好高俅,又是討好宿太尉,連皇上情婦李師師的路子都走。宋江坐在妓院裡頭表忠心:「義膽包天,忠肝蓋地,四海無人識。 」 結果忠心過頭,還差點驚了皇上的房事。

最後,宋江終於如願以償,「全夥受招安 」 ,他被封了個都先鋒,算是有了編制的官員。
他原來只是個小吏,折騰了這麼多年,總算熬出頭來,也成了個國家認可的領導。
宋江要是見到了鄆城縣令,可能也會寫篇文章《奮鬥了二十年,才能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
我現實階層突破了。

可惜這是是幻覺。
這就像鳳凰男刻苦學習,混到了上海,和本地小資一起喝咖啡,覺得階層突破了。結果呢,剛上班就接到學校電話說孩子沒戶口,必須回老家考試;下班了,一推家門看見幾個農村親戚愁眉苦臉坐在客廳裡,等著借錢;晚上好不容易消停了,上網開開心吧,結果一看最新寶貼是《嫁給鳳凰男以後,我這十年的辛酸路》。
光坐在一起喝杯咖啡定什麼用啊?

宋江也是這樣。他自己覺得回歸體制內了,要封妻蔭子了,可人家根本沒把他當自己人。鄆城縣令官兒再小,那也是自己人,宋江手下人馬再多,那也是異類。
在高層官場上,宋江這種人就像混進鴨群裡的鵝,顯得格格不入。光是他的談吐就過不了關。

官場上大多是正途出身的斯文人,說話有自己的那一套。可是宋江呢,喝幾杯酒就會「揎拳裸袖,點點指指,把出梁山泊手段來。 」

這在黑社會當然沒問題,可在官場上就不行了。你想,同事一起喝酒,大家談的是風花雪月,花鳥畫蘇東坡,結果出來宋江這麼個貨,捋著袖子拍著大腿:「兄弟在梁山的時候…. 」
這種喝咖啡就香菜的勁兒,誰能瞧得上?

而且最關鍵的是,他沒有背景。
古代官場上最重要的不是能力,而是站隊。站錯隊伍了,再有能力也白搭。而宋江,談不上站錯不站錯,因為他根本就沒隊可站。
宋江自己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他在徵方臘的時候,看見有人玩空竹,就寫了一首詩:

一聲低來一聲高,嘹亮聲音透碧宵。空有許多雄氣力,無人提挈漫徒勞。

根本沒有人提攜他。朝廷只是把他當槍使。

他四處拼殺,犧牲了無數兄弟,最後做到了楚州安撫使兼兵馬都總管。但實際上,他還是官場裡的另類。出了事,沒有一個人真會去幫他。

宋江是一個最底層的公務員。他拼了老命的奮鬥,拼了老命的積攢資源,人也殺了,險也冒了,什麼缺德事兒也乾了,最後終於爬上了人生巔峰,實現了階層突破,可以體體面面地和人家坐下來一起喝咖啡了。
結果卻是前所未有的孤獨。

他叛離了底層,卻融不進高層,成了懸在空中的邊緣人。 「軍馬盡都沒了,兄弟們又各分散 」 ,最後劈面而來的,是朝廷送來的毒酒。

宋江:奮鬥了二十年,我才能和領導坐在一起喝咖啡

宋江始終沒有明白一件事:宋朝那個環境容不下他的階層突破。他沒有機會,從來都沒有。那個世界不屬於他,他永遠也擠不進去。

臨死前,他做了最後一件事,那就是毒死了李逵。
這並不是因為他對朝廷有多忠心。但是他知道造反已經沒機會了,但是李逵這個傻子很可能還會去嘗試。一旦李逵造反,就算他已經死了也會被認為是主使者。
宋江不願意這樣。

宋江還是願意以「武德大夫,楚州安撫使兼兵馬都總管 」 的身份死去。

就算他沒有能真正擠進那個高貴的世界,他還是願意留著擠進去的幻象。而這個身份,就是最好的象徵。
所以,宋江臨死前的舉動算是對那個高貴世界的最後獻祭。
他反抗過它,挑戰過它,但最終,他還是崇敬它的。

宋江是個狠毒狡獪的人。他殺過好多無辜百姓,滅過好多人的門,害的秦明、盧俊義他們家破人亡,甚至還指示李逵殺害過孩童。但是在最後一幕,他邀李逵和自己一起葬在蓼兒窪,「言訖,墮淚如雨 」 。這一刻我們幾乎忍不住會去同情他。
——同情這個用一生去追逐夢幻的宋押司。

來源      押沙龍yashl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宋江:奮鬥了二十年,我才能和領導坐在一起喝咖啡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宋江:奮鬥了二十年,我才能和領導坐在一起喝咖啡 https://xkd.eu/opinion/1125.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