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富養女孩:18歲前,我不知道窮人是怎麼活的

觀點 alex 1个月前 (10-23) 28次浏览

你曾經有過那種幻想嗎?

哪怕是一閃念——

我其實是富二代,家裡有千萬甚至上億資產。

但父母怕慣壞我,為了磨練我的意志,鍛煉我的能力,所以一直扮演普通人。

有一天,他們會跟我說:「孩子,其實咱們家很有錢,以後這些財產都留給你了。」

雖只是當個段子消遣,說笑一番,不會真的有人頭腦發熱當真。

但這似乎,某種程度上,反映了一類人一種虛幻的渴望。

以及在「貧窮」現實裡的掙紮,他們就是——

窮養家的孩子。

窮養和富養的教育理念的博弈,從未停止過。

而由此延伸出來的原生家庭影嚮論,在近些年,更是越發頻繁,甚至泛濫。

我自卑,是因為父母教育我夾著尾巴做人。

我摳門,是因為我小時候物質匱乏。

我敏感,是因為我家沒錢,從小就學會看親戚臉色。

似乎,這些都是窮養孩子長大後的統一性格局限。

所以,我們越來越習慣將自己的行為、思維甚至是成敗得失,都向原生家庭歸因。

甚至時常發出:「我這輩子也就這樣了」的無奈感嘆。

北京富養女孩:18歲前,我不知道窮人是怎麼活的

圖源:《今生是第一次》

窮養家孩子的「失敗人生」,難道只能是命定的結局?

投胎於「窮人家」後,任憑性格和思維劣根野蠻生長,深紮進骨子。

究竟是人性懶惰的借口,還是窮盡努力後的妥協?

窮養家的孩子和富養家的孩子之間,那些存在於有血有肉生活裡的細枝末節,究竟有著多麼令人驚訝和自嘲的不同。

姐帶著這些困惑,採訪了兩個女孩。

她們,一個是窮養女,一個是富養女。

北京富養女孩:18歲前,我不知道窮人是怎麼活的

@番茄 北京本地 27歲

她姐想從富養女開始講。

在窮養孩子同病相憐之前,我們需要一面富人的鏡子,照見自己。

照見我們那些小心翼翼隱藏好的「窮人」影子。

以及,我們總是對從小就「不缺錢」的生活,有著一些獵奇。

接下來,讓我們走進富家女@番茄的生活。

北京富養女孩:18歲前,我不知道窮人是怎麼活的

圖源:《校對女孩河野悅子》

「消失的滿足感」

嗯……從小到大,我好像確實沒太缺過錢。

想買甚麼,直接和我媽說就行了,她會買給我,或者幹脆給錢。

高中的時候,每天早上給200-300塊錢,這是一天的飯費。

學校離三裡屯很近,放學以後,有時會跟同學一起去那邊溜達。

如果看上甚麼衣服、鞋,但不確定具體多少錢,回家以後我媽就會給我一張卡,第二天放學直接去買。

到了大學,每個月給我6000塊飯費,如果要買衣服或者其他東西,再另算。

所以,我日常的零花,主要在吃上。

高中、大學階段,我跟同學吃過各式各樣的館子,確實花了不少錢。

我一直以為,生活就是這樣的,想吃甚麼就去吃,想買甚麼直接買就好。

北京富養女孩:18歲前,我不知道窮人是怎麼活的

圖源:《二十不惑》

這個「完美」的認知,直到我高中才被打破。

我有一個好朋友,我每次和她出去,發現她買東西都會比價。

比如說,買這根筆可以換芯,買那根筆用完就整根浪費了。

買這個經用,買那個花裡胡哨,她總是用類似的標準消費。

我發現,原來生活還可以這樣?

於是,我也就有樣學樣,比價、記賬,甚至回家教給爸媽,一度讓他們以為我在學校被搶錢了。

我必須承認,一直以來,我買甚麼東西就直接去買,好像沒有過取舍和選擇。

只有我想不想,喜不喜歡。

然而當我得到一個東西時,確實沒有那種特別高興的心情以及滿足感。

那些漫畫、手辦、游戲機,衣服和鞋,好像是長在我的房間裡一樣,稀松平常甚至是無趣。

我發誓,這真的不是甚麼凡爾賽。

「70後爸媽,90後心態」

我爸媽對錢的態度,好像很從容。

這倒不是因為我家有錢到多誇張的地步。

每次爸爸賺到一筆可觀的收入,總會趕上一些大事需要用錢,一下子就花光了。

但他們的態度,大抵也就是:沒事,花了再賺。

再缺錢,也不把「沒錢」這樣的字眼掛在嘴邊。

從高中起,我就開始嘗試買基金,學習理財。

當我有一定經驗之後,就嘗試和父母商量把一些收入交給我去理財。

如果賺了,我和他們按照比例分錢。

他們給我的自由度,不僅表現在錢上。

從初中開始,父母就已經不太限制我回家的時間。

晚上和同學出去吃飯,我只要提前打招呼,讓他們別反鎖門。

到點他們自然就去睡覺,不會刻意等我。

北京富養女孩:18歲前,我不知道窮人是怎麼活的

圖源:《請回答1988》

但最讓我慶幸的是,我媽是一個十分時髦且「貪玩」的女人。

她會陪我一起看「火影忍者」,「吸血鬼日記」。

但她最喜歡看仙俠、古偶小說。

所以,她跟我的好朋友,成了好朋友。

她們倆經常互相分享小說,像「三生三世」、「華胥引」,都是她倆的最愛。

當我朋友因為考試沒考好被家裡限制出門,我媽就化身「正義戰士」,跑去和人家爺爺據理力爭。

會安慰我的朋友說:「你不要哭,你沒有做錯事情,考試沒考好我們就努力追回來。」

沒錯,我媽真的好像90後的父母。

「傻子們的聰明」

其實,我的朋友圈子很簡單,相處方式也直接。

我高中的時候,文科不好。

於是會考前幾天,我朋友熬了一整夜,手寫了足足20多頁A4紙的思維導圖給我梳理重點。

北京富養女孩:18歲前,我不知道窮人是怎麼活的

圖源:《最好的我們》

我也就是憑借這幾張知識點,成功通過會考。

當然,我承認,很多時候,我們在對待「錢」的態度上,更加像是「同類」。

比如,同學吃了我放在書桌裡的糖,就直接買了整個系列「還」給我。

比如,想旅行就旅行,買張機票,兩小時後就陪我落地到另一個城市。

還有那種,搬進新家發現臥室沒有窗簾,直接在淘寶找同城店鋪定做,要求當天晚上閃送過來。

即便,費用比正常買要高出很多。

我媽開玩笑說:「你交了一群狐朋狗友」。

我也時常覺得跟他們在一起,好像沒有「正事」,從不聊一些類似工作、家庭等大而沉的話題。

我們像是一群快樂的「傻子」,每天嘻嘻哈哈、風風火火,享受著人間煙火的熱鬧,卻沒有俗世間生存的煩惱。

北京富養女孩:18歲前,我不知道窮人是怎麼活的

圖源:《請回答1988》

或許是跟「同類」在一起太久了,我們無法提供給彼此鏡子,看見生活的不同側面。

每當生活中偶遇一些「家境普通」的人,比如那個教給我買東西比價的同學。

看他們焦慮、抱怨、擔憂,似乎每天都有不同的煩惱。

我才意識到,我們這些「傻子」的快樂,是源於我們從小豐沛的物質享受。

免去了根植於人類意識中,對資源貧瘠的恐慌感。

甚至,我覺得,在這種性格「傻」以外,反而成就了我們思維上的「聰明」。

因為我們有足夠多的時間和條件,計算下一波資源的收割。

北京富養女孩:18歲前,我不知道窮人是怎麼活的

圖源:《二十不惑》

比如,我的朋友們其實都有明確的短期、長期計劃,從事金融行業、或者自主創業。

當然,我也一直都知道自己要甚麼。

從很久以前我就知道,30歲前我不工作。

因為以後想從事建築行業,做一些學術方面的研究。

我知道這需要比別人更晚進入所謂的社會。

剛拿到德國某學校的碩士學位,接下來可能還要去日本讀一個相關專業的碩士。

這是我喜歡的事情。

我的英文、日語、德語都還可以。

除了學習之用,也是因為我對外邊的世界總是充滿好奇,我想讀更多書,看更多的世界。

畢竟,30歲以後,可能要一直工作好久,好久。

北京富養女孩:18歲前,我不知道窮人是怎麼活的

窮養@靜宜 北漂 28歲

這是一段更貼近大多數人家孩子的故事。

所謂窮養女,並非絕對意義上的食不果腹,衣不蔽體。那是絕對的貧困。

需要上天的憐憫和社會的幫助,並不是我們今天所泛化的「窮養」。

所謂窮養女,在整個成長過程中,往往會呈現一種,蹦高、伸手,向高處努力觸摸的艱難姿態。

掙紮且辛苦,那是一個不斷被刺激、再修複自我的過程。

北漂6年的被窮養大的女孩,@靜宜,回憶了她的經历。

北京富養女孩:18歲前,我不知道窮人是怎麼活的

圖源:《我的大叔》

「說不出口的話與吃進嘴的雪糕」

物質匱乏,是我25歲之前,濃重的人生體驗。

印象中,大概十二三歲時,爸爸想要賺錢,被騙進傳銷組織。

為了逃跑,從二樓跳下摔傷了腳。

很多人提著水果、牛奶各種各樣的零食來醫院探病。

這些吃的大多進了我的肚子。

然而,我極其天真地一邊吃一邊說:爸爸生病好好啊,有這麼多好吃的。

媽媽惱了:「你爸都這樣了,還好呢?」

我說不上來,那具體是一種甚麼樣的東西,卡在了我的喉嚨。

是內疚?是羞恥感?

又或者,幹脆就是家庭物質的匱乏,給12歲的我迎頭一擊。

我感受到了生活的不易和嘲諷。

北京富養女孩:18歲前,我不知道窮人是怎麼活的

圖源:《請回答1988》

似乎,我在食物上的這種本能失控和渴求,不只發生過一次。

印象中有一次,我媽買了兩根雪糕,我倆一人一根。

她說先睡一覺,讓我把另一根放冰箱,等她醒了吃。

我很快就吃完了自己的那根,我看著電視,眼睛忍不住看向冰箱。

我想,我就打開咬一口,媽媽醒了還能吃。

就這樣,我一口、一口地,吃掉了整根雪糕。

媽媽醒了以後並沒有生氣,她只是更加失望,說:「這閨女真白養了。」

長大以後,複看小時候的我,似乎每一次吃「好東西」都是又快又急。

後來我才明白,那是因為「缺」。

潛意識告訴我,下一次」好吃「的獎勵,不知道甚麼時候再有。

北京富養女孩:18歲前,我不知道窮人是怎麼活的

再大一點後,我就學會了隱藏自己的物欲,但時常蹩腳且扭捏。

初中時,班裡的同學都很流行穿運動品牌,像李寧、特步那種。

我也特別想要一件別的小孩那樣的品牌Polo衫。

我媽就帶我上街買衣服,一開始逛的是那種「雜牌」商場。

試一件,我說不行,再試一件,還是不喜歡。

我媽惱火,卻並沒有看出我的小心思。

直到拐進一家專賣店,只試了一下,我就立馬點頭說要。

她並不理解這些衣服之間的不同,而我深知這其中微妙的攀比心理。

但在表達上,我只停留於挑剔,沒有抱怨。

更說不出「我要某某東西」,這樣帶有具體指向性需求的話語。

北京富養女孩:18歲前,我不知道窮人是怎麼活的

圖源:《東京女子圖鑒》

「我知道她保護了我」

長久的物質匱乏,是會讓人形成條件反射的,從行為到心理幾乎刻寫進我的骨髓。

我的那些小心翼翼、倉皇失措以及竭盡全力的「爭取」,都似乎說明了我出身於「小鎮」,生長於「貧家」。

最明顯的對比是,我大學考到北京後,仿佛掉進了一個富人窩裡。

剛入學時,同寢室一個和我很投緣女孩,送給我一個書簽。

但當我得知,就那麼薄薄一片,就要298元時,我是不安的。

我想盡辦法,要以甚麼樣的理由還一個價值差不多的禮物,但又並不顯得我小家子氣。

以前我總以為,不占人便宜,是一種絕對好的自尊。

但後來我發現,這份自尊背後,隱藏的真相恰恰是:我把錢看得很重。

因為我在乎,所以我不想欠別人的。

即便我落落大方地承認自己家境的普通,但依舊擋不住露怯的突襲。

北京富養女孩:18歲前,我不知道窮人是怎麼活的

圖源:《她很漂亮》

後來,我交往過一個家境非常優越的男朋友,有一天他帶了一塊大牌的手表。

我說,我不認識這個牌子。

他用一種近乎鄙夷語氣問我:「不會吧,你連這個都不知道。」

朋友在一邊聽見反駁道:「那怎麼了,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她是知道的。

直到今天,我依舊感激那個朋友,她保護了我的自尊,免去了我的尷尬。

可是,當初20歲的我,並沒有斬掉欲望過剩的能力。

尤其,在北京這樣一個充斥著精致的世界裡。

剛上大學時,有一段時間我去了某知名時尚雜志實習。

當時在我眼裡,那是一個被LOGO堆砌的世界。

工作之餘的談資是:你這雙鞋多少錢?那個牌子出新款了?

沒有LOGO的衣服,我就好像是裸奔。

所以我刷信用卡買包、買衣服,裝點自己的戰袍。

北京富養女孩:18歲前,我不知道窮人是怎麼活的

圖源:《東京女子圖鑒》

好吧,即便有人要說我拜金、虛榮。

但那確實是我物質匱乏時期的稻草,抓住它,我就可以抬起頭。

我的自信全部淩駕於此。

「我看過了濟州島的風」

純粹物質上的落差,並不是我覺得最掙紮和最難跨越的。

而是人生規劃的差距,它仿佛告訴我,買多少奢侈品,都不足以補齊出身的參差。

某次和同學偶然聊天,我才知道,原來我們班大多數人畢業後都是要繼續出國留學的。

好不容易從小鎮一路殺進北京的我,並不甘心。

我想要的更多,為前途儲備,對未來的掌控性,以及手握更多籌碼。

幾番衡量下,我決定去南韓留學,勉強補上這一點參差。

比起去歐美、日本,南韓的費用是最低的。

從大二開始,我就堅持自學韓語,一路考過高級。

在本科畢業前一年,我跟我爸開口提及留學的事。

他的回答是,為甚麼要出國呢?離家太遠了。

「你要是想繼續念書,考北京師範大學多好,又是重點還在北京」。

我深知,他並不願意為我拿這個錢,並非沒有。

而他提供的那個選擇,大概率也是從哪個飯局上偶然聽來的。

他不懂,更沒為我費過心。

北京富養女孩:18歲前,我不知道窮人是怎麼活的

圖源:《喬家的兒女》

別人輕飄飄,不具有任何權威的一句話,就抵過我幾年的堅持和向往。

或許是我感受到了爸爸的冷漠和敷衍,留學也漸漸變成了一種執念。

它也讓我從報複性消費變成了拼命攢錢。

即便,物欲需要極力地控制和忍耐。

大學畢業後,我只好一邊工作,一邊攢錢,一邊等待去留學的日子。

在某支付軟體裡,我設定了「心願儲蓄」,命名是「去南韓留學」。

這些年,我無數次拿出計算機,反複計算留學的費用,摳來摳去,至少也要22萬。

然而這個故事的高潮,在畢業幾年後的一天。

那天我爸打來電話,問我借錢,說工程款周轉不開。

我必須承認,我不想借。

他卻說:「你要是能多借我一點,我就少跟別人開一次口。」

我妥協了,因為作為女兒,我好像不應該讓他再多低一次頭。

打開支付軟體,我點了「終止心願」。

頁面上,一顆心裂開。

九萬一千六百六十六塊,我如數轉給他。

整整444天的堅持,在一秒鐘內,成為虛無。

很多人安慰我,等還回來接著存就好了。

我感覺,我都能看見濟州島的風了。

是自由的、暢快的、滿足的形態。

「做自己的父母」

時至今日,我還是沒能去留學。

我依然還是北漂洪流中渺小的一粒。

雖然,我基本上擺脫了物欲過剩的極端心態。

但我清晰地知道,自己身上依舊有還未抹除的「小鎮孩子」的局限性。

很多決定,我條件反射性地把「錢」放在前邊。

但是,我從以前癡迷於奢侈品,變得更加「務實」。

因為從小物質匱乏帶來的不安全感,導致年近30的我,特別想要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鬼使神差地打開房屋中介APP。

輸入城市、戶型、平米數,看看價格,退出。死心。

過一段時間,再重複以上動作。

北京富養女孩:18歲前,我不知道窮人是怎麼活的

圖源:《我在他鄉挺好的》

然而,我也非常清楚,逃離原生家庭,在北京尋求精神自我解放後的自己,選擇伴侶的空間,被更加壓縮。

我不會找家裡特別有錢的人。

當然,也無法接受精神世界貧瘠的「小鎮男孩」。

有時,我也會想,如果我是被富養長大的,我一定可以比現在發展得更好。

不是物質上的,是精神和思維上的躍升。

但原生家庭,是我們人生中,唯一絕對不可能選擇的東西。

所以,這些年,我一直自我觀察,分析。

我發現,我吃東西開始變慢了,我不再有那種想要一口吃掉的惶恐感。

我用最快的速度,從奢侈品中跳脫,我的自信不再寄生在那些LOGO上。

從原生家庭的窮養中自我解放,難嗎?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因為確實需要一點勇氣。

我們很難簡單粗暴地用那套「你給不了最好的就別生我」,給原生家庭判刑。

但我們可以更深刻理解「改變」這兩個字——

永遠都是,改變可以改變的。

無論何時,你永遠能夠改變自己。

我們可以用那些長大後學會的先進的思想、聰明的邏輯、明朗的性格,教育自己,優化自己,武裝自己。

做自己的父母,為自己負責。

北京富養女孩:18歲前,我不知道窮人是怎麼活的

她姐在整個採訪中,明顯感知到,兩個女孩,兩種不同的磁場。

她們像是兩面鏡子。

互相對照,但又截然相反。

一邊細膩入微,一邊叢容自在。

一邊有掙紮,一邊是專註。

原生家庭在很多人的人生中,扮演著反面角色。

我們因此推翻自己的全部,甚至是自我厭惡和放棄。

就在截稿前,她姐想到《譚談交通》中有一期:

一個老頭推著板車,拉著一個同樣邋遢的男人。

交警上前盤問:

你的父母呢?「死了」。

你的老婆呢?「死了」。

那孩子呢?「也沒了」。

警察繞到另一個男人跟前,老頭攔住:「他精神不好,聽不懂」。

警察愣住,那你怎麼活下去?

老頭說:往前看。 

北京富養女孩:18歲前,我不知道窮人是怎麼活的

文章來源於網路,不代表本站立場:北京富養女孩:18歲前,我不知道窮人是怎麼活的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北京富養女孩:18歲前,我不知道窮人是怎麼活的 https://xkd.eu/opinion/1179.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