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雲迪到底錯在了哪裡?

觀點 willem 1个月前 (10-24) 14次浏览

文:亂翻書的清風

「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

這是耶穌在有人問他要不要納稅給凱撒時做出的回答。提問者是不懷好意的,他的邏輯是,如果耶穌回答應該,那麼既然你為上帝傳道,為甚麼還要給凱撒納稅?如果你回答不應該,那麼好,你這就是在造羅馬帝國的反。 耶穌的回答出乎提問者的意料,提問者一時不知如何回應,只好悻悻的走開了。

這句話對如何處理宗教信仰與世俗政權關系有著很好的指導作用。宗教處理個人的信仰問題,世俗政權處理社會的的公共事務,二者井水不犯河水。道德、信仰是人的私德,個人需要私德,社會需要公德,所以世俗的法律可以管公德,但不應該管私德。比如嫖娼。

一個人的私德怎麼樣是他自己的事,和社會沒有關系。人有自由的意志,就是神想改變一個人,也得讓他自己想明白,自己去做選擇。但作為世俗的機構,可以通過行政法規對社會環境進行適當的限制,比如禁止開設紅燈區等等,但對個人的行為是無權幹涉的。神都不能管的事,誰還有資格管?

美國一家研究機構對100個主要國家的性交易作了研究,並繪制了這樣一個性交易合法性的世界地圖。圖中綠色地區性交易為合法並由政府管理控制;藍色地區性交易合法,但妓院違法,性交易未受管控;紅色地區性交易違法;灰色地區缺數據。

目前世界上大部分國家不管法律是否允許性交易行為,性交易本身是非罪的,即不施加死刑、監禁等刑罰。只有在北韓、蘇丹、伊朗與沙特阿拉伯四國,性交易行為可以被處以死刑。

在中國古代一直到解放前,開妓院都是合法的。中國最早的妓院始於春秋時期,還是官辦的。《戰國策·東周策》:「齊桓公宮中七市,女閭(lǘ)七百,國人非之。」  周亮工《書影》卷四:「女閭七百, 齊桓 徵夜合之資,以佐軍興,皆寡婦也。」 按周禮——五家為比,五比為閭。則一閭為二十五家。管仲設女閭七百,為一萬七千五百家,這就是中國國家經營妓院的開始。

和管仲同時代的西方古希臘雅典的大政治改革家梭倫,也開設了西方最早的國營妓院。他開設的國營妓院不僅滿足了許多青年男子的需求,同時也保護了一些良家婦女免受一些壯年男子的追逐,所以受到當時人們的力挺。

官辦妓院聽起來很荒唐,但也是有它的社會原因的。如《韓非子·外儲》說:「桓公見民行年七十而無妻,以告管仲。對曰:『臣聞上有積財,則民必匱乏;宮中有怨艾,則民有老而無妻者。』桓公曰:『善。』令於宮中女子未嘗禦者出嫁之,乃令男子年二十而室,女子年十五而嫁。」 這樣一來,社會上那些男子無妻的問題解決了,同時還能增加政府的稅收。

在中國历史上,妓女這個職業雖然卑微,但也是被社會所承認的一個職業。所謂的三教九流,九流又分為上九流、中九流和下九流。雖說妓女排在下九流中的最後一個,可以說是處於社會的最底層,但是看看同在下九流的那些職業:衙差、梆、時妖、打狗、腳夫、高臺、吹、馬戲、娼妓,多數還算是體面的。特別是象衙差,擱到現在那也是公務員啊,所以娼妓貌似也還過得去。

在中國古代,等級制度森嚴,娼妓也是一樣,也分宮妓、官妓、家妓、營妓、民妓、私妓。

宮妓是主要是服侍皇上的,待遇也是最好的,如果運氣好還能得皇帝的寵幸,一飛沖天。不過皇上就一個,所以這種機會也是非常渺茫,多數都是在宮中古老伶仃。

官妓是服侍文武百官的。官妓中很多是罪犯的家屬或者俘虜,這些女子素質也是非常的高,個個都是才貌雙全,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隨便拿一個放到現在,不是明星也是網紅的水準。如唐朝的魚玄機、薛濤、劉採春;宋時的杜十娘,李師師,明清的秦淮八豔等等。

家妓是古代達官貴族家中為服務賓客而養的歌舞伎;營妓就是軍妓,也就是慰安婦;私妓就是個體戶,開門迎客,閉門謝客。

民妓就是普通的青樓妓女了。古代給客人表演才藝者叫妓,而陪伴在男人上牀的叫娼。所以在古代,妓女的稱呼比娼妓要好聽得多。

妓女多是由青樓培養,以色藝取悅於人,是青樓的賺錢工具。與官妓不同的是,青樓是個人產業,自負盈虧。

這裡有一個問題要澄清一下,古代的青樓和妓院是不同的。青樓這個說法始於南北朝時期。《南史·齊紀下·廢帝東昏侯》:「 武帝興光樓上施青漆,世人謂之青樓。」  可見「青樓」原先乃是帝王之居,和妓院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

青樓中的女子也非普通民間普通娼妓可比。用現在的話說,青樓就是現在社會上的高級會所。從唐宋開始,青樓極為盛行,青樓中的那些女子也不是普通的嫖客想見就能見的,不像現在,光有錢不行,還得滿腹經綸,能入得了那些才女們的法眼的。

中國古代基本上都是包辦婚姻,夫妻之間很多情況下沒有甚麼感情基礎。所以很多有才學、有思想的文人墨客在家找不到精神上的慰藉,就去找青樓的女子。青樓女子大多有才有貌,很容易和這些文人墨客們擦出精神上的火花。象李白、白居易、杜牧、王昌齡、柳永、蘇軾等等,都是青樓的常客。青樓也給這些文人墨客們帶來了許多創作靈感。據統計,《全唐詩》裡收錄的近五萬首詩詞,其中兩千多首都是和青樓妓女有關的。

比如唐代詩人杜牧的《遣懷》:

落魄江湖載酒行,楚腰纖細掌中輕。

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

還有《泊秦淮》:

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

還有李白的《宮中行樂詞》:

 繡戶香風暖,紗窗曙色新。

宮花爭笑日,池草暗生春。

綠樹聞歌鳥,青樓見舞人。

昭陽桃李月,羅綺自相親。

白居易的《琵琶行》裡有幾句也是寫青樓女子:

十三學得琵琶成,名屬教坊第一部。

曲罷曾教善才服,妝成每被秋娘妒。

五陵年少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 

鈿頭銀篦擊節碎,血色羅裙翻酒污。 

今年歡笑複明年,秋月春風等閑度。

弟走從軍阿姨死,暮去朝來顏色故。

門前冷落鞍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

所以說象李雲迪這樣的有才的帥哥要是生在古代,應該也能很輕松的「贏得青樓薄倖名”吧。

說起李雲迪的事,也確實有些讓人唏噓。象他這樣又有才、人又帥的鑽石王老五找甚麼樣的找不到。他要想騙哪個年輕漂亮的女孩上個牀應該是沒有甚麼難度,坐擁這樣的條件沒有去做感情騙子,而是選擇花錢買春,這和社會上許許多多的渣男相比,應該算是很不錯的了。

李雲迪到底錯在了哪裡?

有知情人爆料,是北京警方搗毀了一個在北京三裡屯附近小區的一個賣淫窩點,賣淫女對自己從事的行為供認不諱,於是查到該女子行動電話聯繫人,發現了李雲迪的聯繫方式,並且了解到他當天會在北京首都機場T2航站樓現身,在此之前,李雲迪已經和該女子提前取得聯絡,而他到京後被警方抓獲,在審問過程中承認此前有招嫖行為,他每次支付嫖資採取實名轉賬,每次消費一萬元。

作為名人,也應該知道中國這個環境,而且前有黃海波的前車之鑒,怎麼還幹這種事?為甚麼不堂堂正正的去找個女孩子結婚? 

據說李雲迪成名後也有過一段戀情,是一位叫做Michelle Lin的臺灣女子。兩人相識於2004年,對方只比他小兩歲。李雲迪非常鐘意對方,女方的媽媽也非常喜歡他,二人於2005年順利訂婚,李雲迪還給對方買了一枚價值幾十萬的鑽戒。 但遺憾的是,李雲迪的父親李川認為女方太過看重物質,經過他的棒打鴛鴦,李雲迪和Michelle Lin最終被迫分道揚鑣。

不知道李雲迪是為這個事傷了心才一直獨身到現在還是另有別的原因,真的是挺為他可惜的。從案情看,他和那位女子交易也不是一次了,不明白為甚麼不和她以男女朋友的關系去交往,而是選擇了這種交易的方式。也許是李雲迪覺得他們不可能有甚麼結果,所以也不想做渣男吧。

由此看來李雲迪這人人品也不算太壞,只是中國目前對污點藝人的懲治有些過於嚴苛,之前聽說李代沫去酒吧唱歌都不允許,這完全就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的節奏啊。唉,可惜了。

文章來源於網路,不代表本站立場:李雲迪到底錯在了哪裡?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李雲迪到底錯在了哪裡? https://xkd.eu/opinion/1194.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