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李世民

觀點 alex 1个月前 (10-24) 14次浏览

文:鄒凱 

隋大業四年(公元608年),隋煬帝楊廣的一次北巡,徵調了二十萬男丁修築長城。看到這雄關漫道,規模宏大的長城,隋煬帝不禁志得意滿,於是洋洋灑灑地寫下千古名篇《飲馬長城窟行》。

魏徵在《隋書·文學轉序》中特別提到了這首詩,「雖意在驕淫,而文無浮蕩」,22年後,又一位皇帝寫下《飲馬長城窟行》,相似的風格,熟悉的文筆,兩人卻在歷史上形成了聲譽上的巨大差距。

貞觀四年(公元630年),頗以隋末天下亂局為殷鑑的唐太宗李世民,在獲知名將李靖率領大軍一舉掃除東突厥對內地侵擾的大捷後,為了紀念這一勝利,即興仿隋煬帝的同題,寫下了屬於自己的《飲馬長城窟行》:

塞外悲風切,交河冰已結。

瀚海百重波,陰山千里雪。

迥戍危烽火,層巒引高節。

悠悠卷旆旌,飲馬出長城。

寒沙連騎跡,朔吹斷邊聲。

胡塵清玉塞,羌笛韻金鉦。

絕漠干戈戢,車徒振原隰。

都尉反龍堆,將軍旋馬邑。

揚麾氛霧靜,紀石功名立。

荒裔一戎衣,靈台凱歌入。

——李世民【飲馬長城窟行】

與楊廣版本不同的是,李世民並沒有到詩歌的「取景地」現場借景抒情,全詩也沒有具體描寫兩軍作戰的場面,卻形象地描述了這場戰爭的發生、發展與勝利的全過程,且一掃六朝以來的綺靡和宮廷詩的豔麗——在詩史上,這首詩堪稱唐詩的「辟荒之作」。

下面說說這位叫李世民的唐代詩人。

李世民18歲那年,是隋大業十三年(公元617年),正值隋末天下紛紜,群雄逐鹿中原,時任太原留守李淵於晉陽起兵,李世民隨軍出征。大軍迅速南下、西進,於當年11月占領隋都城長安,控扼渭水流域。當時薛舉、薛仁杲父子占據甘肅,有兵號稱三十萬。薛舉趁李淵初進長安,立足未穩,即派薛仁杲率兵攻打長安西路要塞扶風。當此之際,李世民毅然請纓殺敵,一舉擊破薛仁杲。而第二年(公元618年),卻在淺水原之戰中被薛舉擊敗,這是李世民征戰生涯中少有的一次敗仗。後來薛舉病死,李世民終於折樜城大破薛軍,薛仁杲投降,甘肅併入唐境。這次與薛舉之戰,是新興的唐政權剪除異己,統一天下之初的重要戰役。

多年後,已是太平盛世,李世民故地重遊,站在當年殊死決戰的戰場上,撫今追昔,寫下了一首千古名篇:

昔年懷壯氣,提戈初仗節。

心隨朗日高,志與秋霜潔。

移鋒驚電起,轉戰長河決。

營碎落星沉,陣卷橫雲裂。

一揮氛沴靜,再舉鯨鯢滅。

於茲俯舊原,屬目駐華軒。

沉沙無故跡,減灶有殘痕。

浪霞穿水淨,峰霧抱蓮昏。

世途亟流易,人事殊今昔。

長想眺前蹤,撫躬聊自適。

——李世民【經破薛舉戰地】

斗轉星移,物是人非,昔日戰地已盛開朵朵黃花,如今看著眼前的太平天下,李世民深感欣慰。

李世民早年在秦王府過的都是刀頭舐血的日子。要麼在戰場中馬革裹屍,要麼在戰功中成就自己。少年英雄最終在一場場的勝利中,無限接近那個如坐針氈的寶座。

唐武德三年(公元620年),唐高祖李淵下詔李世民率軍征討洛陽的王世充。唐軍將洛陽團團包圍,王世充向夏王竇建德求救,後者率兵十萬增援。三大勢力集結虎牢關,一場決定北方中原局勢的大決戰終於爆發。最終李世民僅用3500名玄甲精兵為前鋒增援虎牢關,大破竇建德十餘萬眾,進而洛陽的王世充也被翦滅。此役李世民一舉平定竇建德、王世充兩大集團,統一中國北方,奠定唐朝版圖基礎。

這年,李世民23歲。

在得勝凱旋、回師關中的路上,李世民在馬背上思考著人生,憧憬著未來:這幾年的南征北戰、生靈塗炭,到底是為了什麼?天下與萬民的和平安寧何時才能實現?

慨然撫長劍,濟世豈邀名。

星旂紛電舉,日羽肅天行。

遍野屯萬騎,臨原駐五營。

登山麾武節,背水縱神兵。

在昔戎戈動,今來宇宙平。

——李世民【還陝述懷】

在這首詩中,他得到了最佳的答案:將士們的浴血奮戰,是為了濟世救民,而非爭名邀功;戰爭殘酷無情,難免流血犧牲,但最終的目標是實現天下一統、百姓平寧,「在昔戎戈動,今來宇宙平」,這一目標就在眼前啊!

入城獻捷的年輕秦王李世民,身披熠熠生輝的黃金戰甲,意氣風發;齊王李元吉以及李世績等二十位大將緊隨其後;再後面是鐵騎萬匹、甲兵三萬,威武雄壯,昂首列隊而過;隊伍的前後還有鼓吹樂隊,演奏著《秦王破陣曲》;王世充、竇建德被關在囚車內,與繳獲的戰利品悉數獻於太廟;父親李淵特設天策上將一職策封李世民。但是,軍功顯赫的他,卻自此陷入功高蓋主、兄弟相爭的險境,危機四伏……

玄武門事變因此爆發。

玄武門之變後,李世民登基,他從此很少在戰場策馬奔馳,演繹著另一種「孤城閉」。大臣們在朝堂上常常犯顏逆鱗進諫,他甚至起過殺心,最後還是憋了回去;還被文德皇后長孫氏進諫,當然他也不舒服,最終只能選擇接受。

詩人李世民

英雄的暮年也人老多情。史載有一次褚遂良給李世民讀書,讀到他出生時的情景,自然回憶起童年的時光,不禁淚水漣漣。也許他清楚,那種在父母庇護下,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場景永遠不再了。

所以,每日在長安太極宮裡,他望著城樓宮闕,對於自己的功績頗為滿意——這也是另一種慰藉。

他寫下了一組《帝京篇十首》,全組詩用華麗的語言描繪長安城的壯美奢華。雖然多是寫景,但他還是在組詩的最後一首裡闡述了他的治國理念:「奉天竭誠敬,臨民思惠養。納善察忠諫,明科慎刑賞」。

是的,正因為他的自我約束、勤政愛民,以自己的「孤城閉」,換得天下百姓的「清平樂」,「貞觀之治」方名垂青史。

他也曾給人寫過詩,準確地說是「賜」。

當年他發動的玄武門之變,實質是一群「鷹派」文人策劃慫恿,由一群武人打手執行操作的一場政變,不過最後得以順利完成的關鍵人物卻是一位叫蕭瑀的大臣——面對政變已成定局的態勢,李淵聽從了蕭瑀的建議,立李世民為太子,不久便傳位於他。

貞觀年間,蕭瑀六任宰相,六次罷相,歸根結底是他過於耿直——大起大落從來都是歷史上直男的家常。

貞觀九年(公元653年),蕭瑀被封為「特進」,參預政事,李世民有感於他的忠直,賜了一首詩給他,這就是著名的《贈蕭瑀》:

疾風知勁草,板蕩識誠臣。

勇夫安識義,智者必懷仁。

——李世民【贈蕭瑀】

這首詩大多數人都會朗誦第一句,以至於成為千古名句。其實並非李世民首創。「疾風知勁草」一句,出自《後漢書·王霸傳》,原為漢光武帝劉秀讚譽王霸之言:「潁川從我者皆逝,而子獨留努力,疾風知勁草。」而「板蕩識誠臣」卻是李世民自創的佳對,「板蕩」乃《詩經·大雅》中兩篇作品的名稱,諷刺了周厲王無道,敗壞政局,後以「板蕩」代指政局變亂。

全詩沒有任何華麗詞彙的修飾,沒有佶屈聱牙的晦澀生僻,恐怕連孩童都能讀得懂。實際上,直白的詩句後卻是深刻的人生哲理和處世經驗,更是寄託他對天下臣民的期望。

除了蕭瑀,他還給魏徵、房玄齡、來濟寫過詩,是對摯友離別或故去的思念。值得注意的是,在他的近百首詩作中,從未給他摯愛的文德皇后長孫氏題過詩,也許對於這位曾經的硬漢、英雄的君王,面對最敬重的愛人,是不足以用詩歌來抒發思念的——他有另一種思念方式,他常常登高,遠眺昭陵,也成為了一尊「望妻石」。

李世民,因其文治武功,在逝世後被諡為「文武大聖大廣孝皇帝」。

在諸如「貞觀之治」「聖主明君」「從諫如流」「天可汗」這樣的光環之下,寫詩的「詩人」頭銜對於他來說,顯得頗為珍貴卻鮮被世人提及,但康熙帝在《全唐詩》序中寫道:「有唐三百年風雅之盛,帝(唐太宗)實有以啟之焉」——以此,紀念一位叫李世民的詩人,紀念那盛唐的貞觀長歌。

來源:菊齋

文章來源於網路,不代表本站立場:詩人李世民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詩人李世民 https://xkd.eu/opinion/1196.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