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嫖娼會被視為洪水猛獸?

觀點 michelle 1个月前 (10-24) 22次浏览

昨天,肖邦鋼琴大賽的結果出來了,劉曉禹成為史上第二位華人冠軍。

然而,在他之前的首位華人冠軍李雲迪,卻進去了。他步入拘留所,成了一位曾經輝煌的嫖娼鋼琴家。

為甚麼嫖娼會被視為洪水猛獸?

◆ 2016 年 6 月 29 日,李雲迪在深圳接受鮮花。那時他還是一名輝煌的鋼琴家,沒有「曾經」和「嫖娼」的腳註。

毫無疑問, 此事之後,李雲迪已經迎來了屬於他的「社會性死亡」:觀眾唾棄,作品下架,他的未來將與「嫖娼」兩個字緊緊相連,成為「失德藝人」名單中的新成員。

李雲迪嫖娼違法,被行政拘留,受到應有的處罰,這些都沒有問題。

可隨之而來的全網通報、作品下架、微博超話被封、不得不面臨全網社會性死亡,是否超過了他所應付出的代價?

比如,執法部門對李雲迪嫖娼的通報,是否合情合理?

為甚麼嫖娼會被視為洪水猛獸?

◆ 北京市朝陽公安分局的通報。

在《治安管理處罰法》中,只規定了對賣淫嫖娼者進行拘留、罰款的懲罰措施,並不包含通報。

《民法典》則規定,國家機關、承擔行政職能的法定機構及其工作人員對於履行職責過程中知悉的自然人的隱私和個人資訊,應該予以保密,不得洩露或向他人非法提供。關於這點,北京網路行業協會法律委員會副主任王琮瑋曾說:

「任何一個違法犯罪的人,他的基本權利還是要去保障的,比如隱私權。賣淫嫖娼者也有隱私權,行政機關在工作過程中獲取的個人資訊,不應用於其他目的。」

李雲迪作為一個自然人的隱私權,得到的保障似乎並不夠充分。

不僅如此,每年中國有多少起行政拘留事件,是否都一一通報呢?如果只是因為李雲迪是公眾人物,選擇性通報,是否對他也是一種不公平呢?

而在通報之後,微博對李雲迪禁言 15 天,行業也沒放過他。中國音樂家協會發布聲明,因為李雲迪「產生了極其惡劣的社會影嚮」,所以取消李雲迪會員資格。

一夜之間,李雲迪不再是優雅的鋼琴王子,而是「罪有應得」的嫖娼者。

盡管大家都知道,嫖娼違法但不犯罪,但一個公眾人物,只要和「嫖娼」兩個字沾上邊,他從此就被打倒在道德的沼澤中而無法翻身。

比起其他真正的刑事犯罪而言,國人對「嫖娼」的道德容忍度可謂極低。

這是為甚麼?

畢竟性交易幾乎與人類的文明史相伴相生,性工作者是人類历史上「最古老的職業」之一。

春秋時期,齊國管仲便設立了「女閭」,即合法妓院。性產業之所以如此早熟而發達,是因為它與人性有關。

《孟子 · 告子上》中有「食色,性也」,用現代話來講,吃飯和性是人類的兩種天生本能,是人作為動物的本性,甚至可以看作行使一切其他行為的基本動機。

為甚麼嫖娼會被視為洪水猛獸?

◆ 《論語 · 子罕》中也有:「子曰:『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

心理學者唐映紅在《「嫖娼」在道德上到底有多「惡」?》一文中指出,這兩種基本動機,使得在力量上更強,更容易獲得食物資源的男性,和天然擁有生育資源的女性之間,達成了一種平衡。

人類早期,男性自身無法生育,也無法確保哪個孩子是自己的,所以男性需要在盡可能短的時間內與更多的女性交配,以提升繁殖後代的幾率。

女性由於性行為後的生育過程消耗巨大,不僅會妨礙她正常獲取食物,甚至會影嚮她的生存。

因此,在男性擁有更多的食物資源、需求性資源,女性可以提供性資源、需求食物資源的情況下,兩者達成合作,女性用性資源來換取男性的食物資源,就成為了一種自然的方式,也就是性交易的雛形。

而這種男性擁有的食物資源,隨著社會發展得到了引申,變成了權力、地位、金錢等方方面面的資源。

但男性不可能獲得生孩子的能力,生育的性資源仍然只有女性保有,於是慣性得到延續,性交易就繼續下來。

既然如此,那為甚麼性交易會被視為洪水猛獸,成為道德的低地?

因為道德與統治者的需要高度相關,而在中國古代,穩固的家庭道德觀形成於小農社會。

在中國傳統的小農社會,婚姻的地位非常高,由婚姻構成的家庭是社會的基本生產單位,夫妻種地織布、生養孩子,為國家提供人口和賦稅,孩子再重複這一過程,最終使得國家能趨於穩定,社會可以有序發展。

為甚麼嫖娼會被視為洪水猛獸?

◆ 以家庭為單位的小農經濟,是維護中國古代王朝統治的核心。

對於這種通過婚姻和家庭建構的社會關系,性交易的潛在威脅和破壞力不言而喻。

於是,嫖娼與賣淫,因為會從根本上對統治形成阻礙,影嚮社會穩定,所以長期被冠上「不道德」的名字,也就順理成章。

如今,雖然傳統社會已解體,但人們的觀念卻未因此而隨之改變。

道德一旦成為武器,就可以用來黨同伐異。

與性有關的道德觀,其攻擊力量更是不可小覷。

特別是對於公眾人物而言。

民國時期,陳獨秀贊成婦女解放,提倡新道德,但他同樣也嫖娼,也寫過《乳賦》這種香豔浮靡的文章,以至於被北大提倡師生德行的組織進抓住把柄,對其私德大做文章,迫使其被變相解職。

為甚麼嫖娼會被視為洪水猛獸?

◆ 進德會是由北大校長蔡元培親自發起的社團,目的是加強師生道德修養,會內的最低標準是不嫖娼、不賭博、不置妾,陳獨秀也是會員之一。

陳獨秀對此毫無愧疚,反而由於有人指涉私德而極其惱怒,對撰寫攻訐文章的湯爾和怒目而視。

這就是道德的「力量」。

那麼,我們應該如何看待道德問題?或者說,在當今,我們需要甚麼樣的道德觀?

我們真的需要一種高調的道德觀嗎?

我們在 21 世紀真的還需要適配中國古代士大夫的理想形象嗎?

我們必須要求個人潔身自好、修身養性、克己複禮、努力向聖賢靠攏,以便更好地忠君愛國嗎?

這樣要求極高的道德觀,也許真的無法完全適用於法律上人人平等的契約社會。

事實上,當道德標準制定得太高時,就很容易出現一種現象,每個人都會用高標準來看待別人、要求別人,提出各種難以做到的訴求。

而當別人的行為有一點低於這條標準時,就會橫加指責、肆意謾罵,以獲得一種道德優越感。

可這樣一來,謾罵者確實爽了,但那些被謾罵的人,很多本來犯的錯誤並不大,卻受到遠遠超乎其錯誤的指責和懲罰。

著名美國思想家斯蒂芬 · 平克(Steven Pinker)曾寫過一本書,名為《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他在書中提出,道德的要求不一定要那麼高。

他認為不要賦予道德那麼重大的使命,對於道德,只用「是否減少暴力」來衡量就可以了。

為甚麼嫖娼會被視為洪水猛獸?

◆ 平克在《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中討論了人類社會的暴力為甚麼會減少,啓發人們更進一步地反思對進步、現代性和人性的觀念。

也就是說,進步的衡量標準,就是看一件事或一個行為,它是否能減少暴力所造成的苦難。

只要個人所承受的苦難,所承受的痛苦有所減少,那麼在道德上就是合乎情理的,就是進步的,就不必過多進行抨擊。

這種觀點可能尤為適合在道德上一向高標準、嚴要求的中國社會。

從古到今,中國人時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複古」一直是儒家思想的重要內容之一,中國人對於所謂的三代之治,對於那種政治無比清明、道德無比高尚的理想時代,有著狂熱追求。

這種向往不壞,它為人提供了前進的動力。

然而,我們應該分清楚理想追求和當下標準的區別,追求不應成為標準,一件嘗試著要努力做到的事不應成為束縛所有人的準繩。

學者錢永祥教授在談及道德時,曾說(參見我們的文章《錢永祥:我們時代的道德有進步嗎?》):

「在我看來道德所要求的很起碼,要求甚麼?每個人眼中要有他人,你要去註意到別人的存在,你要去承認別人跟自己一樣都有生和心兩方面的需求,就是生理跟情感方面的需求,要承認別人跟我們一樣都會恐懼,我們都有求生的欲望,我們對於安定、安全的生活,對於自己人生的發展都有所向往,簡單說道德要求的就是把別人跟自己放在同一個平面上了解,我們不要把別人當成我們自己的工具。」

當我們回到李雲迪事件,就會發現,他在國內嫖娼了,違反了《治安管理處罰法》,這是一件事實,因此執法部門將他帶走進行行政拘留。

但他與每個人一樣,也有生理跟情感方面的需求。

全網通報、封殺,意味著他在沒有做出其他違法之事時,卻已經為此付出了超額的代價。

對於一個已經得到了應有懲罰的人,或許以「減少暴力」而非怒斥讓其「社會性死亡」的方式來對待他,更真正有益於我們的道德。

參考資料

瞿振明 . 賣淫、嫖娼、押妓示眾:誰違反道德?. 愛思想 . 2010-05-16.

唐映紅 . ” 嫖娼 ” 在道德上到底有多 ” 惡 “?. 中國數字時代 . 2016-05-10.

楊小妍 . 在嫖娼這件事上,民國三大文人如何攪動道德漩渦 . 南周知道 . 2016-07-14.

來源:明白知識

文章來源於網路,不代表本站立場:為甚麼嫖娼會被視為洪水猛獸?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為甚麼嫖娼會被視為洪水猛獸? https://xkd.eu/opinion/1228.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