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干貨!林彪在戰爭年代的歷史往事

觀點 michelle 1个月前 (10-24) 46次浏览

文:馮學榮

林彪並不叫「林彪」

是的。「林彪」並不是林彪的本名。

林彪的本名是「林育蓉」,是一個頗為女性化的名字。

林育蓉一直不喜歡自己的名字,不過,畢竟是爸媽起的,他也就一直沒改。

不過後來,林彪去了廣州,入讀黃埔軍校,要念軍校了,考慮到一個女性化的名字,可能會遭到同學的嘲笑,於是,林育蓉把自己的名字改了,改成一個很男性化的名字:林彪。

從此,林育蓉就叫林彪了。

都是干貨!林彪在戰爭年代的歷史往事

林彪的老師是李四光的爸爸

我們常說「世界很小」,這個現象,其實也反映在林彪的身上。

林彪是湖北黃岡人,他小時候上私塾的啟蒙老師,名叫李卓侯,這個李卓侯,就是後來著名的地質學家李四光的爸爸。

李卓侯曾經在湖北老家當私塾先生,也因此成為林彪的啟蒙老師。

李四光也是湖北黃岡人。李四光和林彪,雖然說是同鄉,但是,隔行如隔山,這兩個人原本毫不相關,卻竟以如此有趣的方式,發生了聯繫。

歷史,就是這樣奇妙。

林彪和戴笠是同學

是的。林彪和國民黨軍統特務頭子戴笠,同為黃埔四期,他們是同學。

如假包換的同學。

也正因為有這一層關係,在抗戰時期,蔣介石曾經派戴笠,去勸林彪「跳槽」到國民黨那一邊,被林彪拒絕。

回首民國,一個黃埔軍校,多少人年少時同窗一場,卻要在日後成為死敵,造化之弄人,實在令人唏噓慨嘆不已。

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

林彪在近代史上嶄露頭角,最開始就是因為參加了南昌起義(南昌暴動)。

是的,就是那個對國民黨打響第一槍的南昌起義(南昌暴動)。

在南昌起義的時候,林彪是第二方面軍第四軍第二十五師七十三團三營七連的連長。

林彪在南昌起義的過程中,幾乎每一次戰鬥,他都身先士卒,換句話說,林彪都是冒著槍林彈雨,衝鋒在前面的那一個。

也就是說,林彪,是從屍山血海中、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是真正用生命打出來的前途,都是豁出去而混出來的成功。

沒有誰能隨隨便便成功。這不是一句歌詞,這是個真理。

由於打仗勇猛,不怕死,屢次衝鋒在前,林彪在年紀輕輕的時候,就不斷獲得晉升,簡單地說,這就是林彪的崛起之路。

 

林彪帶兵很嚴

慈不掌兵。

自古帶兵帶出業績的,基本上都有霹靂手段。

林彪也不例外。

在戰爭的歲月裡,林彪帶兵很嚴。

在紅軍時期,舉兩個例子:

例一:1929年夏天,閩西地區,縱隊司令部有一個勤務員,湖南宜章人,他拿了平民一點財物,林彪接到舉報,問了幾句,當場就槍斃了。

例二:1929年12月,福建古田,第一支隊有一個炊事員,偷了一雙鞋,案發後,支隊長王良、政委李賜凡向林彪報告,林彪也下令槍斃了。

林彪被晉軍誤傷始末

抗戰全面爆發之後,八路軍東渡黃河,進入太行山區,參加對日抗戰。

1938年3月2日,當天八路軍第115師的師部一行人馬,行軍經過閻錫山部第19軍第70師隰縣北部(今山西臨汾境內)千家莊村的防地。

事實上在行軍路過之前,八路軍已經派兵告知了閻錫山的晉軍,只不過,晉軍還沒來得及把這個消息,傳達到千家莊的一線崗哨。

可見,又是一起典型的烏龍事件。

當時晉軍和日軍,剛剛打完太原戰役才三、四個月,晉軍的神經,還十分緊繃,草木皆兵,整個山西境內的晉軍崗哨,都非常緊張,一看到可疑蹤影,寧可殺錯,也不能放過。

當天,林彪和師部的一群人馬,路過千家莊,晉軍有一個哨兵,名叫王潞生,遠遠就看到這一隊人馬,王潞生瞅來瞅去,誤以為是日軍,於是,抬槍把領頭人(林彪)給打了一槍。

正好打中了。

王潞生的子彈,貫穿了林彪的身體,從側位擊中了林彪的脊椎,傷害了林彪的神經,並打斷了林彪半寸長的一小段肋骨。

林彪被擊之後,師部立馬展開搶救,並立馬派人赴晉軍崗哨表明身分、澄清誤會、阻止進一步的射擊。

晉軍高層聞訊,大驚,立馬派人過來,向八路軍道歉和慰問。

這起誤擊事件發生之後,閻錫山大發雷霆,他很擔心因此影響和八路軍的關係,閻錫山說,要將這個哨兵王潞生槍斃,不過,林彪說:理解這是誤會一場,並表示:不追究王潞生。

所幸的是,這一槍並不致命,林彪被及時搶救過來,並在不久之後,送往蘇聯治療。

不過,可能由於蘇聯的醫生用藥過量的緣故,林彪的槍傷治癒之後,落下了嚴重的後遺症:神經紊亂症。

林彪晚年各種怕風、怕水、怕光等一系列的怪病,都是因為這一槍,傷害了他的神經系統。

林彪穿日軍大衣是誤傳

過去20年來,許多網絡文字,都說林彪這次被晉軍誤擊,是因為林彪當天身穿一件日軍大衣。

其實,今天我們才知道:這個說法,並不準確。

歷史資料顯示,當天的事實是這樣的:

事實一:當天林彪這一隊人馬,確有一部分官兵身穿繳獲得來的日軍大衣,但是,林彪本人,並未穿日軍大衣,依據八路軍115師師部衛生部長谷廣善老同志的證言,林彪當天穿的是一件「灰布面料、絲棉裡子的普通八路軍幹部大衣」。

事實二:當天林彪這一隊人馬,有一部分人騎著繳獲得來的日本大洋馬,其中,林彪本人騎著的,正是一匹日本大洋馬。

那麼,從當時的晉軍哨兵王潞生看來,遠處這一隊人馬,有好幾個穿著日本大衣,而且,還有好幾個,騎著日本大洋馬,那麼,王潞生誤以為這是一群日本官兵,也就不足為奇了。

所以,王潞生瞄準了走在隊伍前面的林彪,因為王潞生憑經驗認為:這個走在前面的,應該是個「大官」,所以,扳機一扣,就打過去了。

關於這些細節,可以參考以下兩份資料:

第一份資料:當時擔任八路軍115師師部衛生部長谷廣善老同志的採訪文字記錄《前115師衛生部長談林彪負傷經過》。

第二份資料:林彪研究者舒雲《林彪負傷的詳細經過》。

林彪與平型關大捷

我們都知道:林彪指揮了抗戰時期著名的「平型關戰鬥」,大敗日軍,當時這一戰,在民國全國的報紙,廣為報道,備受讚譽,打出了我軍的威風,鼓舞了全國軍民的鬥志,也打破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這一戰,史稱「平型關大捷」。

而在平型關大捷之後,林彪寫了一篇名叫《平型關戰鬥的經驗》的總結文字,下發全軍學習。

今天,馮老濕把這篇總結文字找出來,給大家開開眼界。

林彪的這篇總結,寫得十分生動,讀之有如身臨其境,可以把我們,帶回那個戰火紛飛的時代:

《平型關戰鬥的經驗》

作者:林彪

發表時間:1937年11月

第八路軍終於在九月中旬開到了晉北的前線,它開始執行它在抗日戰爭中的神聖任務了!

在全國同胞熱烈的期望下,我們於9月25日在平型關與日軍接觸了。不負全國民眾與友軍的期望,不負第八路軍十年來的榮譽,我們這次的第一次交戰獲得了偉大的勝利!這一仗的確給了日軍以重創,提高了全國軍民的抗戰的信心,特別是更加提高了第八路軍的威信!

在這次初步與日寇交鋒的戰鬥中,我們更獲得了不少抗戰的經驗。這不但值得第八路軍全體指戰員與戰鬥員學習,我也願意把它貢獻於全國的抗戰的「友軍」與一切抗日的民眾,作為對今後抗戰的認識。據我個人在這次戰鬥中所感覺到的是:

一、一到山地戰,敵人的戰鬥力與特長均要大大降低,甚至於沒有。步兵穿著皮鞋爬山,簡直不行,雖然他們已爬到半山,我們還在山腳,但結果我們還是先搶上去,給他一陣猛烈的手榴彈,他們只好像滾羅卜一樣地滾下去了,炮兵則難於運動與找陣地。坦克車呢,有些地方簡直使它英雄無用武之地。飛機的作用也不大。

二、敵人輕視中國軍隊,成了習慣,便由驕矜而疏忽,不注意偵察警戒,不愛做工事,打起仗來,先讓飛機和大炮顯神通,等到猛攻時,他們的步兵連陣地也不愛占領,只蔭蔽在溝內休息。這樣的敵人,當然便利我們襲擊,所以我們這次一切布置得妥妥噹噹,向他們開槍了,衝鋒了,他們才知道。

三、敵人不僅是彈藥要靠後方輸送,連糧食都要靠日本送來。他們的後方線已扯長有千里多,在這樣的情況下,把他們後方線一切斷,他們的困難就可想而知了,可以弄得他們進退維谷。所以發展游擊戰在敵人後方活動是非常重要的。此次平型關戰鬥,我們正是派了一部分人在敵後路上阻滯其增援部隊及糧食供給,最近又占了渾源、廣靈等縣。

四、利用敵人攻擊友軍陣地時,襲擊敵人側後方,這是最好的戰法,比在其中和剛到陣地而未站住腳時去襲擊還要好些。這次就是利用敵以全副兵力注意對付友軍時,突然在他們的後方大打起來。

五、為了避免他們的炮兵和飛機,戰鬥開始後要迅速接近敵人,投入肉搏,連續衝鋒,使敵人的炮不好放,要放就連自己的隊伍也遭了殃。

六、友軍在戰鬥中的配合,實在太差了。他們自定的出擊計劃,他們自己卻未能遵守。你打,他旁觀,他們時常吹牛說要決戰,但卻決而不戰;或向敵人打而又不堅決打,他們的部隊本來既不充實,在一個突擊中,卻以區區的八個團兵力分成三大路,還留了總預備隊,而每路又相隔十多裡或二十多裡,這樣不僅缺乏出擊力,而且連被我們打敗了而退下的敵人他們碰著了,竟不但不能消滅之,反而被這些突圍的敵人沖坍了,他們的指揮真笨極了,特別不能真正了解與運用在戰役上與決戰的地點與時機集中絕對優於敵人的步兵、炮兵、飛機以猛攻敵人。

七、敵人實在有許多弱點可為我乘,但敵人確是有戰鬥力的。也可以說,我們過去從北伐到蘇維埃戰鬥中還不曾碰到過這樣強的敵人。我說的強,是說他們的步兵也有戰鬥力,能個自為戰,雖打敗負傷了,亦有不肯繳槍的。戰後只見戰場上敵人屍體遍野,卻捉不著活的。敵人射擊的準確,運動的蔭蔽,部隊的掌握,都頗見長。對此種敵人做戰,如稍存輕敵觀念,做浮躁行動必易受損失。我們的部隊仍不善做疏散隊形之做戰,特別是把敵人打坍後,大家攏在一團,喧嚷「老鄉!繳槍呀!」—-其實對日本人喊「老鄉繳槍」,不但他們不懂,而且他們也不是老鄉—-這種時候,傷亡往往很多。在「抗大」的軍事教育中,特別要教育幹部了解正規戰鬥中的戰鬥隊形之運用。

八、日兵之死不肯繳械,一來因日本之武士道教育,法西斯教育,同時也因他們對中國軍民太殘暴,恐怕中國人報復,但最主要的,是過去「華北軍隊」對日軍俘虜政策之不正確,採用野蠻的活埋、火燒、剖肚等辦法。故我們今後須加緊對日本士兵的日文日語的政策宣傳與優待俘虜。

九、夜襲是戰勝日寇的重要作戰手段。敵怕夜襲,他們的技術威力一到夜間有的竟至全無作用。我們要努力,非常努力地去學習夜戰,以此為特長以戰勝日寇。

十、我八路軍在目前兵力與技術條件下,基本上應以在敵後襲擊其後路為主。斷敵後方是我們阻敵前進爭取持久的最好方法。如經常集中大的兵力與敵作運動戰,是不適宜的。

十一、「中央軍隊」如果還是守著挨打戰術,便真糟糕透了。他們對主要點應堅工固守,而不應到處守,應行決戰防禦與運動戰,應集中優勢兵力、飛機、大炮於決戰點。至於他們軍官的調動,政治工作的建立和對群眾關係的改善,都是他們很重要的問題。

十二、我們的軍事技術,特別是戰鬥員與班排連長的技術與戰術教育,實在還須大大的努力。過去大半年,部隊雖然得到了休息整頓的機會,在風紀、禮節與正規化上進步很多,但對戰術訓練還很差。今後應努力加強這方面的教育。

經過這次的戰鬥,部隊中的一般情形更加活躍了,戰鬥的情緒高漲萬分。戰地群眾對我軍與友軍完全是兩個態度。見友軍就逃,見我軍到了又轉回。八路軍所到之處,受群眾熱烈的歡迎與夸揚,不是無因的。

這一切經驗與教訓都值得我們虛心地學習,運用在今後的抗戰中,這些都是我們爭取抗戰勝利的必要條件! 

文章來源於網路,不代表本站立場:都是干貨!林彪在戰爭年代的歷史往事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都是干貨!林彪在戰爭年代的歷史往事 https://xkd.eu/opinion/1232.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