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季度,拜登是70年來最差的總統

觀點 laura 1个月前 (10-25) 46次浏览

文: 熊飛白

僅僅一個季度,喬·拜登的支持率就從55%跌到44%,成為自1953年來支持率跌幅最大的總統,也就是說過去這三個月,拜書記做得實在是有目共睹地差。

拜書記做得差,熊叔我毫不意外,這樣一個永遠說起來天下無敵,做起來無能為力,靠著作弊上來的職業政客,信他一成,你都可能撲街。

不過沒有辦法,在某種情況下,慫人也有得志的時候。

上個季度,拜登是70年來最差的總統

那拜書記到底乾了什麼倒霉事,讓自己的成了最差呢?

首先是阿富汗撤軍,撤成那個球樣,讓美帝在全世界人民面前丟盡了臉,這是拜書記上任以來最大的失敗。

撤軍的故事就不再贅述了,熊叔已經寫過三篇了,有興趣的可以在文末點開。

現在拜書記及其黨羽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阿富汗的消息,比如阿富汗女排隊員被斬首的悲劇,就如撒在傷口上的鹽。

對於美國左右兩邊選民,阿富汗的狼狽敗走帶來的負面情緒是不同的。

對於紅右愛國者而言,這讓他們丟了顏面,美國不再是第一,傷自尊了。

對於左派進步人士而言,阿富汗的人權民主因為拜書記無能遭到了嚴重踐踏,美國再無能力保護那些可憐的人們。

上個季度,拜登是70年來最差的總統

好吧,反正這事兩邊都在罵他,難得的左右派媒體大合唱,這在美帝歷史上也是難得。

不過事情總算過去了,那個遠方的山區正在離開媒體的頭版。

所以,現在拜書記的策略就是躺平,對阿富汗不看不問不理,除非記者不長眼問問題,否則假裝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

爭取讓這件事能夠混過去,就是等新聞熱度涼下來,然後再有其他更糟糕的事將此事埋起來。

民主黨的競選策略師天天都在掰指頭算時間,還有多久到中期選舉,那時候肯定還會有一批關於阿富汗的新聞面世,只是已經不會再成為拜書記的死穴。

上個季度,拜登是70年來最差的總統

拜書記最擔心的就是中期選舉。

美國人歸根結底還是關心自己的生活,這大半年來疫情成為了套在拜書記脖子上的絞索,而且越勒越緊。

去年一年時間,拜書記及其黨羽天天罵川普,說他防疫低能,導緻美國受疫情影響,死傷慘重,經濟低迷。

毫無疑問,拜書記上臺,少不了疫情的功勞,把疫情氾濫的罪名栽到川普頭上,這就成了。

如今輪到他上來了,疫情是不是好轉了,得到了控制呢?

當然沒有,按照他們的標準,即使有了疫苗,即使接種疫苗人數達到了65%,疫情並沒有根本性的好轉。

過去一周平均感染數,每天73000,死亡人數1664,和美國疫情第一個高峰沒什麼區別。

上個季度,拜登是70年來最差的總統

去年支持拜書記的中間選民裡,就有許多擔心疫情危及生命安全的老年人,他們選擇了相信貌似對疫情很在乎,很有辦法的拜登。

然而,病毒面前人人平等,疫情不會因為換了總統變得老實,從冬到夏再到秋天,一波又一波的疫情,擊碎了人們的幻想。

如果說去年人們還可以指望疫苗,現在大多數人都打了疫苗,但為什麼疫情還是遏制不住呢?

疫苗並不能抵擋病毒,只是有許許多多對疫苗保持迷信的人,不願承認這一點。特別是拜書記和他的黨羽們,還四處推動強制打疫苗。

問題是就連英國首相鮑裡斯·約翰遜也認輸了,認為疫苗並不能阻止病毒傳播,英國將堅持躺平戰術,實現與病毒共存。

很不幸,這種情況,熊叔早幾個月就撰文點破了這個問題,只是那時候不相信的大有人在,就如拜書記他們。

上個季度,拜登是70年來最差的總統

一個季度支持率下降11%,又破了歷史記錄。

港真,熊叔帶著一種先知先覺者的心態,有點想看拜書記的笑話,這樣是不是很不厚道?

放在最初的時候,大家都不知道疫苗效果,還能抱有開放心態。

此時,千百萬的案例已經證明了目的沒達到的情況下,為什麼還要強迫人去打疫苗?

在處理疫情上,拜書記已經變成了嘴硬的死鴨子,從最初選擇了一條錯誤的道路,現在只能一條道走到黑。

更要命的是,本來防疫政策就不受待見,他自己在餐廳裡還不戴口罩,你總是呼籲別人戴口罩,自己卻忘了?雙標如此又如何能服眾呢?

只是人民也不傻,忽悠誰呢。

上個季度,拜登是70年來最差的總統

拜登吃完飯,在餐廳裡沒戴口罩,視頻截圖,湊合看吧。

現在情況是,防疫不是因應實際情況改變,早日與國際接軌,採取與病毒共存的政策。

結果只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政府不斷擴大的防疫權,正在傷害到社會與經濟。

過度監管造成了物流供應的瓶頸,最顯著的例子就是禁止企業和工人正常運作的強制疫苗規定,許多人不願打疫苗,無法參與供應鏈工作,影響了貨物流通。

目前只有部分紅州頂著壓力與病毒共存,盡力恢復經濟。

有人會問,躺平會不會造成了更大的疫情呢?還真不一定,根據紐約時報數據,像佛羅裡達州每10萬人染病率比許多藍州都低。

上個季度,拜登是70年來最差的總統

民主黨人總拿佛羅裡達染病人數多說事,但所有不講人口比例的統計都是耍流氓。

紅州不配合拜書記一起演戲,非要打藍州的臉,恰好映襯了民主黨政府的僵化與無能。

不過,拜書記的執政邏輯還是很有延續性的,疫情之下經濟不振,失業率高,就大撒幣救濟唄。

只是持續一年快兩年了,大救濟已經導致了通貨膨脹、用工不足的情況,也拖累了美國經濟復甦。

那咋辦呢?拜書記的辦法就是拿更多的錢去救濟,於是3.5萬億大撒幣的方案就成了解決問題的靈丹妙藥。

但問題是,每個月坐家裡就能白拿一兩千塊,誰還願意去工作呢?

上個季度,拜登是70年來最差的總統

已經砸了1.1萬億美刀,現在拜登還要砸3.5萬億,那我能躺著幹嘛還要工作?

過度支出導致了經濟過熱引發通脹,導致經濟下滑,三個月內,高盛已經做出了三次下調,他們將今年的美國GDP預期增速從6.4%降至5.7%。

美聯儲將通脹預期從6月份的3.0%上調至3.7%,這不就是滯脹嗎?

左派的政策不是去解決問題,而是通過製造一個問題去掩蓋另一個問題,然後讓政府創造更多依賴政府的人,於是大政府就成了,完美。

只是迄今為止,拜登未能兌現許多競選承諾——警察改革、移民、投票權、聯邦最低工資上漲、取消阻撓議案。

他按部就班,不敢在中期選舉前有所動作,這讓在總統大選中支持他的人感到失望。

更糟糕的是,經濟復甦似乎已經停滯,通貨膨脹有失控的危險,這導致人們越來越覺得拜登可能成為另一個吉米卡特。

人們開始談論川普,這位大嘴巴前總統剛剛宣布了自己創辦自媒體的計劃,相關公司的股票就暴漲了400%。

但更讓拜登擔心的是,他會不會回來,會不會出現在2024年的選舉之中。

 

文章來源於網路,不代表本站立場:上個季度,拜登是70年來最差的總統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上個季度,拜登是70年來最差的總統 https://xkd.eu/opinion/1272.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