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可能成為白左嗎?

觀點 alex 5天前 9次浏览

文:西奈山峰  

雖然白左多是白人,但現在的「白左」主要所指並非膚色,而是其思想。除了耶穌和釋迦牟尼之外,不分人種的第三種普世信仰就是以「自平博」為核心旗號的白左。比如黑人曼德拉就是一個大大的白左。所以黃皮膚的你也並非絕對不能成為一個白左。

我曾經寫過「美粉是分層次的」,其實白左也有層次之分,並非所有人都能成為高級白左,成為一名高級白左的門檻極高。

低級白左,只需「自由、平等、博愛」三個名詞就能「啟蒙」他,而絲毫不用管一個「自平博」的社會如何維持有序運轉,他不會考慮也沒有能力考慮與「自平博」配套的會是什麼樣的經濟、教育、倫理、家庭、貿易、法律、社保、農工商業等等,他只是一味地不滿現狀。嗯,這就是憤青水平的白左。

法國革命和五四時期以及美國目前的安提法黑命貴運動,多有這樣的憤青,他們對理論家的思想略知皮毛,卻是這些運動中最中堅的力量,雖然他們事後更多人反悔,感到不妙,但當時他們造成的損失已經無可挽回了,他們的後繼者早把他們開闢的局面弄到了越來越不可收拾。

比如1990年代,哈佛大學的低級白左學生們,就火燒了亨廷頓的辦公室,嚇得亨氏化妝潛逃,只因為亨氏「文明衝突」的言論。

別看年輕人在所有運動中鬧得最歡,但他們只是低級白左,他們是上一級的砲灰和槍手,他們的文化水平和思考能力,使他們晉身上一級的可能性幾乎沒有。他們的上一級就是中級白左。

中級白左,以當代美國高校裡那些反川的人文學科的教授、學者們為代表,還有左媒上的一些專欄作家。他們的知識儲備與思辨能力就比低級白左們強多了,實際上正是他們日復一日連篇累牘的文章灌輸了低級白左,釋放了普遍人性中的放縱之欲,掀起了一場場激進的運動。

比如薩特、福柯甚至羅素之類,現當代涉及全球的黃毒赤禍,都與他們的思想密切相關。

不過,中級白左的理論雖然很有蠱惑性,許多人通過高人指點之後還是能夠醒悟他們的烏托邦真相,但對於高級白左的危害卻是萬難識別,相反,許多悟性較高的人還會誠心誠意頂禮追隨高級白左,把成為一名高級白左當成自己此生的目標。

高級白左,就是所謂的道德完人!

你有可能成為白左嗎?

教皇為難民洗腳並親吻之

你有可能成為白左嗎?

因摧毀南非而獲諾和獎的黑白雙聖

你有可能成為白左嗎?



投票反對對日宣戰的蘭金議員

成為一名高級白左的絕非易事。

首先必須要有很深的宗信情結,或者直接就是虔誠的宗信徒,否則絕難成為高級白左。因為只有宗信情結很深的人,才會為了「天堂」而輕視世間倫理,才會像蘭金那樣認為日軍偷襲珍珠港可以原諒,「因為他們不曉得自己在做什麼」。

成為高級白左,還要有絕對的自我犧牲精神,要像曼德拉那樣甘願坐牢27年也要黑人自由,要像英國一些女人那樣主動為難民提供免費大保健;要像歐洲女孩那樣被難民輪姦後還要懺悔自己害了他們;要像芝加哥那個被黑人虐殺了兒子的父親那樣跪在兇手面前懇求他悔改……

高級白左除了強烈的宗信聖徒情結之外,還有另外一條路子,那就是涅恰耶夫式的徹底的革命者之路,安提法就是這個路子。

涅恰耶夫是俄羅斯早期革命者,其代表作《革命者教義問答》中寫道:革命者是註定要殉身的人,革命吸引著他的全部;他對自己是殘酷的,準備隨時犧牲自己;奪取政權後必須全力培養一代新人……

做不到這些,你就永遠成不了高級白左,只能罵罵大小老虎蒼蠅喊喊自平博當個低級白左了。

 

文章來源於網路,不代表本站立場:你有可能成為白左嗎?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你有可能成為白左嗎? https://xkd.eu/opinion/2297.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