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小菲:我不會救大S

觀點 laura 6天前 12次浏览

文: 叉少  

大S和汪小菲在安以軒的引薦下相識,見面第四次,就決定結婚。

接受採訪時,大S說:「我第一眼見到汪小菲,我就覺得我要跟他生孩子,我要為他下廚,我甚至要為他放棄一切。」

婚後在一檔綜藝節目中,小S問汪小菲:「如果你媽媽和大S同時掉進水中,你會救誰?」

汪小菲思考幾秒,誠實地說:「我要救媽。」場面一度尷尬。

11月22日,大S和汪小菲通過媒體正式公佈離婚消息。大S說:「希望汪小菲過得比我好。」

1976年,大S(徐熙媛)在臺北出生,上面還有一個姐姐。過了兩年,又多了個妹妹。連生三個女兒,讓徐父在家裡很沒有地位。他常出去喝酒賭博,喝多了就回家打徐母。

大S總會沖在最前面,壯著膽子問父親為什麼要喝醉,為什麼要打媽媽?她身後是獃站著的姐姐和躲在角落的妹妹。這樣的事情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大S成了家裡的「大姐大」,所有人無理由地信任她。

後來在採訪時,徐母說:「我和女兒們更像姐妹。」具體說到大S時,徐母改口:「她還是老大,我只是她的搭檔。」

1990年,14歲的大S接拍了第一支廣告後,決定當個明星,因為明星能賺錢。初中畢業,大S沒有參加國考,要考藝校。

徐母來不及做出反應,大S已經考上了國光藝校,收拾行李上學去了。一年後,她又對學校過於軍事化的管理不滿意,決定退學重新考華岡藝校。

徐母不同意:「都是藝校,有什麼好換的?」

有一次,母女三人開著車回家。路上,大S又提起要轉學的事情,徐母依然反對,倆人在車上開始激烈地爭吵起來。趁著高速路堵車的空檔,大S打開車門,跳下車走了。

坐在後座的小S嚇懵了,心想:「我靠,你竟然敢跳車!這件事在我的人生中絕對不會發生。這不是成龍才做得到的事嗎?」

從車上下來,大S沒有錢打車,只好一路跟著車牌走,走了好幾個小時,天快亮了,才走到一個同學家,蹭了一碗熱騰騰的湯麵。第三天,她偷偷給小S打了個電話,小S一聽是姐姐,趕忙說:「快回家吧,媽媽同意了。」

華岡藝校的學費不低,每個學期10萬臺幣。徐母和徐父離婚,大S知道家裡沒錢,從不問母親要,而是靠拍廣告來交學費。

同年,小S也初中畢業了,大S勸妹妹也考華岡藝校。一向聽姐姐話的小S想都沒想便答應了。妹妹考上後,大S拍廣告經常帶她一起試鏡。一隻炸雞廣告用了小S。

在藝校期間,大S一直是班裡最愛出頭的那個。

隔壁班的小混混來班上借煙,老師拍著桌子讓他們出去,他們不聽,大S直接站起來,沖他們喊:「你是不是在你們班上混不下去,跑到我們班來混啊。」混混們很生氣,放學後找了一堆人報復她。她和小S被打,小S的腿被踢斷,等到路人過來趕走混混,她們才得以逃脫。

1993年,偶像產業的製片人大佬陳國欽註意到大S,要力捧她出道。大S帶上妹妹,以組合「ASOS」正式出道。

汪小菲:我不會救大S

這一年,汪小菲只有十二歲,遠在北京。

汪小菲很小的時候,父母離異,母親張蘭一手將他撫養大。母親在北京開了第一家「阿蘭酒家」,此後三年獨自在加拿大打工。汪小菲只能跟著九十高齡的太姥姥生活,老人年紀大了,他得自己做飯。

張蘭雖然忙,對汪小菲的要求卻很高,汪小菲說:「媽媽對我很嚴格,我得好好學習,成績不能掉下來,考95分以下是不可以接受的,考了倆95,加起來才190分,離雙百差10分,這哪兒行啊,最起碼97、98、99。」

每逢考試,張蘭就嚇唬兒子:「如果這次考試,你考不到前三名,媽媽就把你吊在樹上,用棍棒揍你。」

有一次回家,汪小菲跟張蘭說:「媽,今天考試才拿了第三名。念第一名第二名的時候,我都癱了。念到第三名是我的時候,我一下到桌子底下了。」

汪小菲:我不會救大S

小學畢業,汪小菲考上了北京市重點中學,初三時,汪小菲有兩條路可選擇,在國內上高中,或去加拿大。

從小汪小菲就幻想離家出走,到一個誰都不認識的地方。他提交了簽證,被拒簽,覺得沒臉再留在北京,但又沒錢,只好在街上晃蕩,半夜被舅舅找到後接回家。

16歲那年,在母親張蘭的幫助下,汪小菲終於赴法留學。

後來回憶起童年,汪小菲說:「我從小就有個願望,有一個安安穩穩的生活港灣。」

大小S的歌手生涯並不順利,代表作《十分鐘的戀愛》被全民痛罵,大家接受不了鏡頭前瘋瘋癲癲的姐妹倆。

唱片出到第四、五張就賣不動了,大S說:「不紅就不紅,我們不賣唱片了,我們賣衣服。」衣服賣得還不錯,大S也逐漸打消了繼續當明星的念頭。

這時,臺灣綜藝教父王偉忠突然出現,說:「你倆別開服裝店了,來我的節目做主持人,合約問題我給你們搞定。」某香港大佬親自出馬,換回了姐妹倆的自由身,幫助她們從歌手向主持人轉型。

王偉忠形容姐妹倆「一個傻,一個精」。從出道開始,姐妹倆的行程、服裝、表演內容都是由大S一手操辦,妹妹小S就「傻傻地跟著」。

剛出道時,吳佩慈跟大S開玩笑,說她是「黑肉底」(閩南語裡說人天生黑皮),大S很生氣,放狠話說自己要「白過衛生紙」。

她幾乎不曬太陽,拒絕吃任何含有黑色素的食物,公開分享自己打美白針、吃美白丸的感受,說:「即使是一杯毒藥,你告訴我喝下去能變白,我也會心甘情願地喝下去。」

大S還給自己規定了「最佳上鏡體重」——42公斤。連續三週每天只吃一根香蕉,餓的話就喝口水。她說:「我不希望自己生命很長,可是只要我活著一天,就要是美的。」

有了王偉忠的扶持,姐妹倆轉型的道路很順利,她們一起主持了《娛樂百分百》後,終於體會到被觀眾喜愛的感覺。

1999年,「偶像劇教母」柴智屏剛接觸製作人行業,看過《流星花園》漫畫後,決定拍點新鮮的劇。她找來四個剛出道的帥氣男孩,取名「F4」,又向大S拋出橄欖枝,說:「我們可以先不簽約,不合適也沒關係。」

大S同意了。劇播出的時間安排在周日深夜。上映後,大街小巷的音像店裡循環播放《流星雨》,大S一夜之間火遍大江南北,柴智屏跟大S說:「怎麼辦,收視率超好。」

汪小菲:我不會救大S

大S的通告量翻了很多倍,每天只能睡兩三個小時。白天要拍戲,晚上還要錄節目。有一次身體不舒服去醫院,她眼看到時間了,瘋狂跑出醫院,趕往錄影棚,嫌電梯太慢,氣喘籲籲地爬上12樓。大S累到大哭,想:我為什麼要把自己逼成這個樣子。之後又回復關心她的人:「這是我自己的選擇,都得受著。」

還有一次大S實在太累,關掉手機,找到一家旅館,瘋狂畫畫,那天小S一人哭著主持完了節目,這也是大S唯一一次「翹班」。

徐母說大S做事追求完美:「自己要做一件事,就一定要做到極致,否則寧可不做。」小S說:「我姐的性格就是一頭狼。」

2003年,汪小菲拿到法國高等經濟商業學院設計專業、加拿大圭爾夫大學酒店管理MBA。他回國後,獲得了「2010年度中國海歸十大傑出華人青年」稱號。

在汪小菲留學期間,張蘭已經建立了中國餐飲界知名的品牌「俏江南」,一時間風光無限。這時汪小菲學成歸來,張蘭讓他擔任俏江南餐飲集團的執行董事,負責集團的海外推廣、設計及時尚創意。

一轉身,汪小菲身價上億,變身「京城四少」之一。

2005年,大S和周渝民談起了戀愛,兩年後,31歲的大S想結婚,但周渝民因前女友不幸去世抑鬱癥復發,暴瘦7公斤。加上藝人合約禁止結婚生子,他便提出分手。她說:「如果覺得不合適,就算是非常非常痛苦也要分手,不能湊合。」

大S全心撲在事業上,片約不斷。她跟古天樂演《保持通話》,被提名「第 28 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還跟劉德華、鄭伊健、謝霆鋒等一眾男神合作過。

她寫的《美容大王》,兩週內再版 7 次,成了當年備受追捧的美容祕籍。

在採訪中,大S說:「婚姻對我來說是不需要的,因為我沒法想像自己被一個人管束。」

2010年秋天,大S在北京拍攝電影右手受傷。從醫院出來後,大S和與安以軒、安鈞璨來到蘭會所聚會。

汪小菲碰巧也在店裡,他到大S的包廂打招呼,經安以軒介紹後,主動和大S聊起天來。大S覺得這個男人和之前遇到的都不一樣。

汪小菲說:「孤獨的童年生活讓我的內心極為敏感,而成長於一個熱鬧大家庭的大S,則有著一種溫柔坦蕩的氣質,初次見面時就深深吸引了我,和她在一起我總覺得踏實與溫馨。」

他們在北京又約了第二次見面。大S回臺灣前開玩笑地說「你可以來臺灣找我」,沒幾天汪小菲就去了臺灣找了她,送她鑽石項鍊。

見了三次面後,大S打電話給妹妹小S:「我愛上了一個人,我要和他結婚。」

倆人在北京第四次見面,汪小菲對大S說:「要不,我們結婚吧?」兩秒鐘後,大S回答:「好啊。」

他們請了幾個好朋友在後海南門吃涮肉,公佈了訂婚的消息。 11月16日,在北京市朝陽區民政局登記結婚。

汪小菲:我不會救大S

大S不喜歡高調,覺得在南門吃涮肉,已經是夢想中的樣子。她曾說絕對不會辦一個像小S那麼辛苦的婚禮。汪小菲喜歡海,第二年他們在三亞舉辦了一場高調的海島婚禮,實則是一場鬧劇。

婆婆張蘭戴著墨鏡在漆黑中表演了一段架子鼓,高曉鬆在致辭中宣傳了一番自己的處女作《大武生》,蔡康永和張惠妹抱頭痛哭,張朝陽全程直播婚禮,婚禮結束後,汪小菲說「後悔邀請張朝陽」。

那天風大到壯漢都要抱著柱子。最愛美的大S在六級大風下,也抵擋不住頭紗被吹落的尷尬。

汪小菲:我不會救大S

婚禮後汪小菲遭到批評,他問大S:「為什麼我跟你結婚,大家都要罵我?」

剛結婚時,大S說:「其實當個北京媳婦也不難,不就煮個飯,飛個長城。」

一段時間後,大S不適應北方的氣候和生活習慣,一入冬就特別冷,家人朋友也都在臺灣。有一次和汪小菲出門,車太多他們被堵在路上,大S靠著車門,心情很差:「我突然覺得我好想回家。」

汪小菲家幾乎每晚都請客人來吃飯,汪小菲叫大S出來見客人,說:「今天也讓我們特別歡迎大S來到現場。」大S不願意,汪小菲說:「都是朋友,出來見一面吧。」大S控制自己不翻白眼,揮著手微笑著向各位打招呼。

與此同時,俏江南藉著大S和汪小菲結婚的熱度在臺灣開業,致辭時,汪小菲緊張到語無倫次,大S幫忙講話:「他工作都會戰戰兢兢,不敢鬆懈,我們也會隨時提點他。」

在阿雅的綜藝《愛呀,幸福女人》上,大S說:「我在婚後刻意少接戲,原意把更多的時間留給汪小菲,盡力幫助他打理餐廳。」

聚餐時,大S把姐妹們都帶到俏江南,坐在最顯眼的位置,阿雅問:「你不怕別人都看到你嗎?」大S說:「我就是要讓大家都看到,好來我們這吃飯。」

不久,汪小菲惹出事端,和王思聰在微博上對罵,王思聰說:「就你褲兜裡那倆鋼鏰還總冒充富二代。」

一年後,俏江南因為商業對賭失敗,無法上市。急速擴張的全國連鎖店,從80多家縮減到40多家。法院凍結了張蘭所有的銀行資產,外媒放出俏江南出售69%股權的消息,俏江南易主,十幾億資產拱手讓人。

汪小菲不甘心,想東山再起,擺脫吃軟飯的「京城四少」的標籤。他說:「我有原罪,我有一個能幹的老媽和一個能幹的老婆,所以任何扣給我的帽子,我都欣然接受,但這一切都給了我更加奮發圖強去創造和工作的動力,一個男人真正追求的,是心裡的那一點自尊和金錢不能帶來的事業心。」

汪小菲慌忙投資了合潤麟私家茶,大S當代言人,讓蔡康永到現場力挺。據說,這家公司開業後一年內只盈利了200元。

汪小菲:我不會救大S

汪小菲習慣性利用大S的名聲招攬生意,大S說結婚就是要在婚姻裡轟轟烈烈地過,外人不看好,也要和丈夫婆婆一起扛。

大S一心想給汪小菲生個孩子。生第一胎時,因為婆婆說吃素比較難懷孕,大S放棄堅持了15年的素食,從一碗雞湯開始吃葷,腸胃不適應,吐得昏天黑地。接著打強力的催卵針。催卵針不能一直打,會有流產的風險,她只能用用停停。

大S推掉所有工作,備孕三年,從84斤胖到116斤。有記者問:「你以前是公主,現在變成家庭主婦,你介意嗎?」大S說:「我不介意,我以前也不是公主,是戰士、猛將。」

2014年,大S終於生下了一個女兒,計劃回歸事業,但和周迅商量好要出演《如懿傳》時,又懷上了第二胎。

生二胎時大S九死一生,因為癲癇大出血進了ICU,差點沒命,最終生下了一個兒子。婆婆張蘭興奮極了,立馬發朋友圈報喜,沒有關心大S。

《如懿傳》的機會沒了,找來的都是中年婦女的角色,大S很沮喪。這時,她又懷上了三胎,不幸遭遇胎停,在醫生的建議下流產。

網友罵汪小菲,大S回應:「我自找的,不需要同情,祝福我,好嗎?」

女兒要上幼兒園時,大S堅持帶女兒回臺灣,爭執後汪小菲同意了,開始了往返北京和臺北兩地的日子。張蘭說:「兒子十年飛了700多次。」

2017年,汪小菲砸了3.5億,用大S名字命名了一家酒店「S Hotel」,開業時汪小菲拉大S撐場子,還專門請法國設計師負責設計,標間一晚1600元。

酒店的每個角落都有大S的元素,有大S喜歡的珍珠項鍊,每間房內還有以大S口吻撰寫的一封信。

「Welcome to our home,請將S Hotel當作自己家,與家人朋友在這裡,留下美好的回憶。」每個房間的雙層書架上,都擺放著大S的照片。

汪小菲:我不會救大S

2018年,大S和汪小菲上了《幸福三重奏》,在節目上,大S說:「我從不剝蝦皮。我媽告訴我,吃蝦當然是要老公剝啊!」網友稱大S「太過矯情」,汪小菲卻在第一時間轉發了「剝蝦論」新聞,並表示:「老公願意給她剝蝦怎麼了?如果沒遇上這樣的老公,勸你們審視下自己的婚姻。」

此時小川臺灣居酒館經營不善倒閉,「S Hotel」被網友吐槽像快捷酒店,一點都不值得。疫情以來,「S Hotel」也傳出經營不善的消息。有媒體稱,大S為了救下「S Hotel」,賣了自己的豪宅。

《幸福三重奏》後,汪小菲的身價跟著大S一起暴漲。如果倆人一起上節目,合體費用是2000萬人民幣,汪小菲開心地對大S說:「老婆,你的工作也太輕鬆了吧,有第二季我們一定要參加。」之後大S在採訪中說:「一開始《幸福三重奏》我也不想去,是汪小菲拉著我來的。」

汪小菲喜歡上節目,除了能賺錢,還能喝酒。

汪小菲自稱「北京小直男」,從高中就開始享受喝酒,沉迷於醉酒狀態。但汪小菲的酒品不好,小S在節目中說:「他比較激動,喜歡拍桌子,罵髒話。」

汪小菲:我不會救大S

2011年6月,汪小菲與大S一家在臺北度過了自己30歲的生日。那時,一家人在包廂內慶生,很多記者在包廂外等候拍照。突然,包廂內傳出了北京腔的髒話,隨後還有摔東西的聲音。

當一群人走出包廂時,記者看到大S臉上有哭過的痕跡,妝也掉了,大S解釋說只是出汗太多。徐母也一直強調:「他們北京人比較真性情。」

汪小菲喝到斷片是常有的事,有時醒來,自己發微博說「昨晚喝大了」。

2020年,臺灣公司年會,汪小菲喝醉後打了一輛計程車,司機說他全身都是酒味,汪小菲不服,拍下了司機罵他的全過程並上傳網絡,說「對臺灣失望」。酒醒後,他刪了視頻。

疫情期間,汪小菲從北京到臺北,一次往返,就要隔離28天,數月見不到家人和孩子。

他經常發微博:「我一個從來沒離開家五天的爸爸,這次兩個月了,真他媽想家。有時候想起閨女會莫名其妙地冒汗、心悸,一直出汗。」「我已經一個多月沒見到臺灣的家人了,六個多月才見到北京的爸媽,真的挺累的。」

當網友問到「大S有為你隔離過嗎」時,汪小菲直接回覆「沒有」。

3月22日,大S和汪小菲結婚十週年,汪小菲發博:「老婆,小女孩兒,十週年快樂,再過十年希望你還是願意。」

微妙的是,這條熱搜下的第一條是品牌官微廣告,該品牌的代言人是汪小菲的前女友張雨綺,該品牌的負責人是李湘的前夫李厚霖,同時該品牌也是李亞鵬和王菲「蝴蝶門」的主角——李亞鵬把送給王菲的鑽戒裝進一個裝滿了蝴蝶的箱子中,大部分蝴蝶被悶死,王菲信佛,很是心疼,不久後兩人就離婚了。

返回大陸後,汪小菲更加肆無忌憚地喝酒直播,爆粗口,罵平臺,和女主播連線唱歌PK。

汪小菲:我不會救大S

在PK過程中,汪小菲的朋友不小心說出了女主播的真名,稱一起喝過酒,女主播連忙下播,汪小菲在被窩中繼續,說話斷斷續續。

因規定不能在牀上直播,汪小菲被迫下線,再次怒罵平臺:「傻X,腦子有病吧。」第二天酒醒後,汪小菲發微博道歉:「對昨晚的事情實在抱歉,可能隔離太久了,出來喝了點就有點兒放飛自我。」

不久後汪小菲再次醉酒直播,口齒不清,抱著一個朋友的臉連親了幾口。這時有網友發現,大S微博取關了汪小菲。

2021年6月5日,因為汪小菲的不當言論,大S單方面宣布「我要離婚」。徐母回應:「熙媛和小菲都放心不下小孩,我會要他們夫妻倆先忍一忍。」汪小菲說:「我不知情。」

半年過去,11月22日,二人通過媒體正式公佈離婚消息:「兩人已決定和平解除婚姻關係,並於近日辦理了相關手續。」

大S表示:「聚少離多,漸漸變友誼,希望汪小菲過得比我好。」另一個採訪中,大S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小菲事業再起,帥又不算老,找條件更好的女友也容易。」

據臺媒報導,離婚後,大S獨自來到一家臺北西餐廳吃白松露大餐,該餐廳一公克松露800元,大S痛快地告訴店員:「只要我沒喊停,就繼續刨松露。」

最後,大S一人吃了四萬新臺幣(折合人民幣九千多)的大餐,頭也不回地走了。

 

部分參考資料:

1、《大S下凡》,人物
2、《傳達S夫婦做公益為避債,汪小菲餐廳經營不善》,新浪女性
3、《大S專訪》,魯豫有約
4、《康熙來了》
5、《汪小菲投資的臺北首家全陸資酒店開業》,中新網
6、《這些年,愛喝酒的汪小菲到底搞砸了多少事》,壞姐姐來了
7、《小S 被分成兩半的女人》,人物
8、《生於1981》,汪小菲

 

來源 往事叉燒

文章來源於網路,不代表本站立場:汪小菲:我不會救大S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汪小菲:我不會救大S https://xkd.eu/opinion/2300.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