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爾支持黑命貴,真誠還是怕被黑命貴報復?

觀點 lucy 6天前 14次浏览

文: 曙光915 

11月19日被陪審團一致裁決無罪的凱爾在22日接受福克斯採訪時說:「說實話,這個案子和種族主義無關,它與種族無關,它是關於自衛權,我不是一名種族主義者,我支持黑命貴(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我支持和平示威,我認為我們需要改革,我相信檢方存在很多不當行為,不僅在我的案件中如此,在其他案件中也是如此。如果他們可以這樣對我,那麼可以想像,他們會如何對待有色人種,那些沒有我有的資源的人,或者案件沒有像我這樣廣泛報導……」

凱爾支持黑命貴,真誠還是怕被黑命貴報復?

凱爾從17歲少年跨過18歲的成人禮,差一點從終身監禁變成無罪釋放,這段經歷讓他在成長。你沒有看到怨懟和仇恨,比起來恨不能將其未曾開始的人生以白人至上主義的惡名掐斷的敗燈和左流媒體,這個18歲少年的這番談吐堪稱光風霽月。

白左一向喜歡混淆概念,把簡單的問題搞複雜,哪怕凱爾擊斃擊傷的都是白人,他們也硬生生給他捏一個白人至上主義的惡名。凱爾再次清晰的否定了該案的所謂種族主義色彩,這僅僅是個自衛權的問題。這個案件被白左和檢方拿來攻擊白人至上主義,鬧得沸沸揚揚,前後一年多,但只不過是個最為經典普通的自衛案件。

凱爾說「那些沒有我有的資源的人」,當然不是在炫燿我爸是李剛,而是他的案子被檢方起訴之後,迅速得到皮爾斯·班布裡奇和威州的多位頂級刑事辯護律師的協助,他的50萬美元辯護律師費和其他訴訟費用由#FightBack FoundationInc.捐贈,這家基金會位於德州,目的是保護守法美國公民的正當權益免遭踐踏。他的200萬美元保釋金,也是保守派群體自發捐助的。皮爾斯·班布裡奇創始人約翰·皮爾斯的那番話這幾天在網絡廣泛流傳:

“在美國,一個17歲的孩子不應該拿起武器來保護生命和財產。那是州和地方政府的工作。然而,這些政府已經失敗了,守法的公民別無選擇,只能像1775年他們的祖先在列剋星敦和康科德那樣保護自己的社區。凱爾不是種族主義者或白人至上主義者。他是一個勇敢的,愛國的,有同情心的守法的美國公民,他愛他的國家和社區。他沒有做錯什麼。他為自己辯護,這是上帝賦予所有美國人民,並受到法律保護的基本權利。”

凱爾這番支持黑命貴的說法,可能會讓支持他的那些人感到自己看錯人了,甚至認為他也是白左一枚。不過他的這個說法,恰恰證明了這個孩子的真誠,而且對未來美國保守派價值觀回歸的意義不可估量。對抗議遊行的認知,在美國無論左右,其認知區別並不大,而一旦有人渾水摸魚趁機打砸搶燒0元購,受到威脅的民眾是否應該自衛,尤其施暴者是黑人的時候,在左右那裡,認知區別就大了去了。如果有人因為自衛擊斃打傷黑人,而且自衛者是白人的話,那麼左流媒體和驢黨政客就會以黑人和正義代言人自居,以此攻擊自衛者是白人至上主義。

事實上,如今只有18歲的凱爾,一直接受的教育,耳濡目染的影視作品,都是白左把持的教育文化系統的輸出,也都在強調自平博,他當然不可能無端成為一個所謂的白人至上主義者,更不可能清晰理解保守派和所謂自由派複雜的理論差別,而他的行動與其說是保守主義的,不如說是人性在極端環境下的正常反應。

眾所周知,美國建國初期存在奴隸制度,白左和黑命貴群體時不時要把華盛頓傑佛遜的彫像給塗鴉推倒,因為這兩位國父都曾有蓄奴歷史,在當時,奴隸屬於一種財產。的確,黑人當時的生活境遇可能遠不是今天左派描繪的那樣悲慘,而且其倫理也遠不如今天70%的黑人找不到親爹的混亂。

不過,這種制度,即便是如今最保守的保守派,包括川普在內,也不會認為它符合保守主義價值觀。美國內戰期間,林肯《解放黑人奴隸宣言》一發布,為北方贏得了無限的道義力量,從而奠定了戰勝南方的道義基礎,就說明了這一點。

1957年美國最高法院宣佈公立學校中的黑白種族隔離制度違反憲法,不過,受到時任阿肯色州州長的對抗,他動用國民警衛隊在小石城封鎖學校,禁止黑人學生入學。時任總統艾森豪威爾動用101空降師直接控制該州國民警衛隊,保護9名黑人學生上學。這段歷史中,無疑,阿肯色州長及他的支持者都是當時的保守派,艾森豪威爾顯然也是妥妥的白左,不過,這些當時最保守的州,如今卻是白左大本營。

正是因為黑人歷史上的這些境遇,導致白人對黑人有道德負罪,這種道德負罪,就像如今的第三世界和白左動輒痛斥英法歷史上的殖民主義,這兩個國家又極少進行反駁一樣。不過,英法殖民者雖然走了,但非洲是不是比殖民時代更好,白左和這些曾經的殖民地不會認真回答這個問題。

黑人保守主義女政治家歐文斯一針見血的指出敗燈佩洛西們極力塑造的弗洛伊德聖徒神話,不過就是個惡棍流氓,他們不是支持黑人,僅僅是因為黑人的選票。而敗燈更是聲稱不支持他的黑人就不是黑人。

這些年,因為對黑人暴力執法丟工作進監獄的警察比比皆是,當然,這絕不是什麼白人至上主義,而是占到美國十分之一的人口的黑人,包攬了50%以上的犯罪率,黑人小哥攔著白左女青年說,自己被黑人槍殺的概率超過被其他族裔槍殺概率的2000倍,面對這樣高的犯罪率,加上美國擁槍自由,警察執法時見到黑人自然而然會緊張至極。畢竟,誰也不知道正在犯罪的黑人究竟會不會拿出來武器。最近,美國費城的一位華裔優步司機,在下班進家門前被三名黑人持槍搶劫後,開槍自衛,三個黑人劫匪被打的一死兩傷、抱頭鼠竄。

這種情形,和凱爾的自衛並無差別,不過本身都涉及到少數族裔,白左想必報導起來不敢再用什麼白人至上主義,另外可以想一下,如果這三名劫匪是白人或者華人,這名司機是不是也會迅速的拔槍自衛?
圖片

凱爾支持黑命貴,當然沒錯,說他是白左,也沒錯。其實,川普也是白左,他用私人飛機救護患特殊呼吸疾病的嬰兒,替自殺農場主遺孀還巨額欠債,這種慷慨助人,急人之難,也是人類最可褒揚的美德。川普所稱的要美國重新偉大或者拯救美國,要尋回的就是這樣的舊美國。

不過如今的白左和川普凱爾這種白左還不一樣,對他們而言,不力挺,不親力親為LGBTQ,性變態都是白人至上主義,川普的那些美德根本不值一提。除了那些慷慨助人的美德,川普更強調法律和秩序,這才是保守派的最基本特徵,因為川普的那些助人美德,白左也會做,而且做的更加慷慨真誠。極左追求絕對的自平博,法國俄羅斯曾經出現的災難都是類似的衝動出現的,保守主義不追求社會治理的絕對完美,而更強調基於傳統和經驗的循序漸進。這兩種理念的完美代表就是歐洲大陸的法國和海島國家的英國,這兩種國家治理理念是兩百年來人類發展的兩個基本糢式,當然孰好孰壞,歷史已經給出答案。

 

来源 移光幻影

 

文章來源於網路,不代表本站立場:凱爾支持黑命貴,真誠還是怕被黑命貴報復?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凱爾支持黑命貴,真誠還是怕被黑命貴報復? https://xkd.eu/opinion/2301.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