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南是砒霜又是蜜糖

觀點 laura 2周前 (11-24) 15次浏览

文: 邱開冒  

司馬南又出來作妖了,這次纏上了財富江湖的總瓢把子柳傳志。柳董的財富在富豪榜上可能排不到前幾名,但卻是泰山會話事人,深孚富翁之眾望。

司馬南有個著名砒霜藥性特徵:挺誰誰死,靠誰誰倒。當年挺「老書記」,老書記很快日薄西山;挺護士長,護士長扭頭就叛逃;挺康師傅,方便麵就下了鍋;挺傅總捕頭,捕頭被捕了。坊間讚美司馬南是「白虎團」中的戰鬥機,生命不息,克人不止。眼看司馬挺誰就妨誰幾乎成定律了,司馬的嘴價也在追漲殺跌中跌宕起伏——有人出高價求不挺之恩,有人出天價僱他挺政敵。多空雙方達成默契:珍愛生命,遠離砒霜,不首先使用司馬南!還有民間志士摩拳擦掌要「奇襲白虎團」,活捉白虎精,但都懼怕他使出絕招,見誰誇誰,誰也承受不起司馬之挺呀!

司馬南是砒霜又是蜜糖

民諺雲:你之砒霜,我之蜜糖。難道就沒有能把砒霜轉化成蜜糖的高人了嗎? 「毒轉蜜」神功,唯柳傳志練成了。

港真,說起聯想,有一系列槽可吐,有成串的犢子可扯。 PC行業不景氣,聯想這些年來飽受非議。許多人認為聯想沒有拿得出手的核心技術,產品質量很一般,又錯過了一些機會窗口,在日新月異的創新時代有點兒抱殘守缺的大糢樣了。特別是楊元慶跟馬斯克那次吹牛逼,一付井蛙論天的派頭,很丟份。

就在聯想氣場蕭條低迷之際,天上掉下個大餡餅,還是蜜糖餡的,俗稱糖火燒——開門接糖火燒!司馬南碰瓷來了。

司馬南挺誰就是給誰下砒霜,他罵誰就是給誰送蜜糖。本來對聯想頗有微詞的網民,一聽司馬在咆哮,立馬支持柳傳志。道理很簡單:被司馬狂噴的人和企業,再差也差不到那裡去!一個好人無法自證是最好的人,但被惡棍追打,至少能證明他還不是最壞的人。

作為財富江湖總瓢把子的柳傳志,親自上場,發出一封《行動起來,誓死打贏聯想榮譽保衛戰! 》的公開信,好像有點小題大做了。在聯想萎靡不振的關鍵時刻,司馬南的狂咬送來了蜜糖大禮,這麼大的糖火燒讓柳董高興得有點扛不住了,絕不放過這凝聚人心的好機會呀,以至於把「空城計」唱得太激昂了。柳董的這齣空城計完全不是諸葛亮的版本,他是真有伏兵嚴陣以待擒司馬哦。司馬南撒豆成兵虛張聲勢的進攻倒是一出「空攻計」。

司馬南以前是玩大風投的,投機受挫,愈挫愈投,屢敗屢戰,雖然常常「偷雞不成蝕把米」,但雞若在夢就在,天地之間債好賴,砒霜刷鍋真厲害,挺不死的從頭再來。

司馬老矣,風投和風採都已黯然,只能打著竹板唱數來寶碰瓷討錢了。一張口就是「賣國賊」「買辦」啥啥的,憑這老掉牙的詞能唱好數來寶的轍?聯想僱洋人員工是剝削洋人,這該是揚我國威的好事兒,把工廠開到美國去,更是插向美帝心臟的一把尖刀,咋成了「賣國賊」了?非得要扣賊帽子,也是「買國賊」好伐! 「買辦」的原意是替宮裡搞採購的,「翩翩兩騎來是誰?黃衣使者白衫兒……半匹紅綃一丈綾,係向牛頭充炭直。」才是正宗買辦呢。政府採購中標者,是買辦,如胡雪巖拿官餉替左宗棠採購洋槍洋砲是買辦。 「買辦」一般是替買方辦事的,如果把國貨商品銷往國外是「買辦」,那出口企業和外貿公司就都成買辦了。把中國製造傾銷海外,怎麼也得封個「賣辦」吧!司馬給聯想的帽子全扣反了,小姐冒充嫖客,把賣淫混淆成買春了。

司馬南是學馬志明相聲《數來寶》,想把聯想往死裡推,盯著聯想鋪子的轍,竄著棺材鋪子的詞:

哎,數來寶的不害臊
誰家的錢財都敢要
聯想鋪子呱呱叫,
就怕掌櫃的不盡孝
賣國賊帽子不算小
掌櫃的摳門就報了銷
再不給錢改名號
聯想變成棺材鋪
掌櫃的開了個棺材鋪
您這個棺材真正好
一頭兒大,一頭兒小
裝裡死人跑不了
裝裡活人受不了

 

來源 一丘萬壑

 

文章來源於網路,不代表本站立場:司馬南是砒霜又是蜜糖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司馬南是砒霜又是蜜糖 https://xkd.eu/opinion/2302.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