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漫注】(261) 夜遇通天河

觀點 lucy 2周前 (11-25) 16次浏览

作者:挪威龍王

(261) 夜遇通天河

經歷了這麼多的坎坷和教訓,三藏遇事,依然不知鑽研。他說要休息,孫悟空說出家人不說在家話,孫悟空的話,他不去考慮回味,卻反問孫悟空此話怎講。又行不多時,前面就傳來了滔滔浪響。剛剛耳朵邊聽到點隱隱約約的濤聲,豬八戒就第一個反應過來說話,現在的豬八戒,可機靈了。八戒說:「罷了,來到盡頭路了!」他認為既然前面有水聲,必有河流之類的阻隔,既然有河流阻斷,那這就是天涯海角,咱們的路該走的已經走完了。雖然老豬機靈了,可是他的思維模式依然如故。然後是剛才一直在沉默的沙僧開口,沙僧道:「是一股水擋住也。」他不認為這一定就是終點,但是聽到水聲判斷出這是阻斷,是難關。

該說的倆徒弟都說出來了,唐僧他仍舊跟剛才反問孫悟空一樣,採用反問句式來踢皮球,把問題和答案,都拋給徒弟們:「卻怎生得渡?」八戒提出來試探:「等我試之,看深淺何如。」三藏又發話了,依舊是外推式的話語:「悟能,你休亂談。水之淺深,如何試得?」八戒根據豐富的水上經驗,用石塊探究出來水深淺,唐僧依然踢皮球:「你雖試得深淺,卻不知有多少寬闊?」等到孫悟空鑽研好寬度問題之後,我們的唐師傅他,哭了。

你不覺得嗎?怎麼今天這會兒的唐聖僧,腦筋跟生鏽了一樣呢!他腦袋裡,似乎有漫天的柳絮在飄搖,混沌一片,聽到別人說什麼,只有下意識的慣性反應,他本人的嘴巴和腦筋,似乎都沒有他本人在控制了一樣。可能這就是他嚷嚷著想要找個人家住戶休眠的原因吧,長途跋涉、骨軟筋麻、腦袋供血嚴重不足。

如果是一個一般人經歷這種跋涉、腦袋想一般的事情,那幾乎就是這樣了。可是他不是一般人,他是修行人,修行人腦袋裡想什麼可不是肉身能局限的。這一刻的唐三藏,雖說腦袋裡還想著修行的事兒,可是已經不是一個修行人的立場了。首先就是很沒有出息的口不能言、聲音哽咽、小眼淚兒滴滴答答的往下淌。遇到這種難題,這時候他這個師父不拿主意,茫然的向徒弟們討主意:「徒弟啊,似這等怎了?」

他被行者叫道石碑前,當他親眼目睹了石碑上的可怕詞句後,哭哭啼啼的,開始給自己鋪墊台階了,他說他當初不知道會有一路上的妖魔鬼怪、今天這種艱難阻隔:「徒弟呀,我當年別了長安,只說西天易走;那知道妖魔阻隔,山水迢遙!」言外之意,那不是挺明白的,要是當初知道是這樣,當初我才不夸那種海口、幹這種傻事呢……

這種難得一聞的怪話,是不是唐僧一時糊塗,脫口而出呢?我看不是,等得後面那金魚精弄神通降溫降雪凍了河冰,聽說有人在冰面上往來,他騎馬與一行人到河邊觀看,果然見有人行走。陳老向他解釋這些是重利輕生的買賣人。三藏因此浩然長嘆道「世間事惟名利最重。似他為利的,捨死忘生;我弟子奉旨全忠,也只是為名,與他能差幾何!」

看見了吧,他此西行本是修行,是自我解脫、超度東土無量眾生的大事業,捨生忘死的到得這艱難闊水面前,他開始說自己是奉旨來的、是為了忠於皇帝的、是為了自家名聲的。

是不是唐三藏,開始後悔了……

不是呀,你看他為何要來這河邊觀察冰面與行人呢?那還不是因為他心焦氣浮、急於趕路、急於早日取到佛經嘛。可是,他急於趕路取經卻又是為何呢,哎呦,竟然不是為了圓滿和眾生。他在跟陳澄老漢在院子裡看雪嘮嗑的時候,陳老漢看見他垂淚,表示道:「老爺放心,莫見雪深憂慮。我捨下頗有幾石糧食,供養得老爺們半生。」也就是說,您儘管放心,走不成也不會讓你們餓死在這裡,修行不會讓你們走後退的路段。三藏的回答,則交了自家底細,「老施主不知貧僧之苦。我當年蒙聖恩賜了旨意,擺大駕親送出關,唐王御手擎杯奉餞,問道:『幾時可回?』貧僧不知有山川之險,順口回奏:『只消三年,可取經回國。』自別後,今已七八個年頭,還未見佛面,恐違了欽限;又怕的是妖魔凶狠,所以焦慮。今日有緣得寓潭府,昨夜愚徒們略施小惠報答,實指望求一船隻渡河;不期天降大雪,道路迷漫,不知幾時才得功成回故土也!」

他怕的是違背自己定的三年期限,擔心的是皇帝生氣,怕的是妖魔凶狠,做好事為的是求得渡船一隻,取經成功求得是早日回他大唐國的家鄉。路才走了一半,他的心,已經飛回家鄉去了。他這番話裡面,骨子裡依然是為了一個他自己!他這麼偉大的事業,內心深處,他只圖自己的解脫。也就是說,他到現在,他的願望跟他當初的誓言,差距之大,絕不下於這通天河的兩岸。這時候的唐僧,端的是以進為退,表面上是要勇猛激進、內心卻是在打退堂鼓。

「紅蓼枝搖月,黃蘆葉鬥風。」他的內心就跟這枝搖葉晃動紅蓼黃蘆一樣,張惶莫名。紅蓼清熱明目、健脾消食、化淤解散,黃蘆明目、清熱燥濕、瀉火解毒。難道,唐僧的內心又生昏障、又起熱毒了不成?(待續)

文章來源於網路,不代表本站立場:【西遊漫注】(261) 夜遇通天河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西遊漫注】(261) 夜遇通天河 https://xkd.eu/opinion/2304.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