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情报员:中国走私猫没说的黑心繁殖场

觀點 alex 3个月前 (09-10) 74次浏览

湿热海风混杂着柴油味,近200只品种猫被藏匿在渔船密舱,晕头转向从中国走私到台湾,8月底台湾海巡人员查获这起走私猫案,62箱宠物携带笼分装了2至6只不等猫咪,检警循线追缉,背后下单的嫌疑人之一是合法的宠物繁殖商。

随着宠物经济看涨,走私动物层出不穷,8月初香港警方在走私快艇截获28只猫狗,去年底大屿山北部海域也查获走私案,21个宠物笼窝藏43只品种猫狗,其中1只已经死亡,而且全部未植入晶片。黑心宠物产业链在两岸三地脱序滋长,追溯供应源头,大多指向中国的非法繁殖场。

中港台的走私宠物链

绿色情报员:中国走私猫没说的黑心繁殖场
8月底台湾渔船从中国走私大批品种猫,循线追踪,合法繁殖商涉嫌下单。(台湾海巡署提供)

独立学者、北京清华大学博士龙缘之表示,中国大陆的猫狗以走私形式来到台湾,这是行之多年的现象,很多动物个体并未植入晶片,所以极有可能这些走私动物大多数来自地下养殖场。

“中国大陆的宠物繁殖处于一种无序状态,大部分宠物猫狗繁殖基本上都是没有证照的。”国际人道协会(HIS)中国政策专家、美国休士顿大学城中分校副教授Peter Li指出,“由于市场需求很大,加上缺乏监管,所以造成无序繁殖乱象,宠物盲盒的货源也是来自非法繁殖场。”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宠物市场之一,以“宠物人口”来看,光是宠物犬猫就高达1亿只,根据艾瑞谘询5月发布的《2021年中国宠物消费趋势白皮书》,2020年市场规模逼近人民币3000亿元,预估2023年达到4456亿元。

Peter Li认为,中国的宠物繁殖商主要满足大陆地区的需求,内地繁殖商肆无忌惮非法买卖,港台黑心宠物商贩也间接鼓励内地无序繁殖,因为如果没有需求的话,这些猫狗也不可能落难到香港、台湾,台湾当局必须严惩这次走私猫的涉案者,他们的犯罪行为不仅挑战了台湾地区相关法规,自己也成了大陆宠物非法进入台湾地区的违法从犯。

尽管台湾的《动物保护法》和《特定宠物业管理办法》在犬猫繁殖买卖有一定的规范管理,繁殖行业仍存在“以合法掩护非法”的“洗底”现象。在台推行动物保护的挺挺网络社会企业执行长刘伟苹表示,有些合法业者会浮报繁殖只数,譬如说母猫或母狗产下3、4只小猫或小狗,却向主管机关呈报7只,而目前稽查管理人力严重不足,实际上多报的犬猫是来自走私管道,这种做法因为成本低,却提供了非法繁殖的温床,甚至让专业繁殖场难以生存,变成“劣币驱逐良币”。

繁殖工厂的短命猫狗

绿色情报员:中国走私猫没说的黑心繁殖场
中国宠物市场常有活不久的“星期猫”或“星期狗”,这些宠物大多来自非法繁殖场。(路透社)

中国的犬猫地下繁殖场弊端丛生,香港爱护动物协会的调查指出,中国各地的幼犬繁殖场在不人道的情况下量产幼犬,其中大量经由佛山大沥宠物市场供应至中国南方各地宠物店,以及非法偷运至香港。

这些非法繁殖者唯利是图,动物沦为生财工具。“他们把动物当成繁殖的机器,环境条件非常恶劣,有的是长年生活在笼子里,吃的东西非常简单,有些人在自家后院、小屋子里饲养,笼子一层层叠起来,惨状触目惊心。”Peter Li直指病灶,从繁殖场到产业链无可避免形成疫病缺口,“动物囤积在一起,交叉感染机会大增,哪一天说不定病毒变异跳到人类身上,那就是又一次公共卫生的大危机。”

龙缘之表示,中国大陆对于猫狗繁殖业和异宠的野生动物宠物业,一直以来缺乏管理,动物福利的情况也是非常糟糕,宠物市场有很多动物的年龄非常小、免疫力还不足,甚至业者会利用饥饿的方式,或是让动物个体表现特别兴奋、亲人的方式,力求让这些动物更快销售出去,当饲主买下之后,牠们的生命大概只剩下一星期,或者是过几天就死亡,这就是所谓的“星期猫”或“星期狗”。

“我经常在宠物市场或一般人家饲养的动物身上,发现非常多不健康的个体,包括被染色的小猫、小狗等等。”龙缘之提起在北京生活时的观察,“再加上有许多人类刻意繁殖出来的品种犬猫,其实先天就体质不良,这也导致了许多徘徊在死亡边缘的动物出现在宠物市场。”

宠物热潮下,“业余人士”一窝蜂盲目繁殖众多品种犬猫,由于缺乏育种专业,繁殖的犬猫常出现基因缺陷、遗传性疾病,这也是备受诟病的问题。

刘伟苹指出,繁殖和育种是两个层次,国外用的是“育种者”(breeder)这个名词,不是只是让一公一母配对,然后生下小狗、小猫拿来卖,在中国和台湾可能是比较类似这样的状况,良好的育种者通常不会繁殖很多品种,有时为了要避免近亲交配,还必须从国外取得种犬或种猫,欧洲有些国家甚至采登记繁殖制,例如消费者要购买柯基犬,育种业者那一端要累积到5位登记者,并评估具有饲养能力,业者才会进行繁殖,而且在繁殖过程中清楚知道每一只狗的血缘。

中国繁殖场却传出卖不出去的犬猫落入“输血狗”或“输血猫”的悲惨命运。

Peter Li认为,用卖不出去的狗猫做输血的供体,有但不普遍,多是黑心业者为了利益、丧心病狂的谋利手段,这种作法可能把猫狗的疫病传散出去。以狂犬病来说,中国一段时间曾是仅次于印度的世界第二大狂犬病发生地。近年来,中国内地狂犬病数量持续下降到2019年的不足200起,成绩不小。如果中国犬猫无序繁殖持续发生,只会让2025年消灭狂犬病的目标落空。

被漠视的宠物监管盲区

绿色情报员:中国走私猫没说的黑心繁殖场
中国宠物繁殖行业的监管漏洞百出,动物福利未受重视。(路透社)

中国宠物繁殖行业有专法可管吗?“目前可说是空白状态,每个主要省会城市和省会以下城市都有城市动物管理条例,要求宠物繁殖有序进行,但是这种条款基本上属于原则性的,而且地方上也放任宠物繁殖发展。”Peter Li说,“中国大陆对动物的监管资源主要放在畜牧业,像是猪、牛、羊、鸡等,因为这些是14亿中国老百姓餐桌上的食物。”

Peter Li认为,即使针对宠物繁殖的法规条例有很大空缺,但是还有其他法规可以用来管制无序繁殖和跨省运输。“2011年农业部出台两个规定,狗猫跨省运输必须在出发地由国家认证的兽医开具检疫证明,每只猫狗都必须要有单独的健康证件。”他说明,“另外,买卖动物还有国家动物防疫法,贩售没有打疫苗、来源不明的动物,都是违法行为,所以关键问题还是在于落实执法。”

不过,检疫证明作假问题也浮上台面。Peter Li表示,有些业者不愿意花钱做检疫,用各种手段伪造健康证件,甚至地方上有个别兽医会开具假的健康证明,这一部分国家的监管非常薄弱。

以走私猫来看,台湾和香港查缉到的品种主要是布偶猫、英国短毛猫、美国短毛猫、俄罗斯蓝猫、苏格兰折耳猫等,欧洲许多国家认为折耳猫的基因有缺陷,建议停止繁殖该品种,目前在中国、台湾、香港仍持续繁殖,消费行为也刺激了黑市买卖。

“中国的犬猫饲主有很大的比例存在品种迷思,他们看重的是特殊品种的符号性价值,并不是因为真的喜欢这个动物个体,或者跟牠有了情感连结,而是透过抖音、微信等个人平台,去分享自己拥有名贵、特殊的宠物。”龙缘之分析社会现象,“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只动物生命没有受到尊重,动物福利也非常令人担心,更糟糕的是这种观念就助长了黑色产业链的存在。”

国际浪潮的理性反思

绿色情报员:中国走私猫没说的黑心繁殖场
不只是宠物业要纳管,宠物购买责任意识的提升也很重要。(路透社)

近年来,为了打击黑心繁殖场,欧美国家陆续立法禁止宠物店贩售幼犬幼猫,其中,英国动保团体从繁殖场救出“露西”,2019年进而催生备受全球瞩目的“露西法案”,禁止第三方贩售6个月以下犬猫,宠物繁殖场必须直接面对消费者,借以建立透明的监督机制。

刘伟苹曾在台湾举办露西法案研讨会,“这过程当中我也去了解德国的状况,大部分宠物店没有卖猫狗,德国没有禁止通路卖猫狗,它规定的是要给狗多大的环境,每天要有多少自由奔跑的时间,也就是牠们需要受到什么照顾,从动物的角度出发。”她认为禁止通路买卖并非最佳解方,“人就是有偏好,品种犬猫的需求是不会消失的,当我们诉求公共政策的时候,要更大格局、更全面去厘清每一个点,连人性都不能忽略。”

不只是宠物业纳管,宠物购买责任意识的提升也很重要。刘伟苹表示,当你选择购买宠物,必须要去理解牠的妈妈、爸爸过着什么样的生活,牠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中出生,好比这次走私猫案,背后的中国繁殖场有一群猫咪过着暗无天日、悲惨的生活,甚至还没进到台湾,已经在船上闷死、吓死或病死,饲主责任不是从你手上的这一只宠物开始,还要追溯来源。

“芬兰的业者反过来,举例来说,如果你想买边境牧羊犬,他们会问你住哪里?你有院子吗?那么你有时间陪牠散步吗?他们是从业者开始建立饲主责任。”刘伟苹抛出一连串反思,“我希望我们可以走到那一步,但是我们离那一步很遥远,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先从消费大众开始?”

在走私猫断命后,消费者出手为源头的动物福利把关,或许是拯救受虐宠物的开始。

文章来源于自由亚洲电台:专栏 | 绿色情报员:走私猫没说的黑心繁殖场

版权所有 © 2006, RFA。 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绿色情报员:中国走私猫没说的黑心繁殖场 https://xkd.eu/opinion/286.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