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大赞民主 公民韩良为什么不能实践它?

觀點 alex 1个月前 (09-24) 26次浏览

中国官方声称自己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是“全过程民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来更称“民主不是哪个国家的专利,而是各国人民的权利”。在重庆,中国公民韩良就在具体实践习近平所说的“人民的权利”,他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又打算怎么做呢?本台记者郑崇生专访了韩良,下面请听报道。

  • 公开宣扬人权法治遭当局打压   重庆演说家韩良刑满未获释
  • 世界人权日临近   重庆民间演说家韩良街头再发声
  • 人权日及南京大屠杀公祭日被拘   民间演说家韩良怒斥公安无良

“爱情有爱情骗子、政治有政治骗子,毛泽东就是一个政治骗子。”有一些重庆市民对韩良这位“街头演说家”印象深刻,这段话是他2013年在重庆街头诉求“反腐败、要民主”的内容。他认为,中共建政后就已经背离自己过去说过要追求民主、反对独裁的理想。

韩良曾在重庆许多广场和公园出没,发表演说,有人同意他的观点,也有人跟他辩论,重庆也因此仿佛出现了英国海德公园一样的演说角(Speakers’ corner),那个有“自由论坛”之称、人们能在“肥皂箱上说民主”的角落。

但重庆不是伦敦。他2017年诉求人权、要中国政府落实保障基本人权,给人民教育、医疗、养老保障,最后却被控“寻衅滋事”,判刑3年半。服完刑后他还遭延长拘禁,直到今年7月4日才获得释放。

他的律师谢丹就说,“刑满后继续非法拘禁一个月,是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

习近平大赞民主  公民韩良为什么不能实践它?
在街头演说的重庆公民韩良(陈明玉提供)

 

重庆地方政府想堵死韩良的维权之路

韩良不服。“我宣传抗战历史,歌颂反法西斯的战争,我也歌颂人权、民主,我错了什么?”韩良说。

但持续上访维权,不害怕又遭关押或施暴吗?

他告诉记者,“我越坐牢、我反抗精神就越强。他们给我莫须有的罪名,我不能接受,我没有罪。他们找一个小事情说我打人,但其实我是受害者,我被不明人士打破头,我是不能接受的,我肯定要反抗。”

韩良说自己坐了冤狱,但他多次向检察院、法院上诉,要求恢复自己的名誉,但法院都不理,求见重庆市人大代表吕军、吴庆琛、艾正兵,也没有得到回音,他只好往上找,已经写信给代表重庆的全国人大代表马善祥、石淑兰、刘桂平。

 

记者:你为什么想约见人大代表?

韩良:我到检察院、法院都没有希望,他们剥夺我的诉讼权利,我到法院去立案都立不到,这是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只能试试看能不能抓住。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只好找人大代表,才能诉苦说我们的冤屈和请求,我没有其他办法啊!

记者多次拨打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与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检察院的电话,法院电话无人接听,检察院电话则无法接通。

截至发稿,记者通过电邮询问重庆市人大常委会,请求人大常委会查询韩良置信约见吕军、吴庆琛、艾正兵一事,尚未得到回复;全国人大网上公开可以联系请求评论的电邮信箱:[email protected] 则是无效电邮地址,记者的邮件遭退回。本台无法独立证实韩良的说法。

“民主不是哪个国家的专利,而是各国人民的权利”这是习近平刚刚在第76届联合国大会上的发言中所说。

韩良听到习近平的说法,他也认同,这更是他一直以来的诉求。

“我拥护共产党、我也拥护习近平,但是,我也拥护民主、也拥护人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讲民主,但我讲了,他们就抓我、关我、判我刑,你说,他们是不是阳奉阴违?”

这不是韩良第一次在中国身体力行民主。已经73岁的他,过去就曾以独立参选人的身份竞选基层人大代表,却遭拘留。韩良的父亲是国民党军官,他常上街头宣讲不同于中共视角的抗战史,遭公安暴力相向。

习近平大赞民主  公民韩良为什么不能实践它?
重庆公民韩良与其律师谢丹发出的“人大代表约见书”(维权网截图)

 

人民代表代表人民?韩良求见发挥民主监督权

想为自己恢复名誉,找上人大代表管用吗?

韩良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七十六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应当同原选举单位和人民保持密切的联系,听取和反映人民的意见和要求,努力为人民服务。

韩良希望今年10月8日或9日,能和代表重庆人民的马善祥、石淑兰、刘桂平见上一面,听听他的诉求,也期望他们发挥人大代表监督人民检察院和法院的权力。

习近平提出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标榜要将民主选举、协商、决策、管理、监督各个环节贯通起来。韩良正在实践“监督”这个环节,官员会听吗?

文章来源于自由亚洲电台:习近平大赞民主 公民韩良为什么不能实践它?

版权所有 © 2006, RFA。 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习近平大赞民主 公民韩良为什么不能实践它? https://xkd.eu/opinion/547.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