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五眼、四方到三方 澳大利亚站到了“C位”

觀點 alex 2个月前 (09-27) 43次浏览

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组成“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AUKUS(奥库斯),开展防务和高科技合作,帮助澳大利亚发展核潜舰。美国总统拜登紧接着9月24日在华盛顿召开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和印度组成的四方安全对话(Quad)首次领袖面对面高峰会。环球时报气极败坏发表社评说,美国就是要把四方机制和“奥库斯”都搞成遏制中国的“黑帮”。

四方对话(Quad)、三方联盟(AUKUS),两者有什么不同的战略考量? AUKUS激怒法国、惹恼欧盟,西方龃龉是否让中国得利?

从五眼、四方到三方 澳大利亚站到了“C位”
美英澳结盟,澳大利亚取消了与法国的潜舰订单惹火法国,拜登打电话试图安抚马克龙。(法新社)

印度弗莱明大学(Flame University)社会科学系副教授、南亚及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刘奇峰说,拜登在华盛顿跟QUAD成员领袖见面,第一是要展现对抗疫情取得成功,第二是拜登上任来首次QUAD实体会面,突显团结意涵,特别是日本首相菅义伟即将卸任,拜登此时召集会议,要显示不管成员国内部政治如何变化,QUAD这个区域安全架构都会持续,也是对一些盟友批评拜登对中国不够强硬的回应,并且试图扭转美国撤出阿富汗留下的负面形象,化解疑虑,借由QUAD重新巩固关系。

刘奇峰认为AUKUS看起来是QUAD脉络之下的次团体,和QUAD不同,QUAD是松散的高层连结架构,起到搭桥的作用,甚至让域外国家得以借由QUAD组成不同的团体。AUKUS偏重军事安全,美英合作提供澳大利亚核动力潜舰,以应对中国的威胁。刘奇峰说所有的军售不只是卖武器,也是一种同盟的考虑,美英澳合作打造潜舰,在安全的合作上将更进一步,美英将更顺理成章介入南太平洋事务,而且美英澳同一文化体系,结盟比较自然,反对声音会小一点。

有分析称AUKUS是亚洲新北约,著名的时事评论员、国际关系观察家汪浩认为可能不必如此过度解读,因为这个协作是为澳大利亚打造核潜艇,是为具体项目做的三国高档军事合同,但是不是美英澳三国因此就变成了军事同盟,而推广到针对中国或亚太或南海,这样连结为时过早。当然,美澳有军事同盟条约,但是英澳和英美之间没有,英美有北约架构,但是北约并不覆盖印太地区,英澳有历史渊源,但没有军事同盟,核潜艇是高度军事化的敏感项目,但这不等同于三方军事同盟。第二点是美英协助澳大利亚在印太地区提升军力,三国在安全事务上合作,有助于在南海与中国海军抗衡,但是英国并没有想要在军事安全上完全重返亚太,重新成为六七十年以前的地位,英国没有意图也没有能力,也不必对英国重返亚太寄于太大希望。

西方龃龉 中国不一定得利

AUKUS的组成使澳大利亚取消了与法国的400亿美元潜舰合约,激怒了法国,也惹恼欧盟,西方闹翻会让中国因此得利吗?

汪浩认为,类似这样的技术性的吵架很多,美F16和法国幻影,美国波音和法国空中巴士。对马克龙来说,更多是国内政治,法国明年要总统大选,马克龙有压力,丢了一个大订单,少了几千个工作,对选举不利,很恼火,这合情合理。但是从国际政治来讲,买家也是货比三家,新三国联盟给澳大利亚的货更好,可以改主意,而且法国和欧洲对印太地区的军事防卫问题很少干预,也很少有态度,汪浩不认为有太大影响。

刘奇峰也说,法国很难因此倒向中国,法国与日本和印度在安全议题上有合作,印度的战机是跟法国购买的,莫迪和马克龙的关系不错,法国应不至于完全倒向中国,法国对于订单被抢走,能施展的外交手段有限,不太可能利用倒向中国去抗议美澳,中国不至于因此得利。

澳大利亚接下美国的橄榄枝 站到C位

从五眼、四方到三方 澳大利亚站到了“C位”
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组成“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AUKUS(奥库斯),开展防务和高科技合作,帮助澳大利亚发展核潜舰。(法新社)

那么,澳大利亚不惜取消法国订单,与英美结盟的战略考量是什么?

澳大利亚迪肯大学战略学讲师Jade Guan说,一是反华,二是联盟政策,美国发挥了关键作用,估计是美国抛出了橄榄枝,否则美国不会分享核动力技术。澳大利亚对美国各种军事安全政策追随紧密,从五眼联盟、QUAD到AUKUS,澳大利亚变成了美国印太战略里面,用娱乐圈的话说就是“澳大利亚站在一个C位了”(网络流行语,即center中心位置)。Jade Guan说,若美国抛出橄榄枝,莫里森是很愿意把这橄榄枝接过来,继承抗中的姿态,莫里森一直追随着同盟,政策有其脉络和延续性,在特朗普时期就追随美国同盟,澳大利亚一步一步跟美国绑得非常紧,进入新三国联盟突显澳大利亚在印太战略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自由联盟党执政的澳大利亚政府对抗中国的政策是铁了心,也显示对中国威胁的忧虑。

莫里森追随美国政策的脉络可以从一些谈话看出,今年五月莫里森受访表示,澳大利亚政府对台湾政策将坚定不变;如果中共武力犯台,澳大利亚将会履行支援美国及盟友的承诺。澳大利亚国防部长达顿4月曾向媒体表示,不应低估中国因台湾爆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澳大利亚内政部秘书长佩佐罗也说“战鼓”(drums of war)已经响起,澳大利亚与崇尚自由的盟友要准备为自由而战。

拜登21日在联合国大会场外会见莫里森,盛赞美澳日益紧密的联盟关系,拜登说:“美国没有比澳大利亚更紧密、更可靠的盟邦。”向全球展现美澳铁杆情谊。Jade Guan说,要说是什么推动了三方新安全伙伴关系,就是同盟政策,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后,可以对印太战略做具体布局,澳大利亚在南太平洋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美国要把澳大利亚紧紧的团结在一起,不能让澳大利亚滑到北京的影响力之下。

而对澳大利亚来说,Jade Guan说,澳大利亚总是觉得中国可能进犯澳大利亚,从种族主义的角度来看,澳大利亚因为曾被日本侵略过,觉得威胁会来自于东方。澳大利亚传统战略文化缺乏安全感,虽然地理优越,但历经一战二战后,总觉得没有独立的防务能力,澳大利亚需要一个安全联盟,需要一个可以信赖、有文化渊源力量支持的联盟,AUKUS强化澳美英同盟,让澳大利亚站到了C位,对澳大利亚来说是个压舱石。

虽然澳大利亚已经是QUAD成员,但是QUAD包括的议题太多,包括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在传统安全领域方面有其局限性,执行力还是比较弱。而且QUAD成员的日本和印度在对抗中国方面,力道不如澳大利亚,日印两国希望以hedge strategy(对冲战略)应对中国。澳大利亚抗中表现得更积极,Jade Guan认为澳大利亚“是美国盟友里面最积极的一个”。澳大利亚是五眼联盟成员,在情报分享方面没有障碍,现在在科技军事进一步深化,可望提升进一步合作。

澳大利亚抗中赌注 遭批评失去国安政策灵活性

从五眼、四方到三方 澳大利亚站到了“C位”
AUKUS的组成使澳大利亚取消了与法国的400亿美元潜舰合约,激怒了法国,也惹恼欧盟。(法新社)

不过,Jade Guan说,这是很大的赌注! 澳大利亚国内也不乏批评的声浪,澳大利亚前总理基廷严厉批评,他认为与英美结盟打造核潜舰让澳大利亚丧失主权,限制了独立自主政策的灵活性,澳大利亚在国安政策方面没有什么回旋余地了,没有灵活性了。

而且在莫里森所属的自由联盟党执政之下,中澳关系不可能回到从前。Jade Guan说,中国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制裁可能也是促使澳大利亚和英美结盟的原因之一,以前只是在政治意识形态上竞争,现在是社会各行业受影响,中国的制裁使民间反中情绪高涨。不过,中国对澳大利亚制裁的影响并不是太严重。澳大利亚财政部长九月初表示,尽管澳大利亚的葡萄酒、海鲜、大麦和煤炭等产品遭到中国制裁,严重损害了特定行业,但是澳大利亚整体经济继续表现强劲,失业率已降至4.6%,十三年左右的最低水平。贸易顺差在6月份的季度创下了289亿美元的历史新高。值得注意的是,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仅占2019年出口总额的5.9%和GDP的1.2%。

然而,Jade Guan忧心的是,澳大利亚打造核潜舰可能使各国升级威胁认知,加剧武器竞赛。

美国合纵连横 印度谨慎应对

从五眼、四方到三方 澳大利亚站到了“C位”
习近平通过视讯在联合国大会发表演说,表示不再建新的煤电厂,以协助全球降低碳排放。(法新社)

对于AUKUS,印度显得有些事不关己,保持距离。相对于澳大利亚积极与美国靠拢,印度更是谨慎小心。刘奇峰说,印度向来不希望太过强调QUAD作为军事联盟的部分,印度自己的印太策略“印度洋-太平洋倡议”(IPOI),涵盖贸易、文化等七部分,军事只是其中之一,印度比较强调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印度担心传统的盟友莫斯科觉得印度跟美国走得太近,对印度的外交不利,印度比较希望参与一个松散的架构。而QUAD的好处是可容许不同思维、不同组合。印度另外和日本法国组了一个注重海洋安全的团体,印法日小三角,聚焦海上安全和数字连通。印度和日本澳大利亚还组成SCRI(供应链韧性倡议),希望三国连结,减少对中国依赖。刘奇峰认为,印法日小三角、印日澳供应链韧性倡议,和最新成立的美英澳AUKUS,都是顺着QUAD美日印澳四个成员国的脉络发展组成。

对印度来说,QUAD作为一个多功能、包容性广的平台,比较方便,空间大,能容许一些异见存在,不拘泥,也保有灵活性。因为印度跟俄罗斯和伊朗都有联系,若要印度选边,会影响印度的整体外交。美俄,一个是印度的新朋友,一个是老朋友,印度谨慎应对。24日QUAD登场前夕,印俄两军参谋首长在俄罗斯的上合组织见面,印度官方立刻发布照片。而莫迪与印度裔的贺锦丽23日在白宫的会面甚至气氛有些尴尬,莫迪全程用印地语致词,彰显主权、行礼如仪、拉开距离,一方面不想跟美国靠得太近,二方面是莫迪的政治光谱与贺锦丽不同。何况,当初印度加入QUAD并不是要加入一个军事联盟。

刘奇峰指出,如今QUAD的发展有分工的趋向,基础建设方面,日澳负责高端项目,印度负责非洲或第三世界国家的建设。在战略方面,QUAD会依赖印度去平衡阿富汗局势,阿富汗局势应该是此次QUAD会谈的一个重点。而在疫情方面,习近平21日在联合国大会说,中国今年底要向世界提供20亿剂疫苗,其中1亿剂疫苗给发展中国家,拜登22日在新冠疫情峰会上也宣布再买5亿剂辉瑞疫苗捐赠给发展中国家,这使美国承诺的疫苗捐赠总数达11亿剂。美中的疫苗外交将展开新一轮博奕,而印度即将在十月可以恢复疫苗对外出口,或许可以在疫苗的供应上发挥助力。

汪浩:美国抗中立场若不坚定 恐挑起中国猖狂态势

从五眼、四方到三方 澳大利亚站到了“C位”
美英澳组成“澳英美三方安全伙伴”AUKUS,英国首相约翰逊说三国关系将更紧密。(法新社)

美中的博奕,最近的焦点在拜登与习近平的联合国大会演说,汪浩拿拜登与特朗普去年在联大的演说比较,特朗普去年点名中国12次,拜登这次没提中国,而且强调不寻求新冷战,但是全球的国际政治评论者都认为美中新冷战早已开始,只是如何定义新冷战的问题。汪浩说,比较担心的是美国如果领导抗中的立场态度不够坚定,进一步挑起中国猖狂的态势,容易造成不必要的误判。汪浩说以前美苏冷战没有变成热战的很大原因是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对苏联的立场坚定,所以苏联不敢轻举妄动,如今美国对中国立场若是不够坚定,容易造成误判,中国有可能轻举妄动,反而容易造成热战。拜登的演讲发出一个相对模糊的信息,不光对他的对手态度不够清晰,对盟友的态度也不够清晰。至于习近平的演说老调重弹,唯一中国官媒吹捧的亮点是习近平说不再建新的煤电厂,以协助全球降低碳排放,另外还表示要提供疫苗和资金协助各国抗疫,但是相对于中国应该对疫情负的责任和他做的贡献,不成比例。

有分析认为拜登希望对中国留有一些弹性空间,是为了在气候变迁等议题仍能与中国合作。但汪浩认为,留有空间跟对抗并不互相排斥。在美苏冷战时,美苏也不断举行高峰会、谈判、签条约,所以并不是要与中国寻求谈判就否认冷战、否认竞争,美国不承认对抗中国,会给对手和盟友造成模糊的认知,不利于划清底线,认清局势。不等于说冷战就不往来,汪浩说,你必须把底线划清楚,你不承认就不清楚了,哪些是红线不清楚的话,中国就可能到处试探出击。

文章来源于自由亚洲电台:专栏 | 大国攻略:从五眼、四方到三方 澳大利亚站到了“C位”

版权所有 © 2006, RFA。 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从五眼、四方到三方 澳大利亚站到了“C位” https://xkd.eu/opinion/562.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