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独立记者黄雪琴、王建兵涉煽颠被监视居住 更多相关人士被警察带走

觀點 alex 2个月前 (09-27) 43次浏览

中国独立记者黄雪琴及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失联已有一周,据指或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据本台了解,广州陆续有“曾经参与过相关活动的人士”被公安带走做笔录,目前已有大概5人。

关注中国人权局势的《维权网》周日(26日)引述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可以确认中国女权工作者、独立记者黄雪琴及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被广州警方控制。据本台获得的消息,除了王建兵,黄雪琴也是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留。警方疑对两人采取“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不过警方拒绝告知亲友二人具体下落。据指,他们被拘留的主要原因是涉及日常在王建兵家中的朋友聚会。

  • 广州维权人士黄雪琴、王建兵或被“监视居住”
  • 中国独立记者黄雪琴、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失联
  • 维权网:独立记者黄雪琴和公益人王建兵失联

大约5名相关人士被公安陆续带走做笔录

知情人士江先生(化名)周一(27日)向本台透露,广州陆续有“曾经参与过相关活动的人士”被公安带走做笔录,目前已有大概5人。他们期间被要求打开手机及电脑以检查相关的联系人。他们做完笔录后暂时没有被拘留。现在正等待黄雪琴及王建兵的家属收通知书及等律师的委托书。

律师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只为增加拘留时间

因事件敏感而不愿公开姓名的大陆律师接受本台访问时说,“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是有6个月期限。

中国独立记者黄雪琴、王建兵涉煽颠被监视居住 更多相关人士被警察带走
女权人士黄雪琴(黄雪琴推特)

律师说:在这个6个月的期限里,他(当局)可以转为比如说取保候审、或是逮捕等其他强制措施,也有可能就这么释放。究竟怎么样,这个根据案子或当局想把这个案子办成怎么样确定。

另一位化名为李律师对本台说,“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变成中国当局的惯用手段,为的是增加拘留时间。

李律师说:监视居住是一个后来刑事受审变更而增加的一个条款,但这些年来就经常被使用。只能说监视居住最多6个月。原来的刑事拘留时间最多是一个月,加上批捕时间是7天那么就是37天,这种监视居住就等于增加公安拘留人的时间。

北京异议人士季风对本台指,这些事情已成常态,当局“说对谁监视居住便监视居住。”他认为现在抓黄雪琴及王建兵其实只是随意找个理由,相信两人早就被盯上。

季风说:这是一个星期、还是最后一个月、可能三个月也可能半年。都看他,他们认为老不老实、配不配合,时间都由他们说了算。

据指两人在出租屋被广州警方强行带走

《维权网》指出,黄雪琴原本计划在上周一(20日)经香港赴英国留学,王建兵则送别她,然而两人在上周日(19日)下午起便与外界失去联络。据指,广州警方于王建兵位于广州海珠区的出租屋中,强行把他们两人带走,并查抄了他们的私人财物。上周一(20日)下午,王建兵的朋友于黄埔长洲用作储物的出租屋,也遭警方强行撬锁并进入搜查,期间带走大量物品和行李箱。

早在2019年10月,黄雪琴已被广州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刑拘,当时她被强制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3个月后获释。据指与她到香港观察“香港反送中运动”及撰写相关文章有关。

她曾任《新快报》、《南都周刊》调查记者,关注性别、平权、官员贪污、企业污染、弱势群体等议题,并发动中国女记者对性骚扰调查,是中国Me Too运动的主要推动者。

王建兵则长期关注青少年教育及成长事宜,做过农村教育项目主管、青少年成长项目及残障社群公益项目统筹。他于 2018 年起关注职业病工人权益,为他们提供法律支援,他与黄雪琴均是中国 #MeToo 运动的重要支持者。

文章来源于自由亚洲电台:黄雪琴、王建兵涉煽颠被监视居住 更多相关人士被公安带走

版权所有 © 2006, RFA。 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中国独立记者黄雪琴、王建兵涉煽颠被监视居住 更多相关人士被警察带走 https://xkd.eu/opinion/581.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