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木瓜的“转基因”身世谜团和争端

觀點 alex 2个月前 (09-30) 56次浏览

中国接连丢出台湾水果禁令,继凤梨之后,9月20日起停止进口台湾番荔枝(释迦)和莲雾,植物疫病和政治夹杀争论不休,可是再怎么禁,中国水果早已斩不断“台湾DNA”,木瓜是活生生的例子。

台湾是全球知名的“种子库”,根据台湾农委会统计,外销种子排行榜中,木瓜是第一名,每年出口3至5公吨的木瓜种子,“红妃”品种大受国外市场青睐,不过,在中国落地生根的却是转基因木瓜,台湾仍未核准上市,早在中国木瓜田遍地开花。

摊开中国农业农村部的资料,中国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达到290万公顷,名列全球第7位,种植的转基因作物主要是棉花和木瓜。2006年中国批准种植华南农业大学研发的转基因木瓜“华农1号”,审批的背后是一本说不清的“瓜李之嫌”烂帐。

中国田收成台湾木瓜

中国木瓜的“转基因”身世谜团和争端
海南岛是中国主要的木瓜产地,农民大规模种植台湾的转基因木瓜。(路透社)

“华农1号不是鲜食品种,是加工品种,它是长型木瓜、产量很好。”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中兴大学植物病理学系教授叶锡东说,“当时海南岛已经大量种植我研发的转基因木瓜,还销往香港、新加坡,后来被新加坡查验出来,所以它为了解决国际争端,赶快核准自己的转基因木瓜,其实这是一个障眼法,通过后代表转基因木瓜是合法种植,不是非法的。”

说穿了,因为转基因木瓜盗种泛滥,中国不得不把华农1号推上救援火线,放入转基因作物的商业种植名单,叶锡东多次造访海南岛后发现,“到现在根本没什么人在种华农1号。”

台湾大学农艺学系荣誉教授郭华仁以深圳的调研报告为例,2012年深圳检测市售木瓜,转基因木瓜高达91%,其中绝大多数是来自台湾的转基因木瓜,大概占了96%,华农1号只占4%,当转基因木瓜大规模流入田间,要收拾就很困难了。

叶锡东提起5年前在北京超市的“随机抽样”,人在北京开会的他,晚上到超市晃晃,看到海南木瓜眼睛一亮,买回旅馆吃,并刮下木瓜子,带回台湾检验,“从染色体两端的序列来看,101%是我的转基因木瓜。”他仔细检视结果,“随便一个超市买的木瓜,一验就是我的,中国对智财权的态度,我的木瓜是最好的例子。”

中国人吃的大多是转基因木瓜,不过,市售木瓜并未标示。郭华仁指出,目前中国的转基因管理法规只要求大豆、玉米、油菜籽、棉花和番茄需按规定标示,木瓜不在要求之列,消费者无从判断选择,以台湾或其他国家来说,转基因管理规范一体适用,只要是转基因就必须标示载明。

转基因木瓜的问世,因为“木瓜轮点病”(又称环斑病),染病后,木瓜表面会出现斑状,乃至整株病死,全球各地接连爆发瓜瘟,从美国、台湾到中国无一幸免。

一颗木瓜反攻大陆

中国木瓜的“转基因”身世谜团和争端
放眼全球的木瓜产地,印度栽培面积最大,中国则是转基因木瓜最大生产国和消费国。(翻摄自网络)

叶锡东投入木瓜轮点病毒研究超过40个年头,他笑谈引他入门的有两位贵人,一位是已故的台湾总统蒋经国,一位是全球首位研发出抗病转基因木瓜、美国康乃尔大学植病学者Dennis Gonsalves。

“1977年中秋节,当时蒋经国是行政院院长,他每年中秋节要吃两样东西,一个是文旦,一个是木瓜,那一年文旦因为台风掉光了,不过连木瓜也没有。”叶锡东提起往事,“蒋经国问怎么会呢?底下告诉他木瓜全部得病、没得收了,他说这么严重的话,还不快派人到外面学习,回来解决问题,第二年教育部公费留学考试就出了个植物病毒学门。”

叶锡东因缘际会来到木瓜权威学者Dennis Gonsalves的门下攻读博士,跟着钻研轮点病毒的活体疫苗,“这像是打预防针,把病毒变得没有病原性,接种到木瓜,木瓜就不会受到强病毒的感染。”他说明预防原理,1983年他用亚硝酸诱变的轻症病毒成功发展出疫苗。1991至1992年间,康乃尔研究团队的抗轮点病转基因木瓜诞生,在病害严重的夏威夷广泛种植,两年后,叶锡东也在台湾培育出转基因木瓜,不过,在农事单位的田间试验期间,转基因木瓜种苗被盗流入中国。

“全中国已经吃我的木瓜将近20年了。”他自我解嘲说,“我对蒋经国交代的任务也算有了交代,他不是要反攻大陆解救同胞吗,他的使命在我手里完成了。”

转基因手法是把轮点病毒的特定基因片段转殖入木瓜,刺激出免疫反应,使木瓜产生抗性,“这是利用植物寄主抗病毒的免疫原理。”叶锡东指出,“当时海南岛种得非常好,最多的时候种了1、2万公顷,不过,15、16年后,他们发现我的转基因木瓜居然不抗病了,还是会得病毒,这几年减到6、7千公顷,他们就写信邀请我去看看。”

智财权谈判一波三折

中国木瓜的“转基因”身世谜团和争端
一颗木瓜,让外界窥见中国对智财权的态度。(法新社)

对岸主动找上门,因为看到叶锡东团队发表的新研究。“你把主要病毒压下去,次要病毒会冒出来,另外,病毒本身也会变异,变成超强毒株的话,就没抗性了。”叶锡东说,“我的双抗、超抗(转基因木瓜)都做好了,而且都发表了,他们想要我二代、三代的产品。”

这一回合叶锡东要求智财权谈判,“我开出条件,你要把第一代的单抗转基因木瓜合法化,这样才能够纳管。另外,双抗和超抗木瓜,你要根据这样的方式、要尊重智财权。”后来,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出面向农业部提出商业许可申请,“75个委员要三分之二同意才通过,我说这太难了吧,他们说这你就放心,上面说要过就会过了。”

不出其然,叶锡东的单抗转基因木瓜通过审核,2020年正式获颁证书,他同时要求热带农业科学院和授权贩售的种苗商签订智财权协定,双方权利金至少是五成对分,一度因为“国立中兴大学是政府机关”而受阻,后来变通采第三方支付,叶锡东原订去年2月赴海南岛签约,却遇上疫情而悬滞未成行。

木瓜的转基因习题

中国木瓜的“转基因”身世谜团和争端
夏威夷农民改种转基因木瓜后,面临外销受挫和转基因污染难题。(路透社)

两岸转基因木瓜的智财权风波不断,国外木瓜农面对的却是不同困境,外销受挫是其中一个难题。郭华仁表示,全球转基因木瓜的主要产地在中国和夏威夷,以夏威夷来说,农民种植转基因木瓜后,外销反而受到阻碍,因为大部分国家没有核准进口,目前只有美国、加拿大和日本可以上市,不过日本消费者也不买单;泰国政府也未核准转基因木瓜,当地农民偷种后,还导致泰国输往欧盟的木瓜产品被禁,造成外销受创。

“1998年夏威夷核准种植转基因木瓜,当时种植面积约为850公顷,但是到了2007年下降为530公顷,现在大概只剩下250公顷。”郭华仁分析,“这意味着转基因并无法解决夏威夷木瓜的栽培问题。”

转基因污染是另一个潜在问题,郭华仁指出,夏威夷的转基因木瓜主要种植在大岛,当地检测发现,大岛的非转基因木瓜有50%已经受到转基因污染。

郭华仁说,轮点病毒是由蚜虫传播,牠们会叮绿色叶片,如果蚜虫带有毒素,很快整个田的木瓜都会染病,农民种植非转基因木瓜,目前有几种防治方法,例如木瓜只种一年,感染时间就可以缩短,或是在木瓜移植或播种之前,田地四周种植蚜虫爱吃的玉米;木瓜栽种的行列之间可以铺上反光塑胶布,因为反光蚜虫比较不会进来;或可采用网室栽培,杜绝蚜虫和其他昆虫进入,另外也有农民使用杀虫剂,解决蚜虫和其他虫害问题。

转基因木瓜的安全性也引来不同观点和论战,叶锡东强调,“这是基于植物免疫的原理,没有产生新的东西出来,学理上没有安全的疑虑。”郭华仁则认为,“转基因木瓜会产生病毒的鞘蛋白,没有真正做实验的话,很难保证它对人体没有长期性风险。”

一颗木瓜从身世纠葛,到转基因争论,始终没画下句点。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禁得了台湾水果,要想切断台湾血统,这可就难了。

文章来源于自由亚洲电台:专栏 | 绿色情报员:中国木瓜的“转基因”身世谜团和争端

版权所有 © 2006, RFA。 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中国木瓜的“转基因”身世谜团和争端 https://xkd.eu/opinion/681.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