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话中南海:陈元的“上铺兄弟”差点当了中组部长

觀點 alex 2个月前 (10-02) 58次浏览

我们在本专栏自9月10日开始,陆续播出和刊登了《陈元的“自留地” 腐败重灾区 国开行的贪官知多少?》、《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国开行高管吴德礼》、《失踪的吴德礼和陈元之间的瓜葛到底有多深?》、《国开行落马高管中 居然有三个都是从陈元秘书位置上提拔上去的》、《陆军学院政委当了陈元的“大内总管”》,以及《对国开行下手意在杀鸡儆猴还是丢卒保车?》等系列文章。

原计划的系列未完,即见到关于李锐先生日记的“所有权之争”又被炒起。其实,我们自由亚洲电台网站早在2019年6月21日,即已经刊出了一篇《李锐日记风波:胡佛研究所提出反诉》,对此进行了详细报道。

几乎所有关于李锐先生的相关报道及评论文章中,无一不是重点强调他是“毛泽东前秘书”。而很少有人关注到,他也曾经是陈元的父亲陈云的前秘书。其实,中国大陆境内网站上有关介绍李锐生平的内容,都提到了他1948年至1949年任中共中央东北局高岗政治秘书、陈云同志政治秘书。

李锐生前曾对一家内地传媒记者说过:“我对党有两个重要贡献,一是写了一本《庐山会议实录》,如实地反映当时全貌;二是给邓小平写了一封信,阻止了邓力群可能被推举为总书记。”

其实,李锐先生还曾经一手破坏了陈元的把兄弟刘泽彭接班中组部长的美梦。而当年上书邓小平揭发邓力群想当总书记一事,早已经不是新闻。笔者有幸在美国剑桥晋见李锐先生时,曾当面聆听了李锐先生对这个事件的详细介绍。

话说一九八七年,邓力群协助王震、薄一波等政治老人在邓小平的支持下,将胡耀邦整下台后嚣张一时。王震等人更是主张,让邓力群出任中共总书记一职。为此,王震曾专门找到赵紫阳说: 我看你还是当(继续当你的)总理合适。非常识时务的赵紫阳也几次在公开场合讲,自己还是志在国务院, 而不是党务部门。

一九八七年十至十一月召开的中共十三大之前,王震利令智昏,四下串联,企图拉拢一批中共老干部正式推邓力群出任总书记,并把游说工作做到李锐家里。于是,李锐当即上书邓小平, 反映有人在下面搞小动作,违反党的组织原则。邓小平接信后大怒,当即批示:今后不准邓力群乱讲话;同时要求十三大上,只给邓力群安排政治局候补委员虚职,不再进书记处。

此时的邓力群七十二岁,自认为自己还可以在政坛上活跃一届, 但却因为邓小平的批示断送了最后一次机会。从此,邓力群开始不惜公开反对邓小平的改革观点。

至于邓力群在一九八七年召开的中共十三大上,连中央委员都没有选上,李锐表示同他自己没有关系。邓力群的中央委员落选后,连李锐都感到意外。但后来邓小平指示让邓力群进中顾委后,因为中顾委委员是十三大主席团提名,由全体党代表等额选举,所以邓力群因为得票还是过了半数所以“当选”。

接下来,在所有当届中顾委委员等额选举中顾委常委时,李锐等一批也是十三届中顾委委员的党内“右的代表”们私下串联,包括于光远、任仲夷、杜润生、李昌、项南、陆定一等,坚决不投邓力群的票。最后,因为邓力群得票不够半数,所以楞是没有当上中顾委常委。

夜话中南海:陈元的“上铺兄弟”差点当了中组部长
邓力群(资料图/Public Domain)

八九年学运时,在七个老将军发表《给戒严部队的一信封》的前后, 李锐、霍士廉、李昌等等一批中顾委的老干部也酝酿搞了一份呼吁软性解决学运的建议书。但后来因为形势发展太快,没有正式递上去。

“六四”镇压以后,此事败露。因此成了中顾委中一批左派老人整肃李锐,攻击他“支持动乱”的重要证据。当时,邓力群等左派人物坚决要求将李锐、李昌、于光远、 杜润生四个中顾委内的“自由化分子”开除党籍。后来确实如外界所传的那样,是陈云反对开除他们的党籍。

至于陈云反对开除李锐等人党籍的原因很复杂,李锐先生认为,首先是因为陈云本人就对“六四”开枪一事抱有很复杂的态度:一方面,他支持李鹏和姚依林等人坚决不能向”动乱”学生让步的强硬态度;另一方面,又认为军队进城开枪毁了共产党的形象;其次,他认为党内对待不同意见者不应再学毛泽东那一套,搞无情打击。

李锐认为: 陈云其人从来都是在关键时刻扮演”公正”角色的,正因为如此,他确实在中共一大批老干部及江泽民这一代干部中有相当的威望。新一代干部在邓小平面前有伴君如伴虎的感觉,但在陈云面前却更觉得亲切。

一九八九年的”六四”镇压之后,李锐虽然一直接受审查,但仍然坚持自己的正确意见。外界较少有人知道的是,李锐除了利用邓小平阻止了邓力群当总书记,还利用邓小平及时断了陈云“义子”的中组部长梦。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中期,李锐在当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时期,同时兼任中组部青年干部局局长。一九八三年二月,陈野萍以中顾委委员身份接任宋任穷(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分管组织工作)中央组织部部长职务,实际上为“过渡”式人物;李锐任中组部第一副部长,是中组部唯一的中央委员。

本来,他进入中组部是陈云等人的意见, 希望他能够协助陈云、李先念等反改革派掌好组织大权,尤其是希望他在提拔高级干部子女的问题上多多留心。后来,因为看到李锐对干部子女要求太严,甚至卡住不让提拔,令一批中共元老十分失望。这才把他撤换下来。

中国大陆百度百科对李锐的生平介绍说,他是一九八二年任中央组织部青年干部局局长;一九八二年至一九八四年,任中组部常务副部长;后任中共组织史资料编纂领导小组组长……。

按照李锐先生本人的说法,他进中组部的一开始,确实是只被任命为新成立的青年干部局局长;但时隔两个多月,即被宣布为中组部常务副部长兼青年干部局局长。李锐先生当时对笔者回忆说,陈云找他谈话说让他到中组部工作时,李锐表示为难,竟被陈云反将了一句“你是不是嫌官小?”,堵得李锐再也没有办法拒绝。

夜话中南海:陈元的“上铺兄弟”差点当了中组部长
中共元老李锐。(Public Domain)

因为本人资格甚老,又在一九八二年召开的中共十二大上当选中央委员,所以李锐先生一九八三年到中组部上任时,就已经被明确为享受正部长级待遇。

在兼任中组部青年干部局局长期间,陈云给李锐推荐了一个叫刘泽彭的青年人当副局长。

说起来,这个刘泽彭进中组部的时间比李锐还要早。笔者在二十多年前的《中共“太子党”》修订版里即介绍过,当时中共高干子女“圈子里”的人大都知道,邓小平大公子邓朴方和陈云大公子陈元各有一个视为“人生第一知己”的大学同班同学:前者是何维凌,后者是刘泽彭。

话说陈云的亲家宋任穷一九七七年复出工作后,先是担任了一年时间的第七机械工业部部长。复出工作后第一次到陈云家里请安,陈云即给他推荐了当时还在吉林省一家机械加工厂任技术员的刘泽彭。此人虽然本人不是出身高干,但同陈元是大学同宿舍同学,是睡在陈元上铺的好兄弟;文革期间与陈元关系十分密切,自称他同陈元“文革”中是清华园里著名的两个“逍遥派”。

亲家推荐的“人才”哪有不接受的道理。于是,由中组部为调一个工厂的技术员直接发文给吉林省,通知当地,刘泽彭已经被任命为第七机械工业部部长秘书。

这个宋任穷文革前即已经是第八届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所以复出工作后,第七机械工业部当部长只不过是一个“工作过渡”,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即被安排接替了胡耀邦的中组部长职务。刘泽彭也就摇身一变,成为中组部部长秘书。自此,陈云和陈元父子开始对他寄予厚望。

当年的陈元曾经向他的父亲推荐另外一位有能力、有志向的“红二代”阎淮。陈元说:“青干局是我们‘布尔什维克四人帮’实现理想、大展手脚的绝好舞台和重要基地。我父亲主管组织人事,宋克荒父亲是中组部长,刘泽彭是宋部长秘书,青干局这块前沿阵地只能你去占领。”

夜话中南海:陈元的“上铺兄弟”差点当了中组部长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原董事长兼党委书记陈元。(Public Domain)

不过,日后被任命为青干局副局长的还是刘泽彭。以这个位置为基础,刘泽彭又很快被提拔为中组部的副秘书长。

一九八七年胡耀邦倒台后,中组部亦被改组,部长换成了陈云最为信任的干部之一、当年从东北局随陈云进京的宋平。同时任命的两个新副部长,一是时年四十一岁的刘泽彭,另一个是比刘泽彭年长二十一岁的孟连昆。而此时被留任的副部长吕枫与孟连昆同龄,刘泽彭的接班态势至此已经十分明显。

但是,这个刘泽彭在组织工作上大搞结党营私,且工作作风专横跋扈,在中组部和中央机关里搞得怨声载道。他还仗着有陈云作后台,不但不把过去的赵紫阳放在眼里,江泽民上台后,也从来不把江泽民放在眼里。

因为当时的中组部内还有一些当年李锐的老部下,所以他们都找李锐反映情况。他们都担心,如果再不解决刘泽彭的问题,陈云等人很可能会建议让刘泽彭在十四大上出任中央委员,然后接任中组部长职务。

于是,李锐找到江泽民办公室,要求安排时间见面。当时的江泽民对李锐一直保持着几分敬重,很快安排了约见。李锐反映了刘泽彭的问题后,正中江泽民下怀。但江泽民碍于陈云的面子,也不敢自己亲自下手把刘泽彭打下去。于是他问李锐,你为什么不直接给小平同志写封信?

李锐照此办理后,由政治局将信转到邓小平手里。邓小平读后当即下令: 此人必须调离中组部。

当时的中组部长吕枫接到邓办指示后,立刻陪同宋平向陈云讨主意,无奈刘泽彭被反应的种种问题都是有根有据、有证人的事实,特别是他在中组部不但从不避讳他与陈云家族的特殊关系,反而故意造势,打着陈云亲信的旗号为非作歹,这一切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表现也使陈云感觉恼火。

但就这样,吕枫还想最后再拉刘泽彭一把,准备安排他离开北京担任一个省委的副书记以避北京的锋头。没想到,刘泽彭表示坚决不离开北京,并私下里给自己找了接收单位,国务院侨务办公室。

当时,据说是陈元亲自找了时任侨办主任廖晖,说了一大堆好话,刘泽彭才到廖氏手下当了个副主任,而且在所有副主任中排名最后。 事后,陈元曾对自己的小兄弟哀叹,“关键时刻,关键岗位上看错了人”。

当时即有有中共高层人士分析说:碍于国内外、党内外对高干子女接班问题的反感,陈云安排自己儿子的朋友接掌中组部大权不失为高招。刘泽彭如果言行谨慎,他同陈云家族的特殊关系也不会被外界所知。谁想到,刘泽彭竟是“狗肉包子上不得台面”,坏了陈云家族的全盘计划。

文章来源于自由亚洲电台:专栏 | 夜话中南海:陈元的“上铺兄弟”差点当了中组部长

版权所有 © 2006, RFA。 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夜话中南海:陈元的“上铺兄弟”差点当了中组部长 https://xkd.eu/opinion/724.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