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市民未敢忘记!“831警暴”两周年祭

觀點 alex 3个月前 (09-01) 75次浏览

2019年8月31日晚,大批警察冲入太子站月台及车厢,无差别地拘捕及追打市民。正当混乱之际,警方封锁太子站,不允许传媒及义务急救员进入车站。加上当天点算伤者人数一度变更,在资讯不透明的情况下,不少香港市民质疑当日警方在站内打死人,引发后来港人逢每月末都到太子站悼念,控诉警暴。

警察冲入太子地铁站见人就打,这个影像和市民的惨叫声,仍然留在香港人的脑海中。

到今天,港版国安法实施一年,港府和警方不断批评有人造谣当晚「警方打死人」,扬言散播者违反国安法。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曾于国安法实施时说:「香港太子站发生打死人事件,把社会不满情绪集中指向香港警方,当然这造谣也有可能针对中央政府来的,也可能构成犯罪」,至此悼念示威绝迹香港。

  • 香港纪念831事件 反国安法人数上升
  • 纪念831事件一周年 加拿大举行集会声援香港
  • 831事件一周年谜团重重 警方用国安法胁迫市民噤声

王茂俊为当日被误传「在太子站被捕后遇害」的示威者韩宝生,令他因此成为官方舆论中重点攻击对象。今年初警方的《警声》特刊,特别以 “认清事实—─谣言谎话真不了"为题,点名王茂俊、个别议员及传媒对警方作失实指控。

香港市民未敢忘记!“831警暴”两周年祭
王茂俊去年接受本台专访时,回到太子站忆述8.31事件恍如恐怖袭击。(邓颖韬 摄)

王茂俊 : 国安法下寻求真更艰难

王茂俊在8.31事件中被警方控告暴动等共8宗罪,去年7月中上庭前夕,他赴英国寻求政治庇护。适逢 “8.31事件” 两周年,他以远洋视像电话再受本台访问,他说在国安法下,寻求真更艰难。

王茂俊说:真相,我认为是由大家去找出来,不要去遗忘。尤是现在是2年了,是一个转折点,对方不断去修改细节、历史。 (官媒)说我是831打死人的造谣者,但由始至终我都未曾说「我死了」。已经2年,你问我、当时当刻的人,我都会不记得,我们现在面对最大的问题是遗忘。

王茂俊表示,官方铺天盖地以 “831打死人造谣者” 的舆论,甚至篡改事实 “洗白” 港人记忆,试图掩盖当日警方滥捕、滥暴的罪责。

事实上,当晚被警方施暴的教育大学学生会前会长梁耀霆,虽入禀要求港铁公布当晚港铁站的所有闭路电视并获判胜诉,但在受到压下放弃向警方索偿;而最近「831事件」两周年前夕,曾拍摄报道当晚事件的前记者、香港湾仔区议员梁柏坚透露,收到内附刀片的信件,警告他 “8.31收声”。

王茂俊说,明白港人在国安法的政治阴霾下不敢发声,但他苦口婆心呼吁港人 “至少不能遗忘史实” ,否则就对不起曾为争取香港民主而付出的人。

王茂俊说: “如果大家都以为告一段落,移民的人以为取得身分就搞定,在香港的人以为现在没有示威,大家都坐牢了就没事发生,但仍有很多人因为这件事受苦。这些不是冷冰冰的数字,这是一个又一个人的人生。”

香港市民未敢忘记!“831警暴”两周年祭
2019年8月31日,香港太子地铁站的一列火车内警方向市民施放胡椒喷剂。(美联社)

王茂俊一度哽咽说,虽置身海外,承受的恐惧 “不比在港的人轻”,在英国也不时被人跟踪,每天担心如「唐英杰案」被追溯清算、家人受连累,但过去两年的伤痛,促使他更要坚持为港人向世界争取公义。

王茂俊说: “很多这些压力在我肩上,不断加重,我一点也不好受。我可以选择的话,我希望可以回香港,那个人可否不是我?但也是这情绪迫我走下去,也推动我去申请庇护,有勇气跟英国内政部去控诉,有勇气在很多香港人面前,即使面对很多质疑、攻击,我照样走出来,因为我知道我不走出来说,就真是没有人说了。”

过去一年的流亡生活,王茂俊笑言,较一年前 “落魄样子”,庆幸现在自己更为积极,不但做建立「8.31资料库」网页去承传历史,也投身英国集会为港人发声。

随今年初英国开放 BN(O) 签证申请,他与当地友人创办非牟利组织 “香港连邻 (Hong Kong Link Up)”,并推出 “伙伴计划”,以一对一形式,义务为移居英国的港人,就其年龄、职业等,配对背景相近的英国本地人,协助彷徨无助的港人融入当地生活。如今在逾3500个申请已成。

王笑言,虽沦为 “难民”,现在生活更有意义,无论未来日子多困难,都不能放弃, “化痛楚为动力” 向前走,直至成功争取香港的民主。

文章来源于自由亚洲电台:“831警暴”两周年 香港市民未敢忘记
版权所有 © 2006, RFA。 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俠客島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香港市民未敢忘记!“831警暴”两周年祭 https://xkd.eu/opinion/99.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