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救經濟!習近平難打的兩場硬仗–天鈞政經

政經分析 admin 4个月前 (04-03) 54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中國經濟第一季度的增長為負幾成定局,第二季度經濟也危在旦夕,因為中國各地的工廠尤其是外貿企業,在復工復產半個月後因國際訂單的取消,不得不再次停工停產,甚至是大規模裁員。我們在《天鈞政經:現金為王儲備「過冬」的糧食》中有相應的論述。

3月30日,中共黨刊《求是》發文《堅決打贏兩場「硬仗」》稱,「讀懂信號,落實統籌好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既是關鍵,也是挑戰,更是硬仗。」

黨刊指的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3月29日赴浙江考察調研,強調復工復產的事情。但是,如何挽救經濟是習近平難打的硬仗,我們從政治和經濟兩方面來分析。

從政治層面來看,越來越多的矛盾焦點都集中到習近平那裡。這從近期接連傳出的「日記」、「公開信」等信息可以看出,矛頭直指習近平,並且用了典型的離間計。

僅舉一例,習近平與王岐山之間是唇亡齒寒的關係,習近平費心費力修改憲法,並讓王岐山成為國家副主席,其多次以第八常委的姿態出席一些會議。習近平目的就是想一旦他作為國家主席出事之後,王岐山以國家副主席身份可以接任。

王岐山在上一任的任期內主持「反腐」行動時能夠拿下那麼多官員,這都離不開習近平的授權和支持,同時也留下了一個樹敵過多的後遺症。請大家思考一個問題:如果王岐山與習近平決裂並「拉山頭」也好,或者尋求黨內其他官員結盟,請問在目前的情況下誰願意與他結盟或支持他?

習近平陣營的人肯定不會,江澤民和曾慶紅的人也不會,因為他們精心布局安插、提拔的那麼多官員都被王岐山送到監獄,按照中共黑幫的規矩,要接納王岐山的話如何向江曾的支持者交代?

相關消息之所以能傳出來,就是習近平的反對者想利用這次疫情激起的民憤作為機會,散佈離間習近平與王岐山的消息,藉機想除掉王岐山,斷掉習近平的一條後路。

其實中共內鬥是以政治利益為導向,仔細觀察分析一下,其實不難發現是誰在背後挑撥。

以上例子意味著在中共內鬥中,也會以經濟問題對習近平發難,這是其難打的一場硬仗。

再從經濟層面來看,這是習近平難打的另一場硬仗。

3月30日,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提議,國際社會應拿出2.5萬億美元幫助發展中國家應對疫情所導致的經濟衝擊,其中1萬億美元來自特別提款權、1萬億美元來自債務減免,其餘5,000億美元則作為撥款分發。

在3月,中共肺炎疫情的蔓延及對經濟的衝擊超出人們的想像,全球各國財政及央行應對疫情的經濟刺激措施頻出,令人眼花繚亂。反觀中國,在外貿出口一片哀鴻遍野的情況下,中共還是難以拿出真金白銀救急。

經濟學界經常把投資、消費和外貿出口,看作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現在,外貿出口和消費已經無望,投資也奄奄一息,並且投資的邊際效應遞減,越來越難以對經濟產生正向作用。但是中共正試圖「加大基建投資+消費券」模式來刺激經濟,中國百姓對此並不買賬,直接指出發放的並非消費券,而是滿減卷,即先消費滿一定額度之後才能使用並享有部分折扣。

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中共的財政收入嚴重下滑。

中國財政部2月10日公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90,382億元人民幣。官方說各級財政投入抗疫資金過千億元,但是和19萬億的收入比確實是九牛一毛。中共把錢都花到維持其統治和對外擴張的地方。

在專制國家,讓一個國家經濟活動暫停可以,即便習近平有那麼大的權力,恢復國家經濟運行也絕沒有那麼簡單。至少對海外訂單取消、產業鏈的轉移、外資撤離、資金外逃等等無能為力。

3月27日,中共政治局會議表示,要「努力完成全年經濟社會發展目標任務」。因為2020年是中共當局要「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最後一年,GDP仍然要維持6%的年增長率才可以實現這個目標。但是,現在的經濟情況可能達到嗎?

中國百姓可以忍受封城導致的活動範圍減少,但是,如果經濟恢復不起來,出現企業倒閉潮、失業率大增,生活難以為繼的時候,那就不是一場硬仗,而是一場惡仗了。


天鈞政經版權所有丨如未註明 , 均為原創,禁止轉載!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