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鈞政經:征這個稅險致一代皇朝滅亡 習近平不得不憂

政經分析 admin 5个月前 (12-24) 132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天鈞政經:征這個稅險致一代皇朝滅亡 習近平不得不憂

房地產本身具有高風險、高泡沫、去實體化,也阻礙了實體經濟的發展。越來越高的房價透支了居民的消費能力,房地產業產生的虹吸效應將全社會的財富裹挾,抬高了實體經濟的成本。房地產業的過度繁榮捆綁了政府、金融機構、企業和個人,吹大了房地產泡沫,積累了金融和債務風險。

從房地產廣告就可以看出來,房地產商極力渲染樓盤環境,引誘百姓入局。

如果房子在鬧市區,房地產商打廣告就說:坐擁城市繁華,一展王侯笑,不讓帝王家。

如果房子在郊區,那就是遠離城市喧囂,大戶人家珍藏城市與自然。

如果樓盤有一條小水溝,那就是絕版水岸花園,大隱於園觀景瞰湖享你所想。

如果挖了個水池,那就是東方威尼斯,觸手可及何須置身國外。

如果樓盤旁邊有一家銀行,那就是中央商務新地標,一宅一豪門!我的鄰居,非富即貴。

如果旁邊有個幼兒園,那就是書香門第,學術人文,濃蔭守望的百年國府。

如果樓間距很小,那就是和諧鄰里,溫馨生活,生活進退之道我有我方向。

如果旁邊有片荒草,那就是超大綠地,一覽無遺,山水有界,我心無疆。

如果旁邊什麼也沒有,那就是詩意棲居,回歸自然,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

無論是自住、投資、投機的購房者入局,就帶來另外一個嚴重情況。

原中財辦副主任楊偉民2018年6月透露,中財辦請有關單位通過用電量對全國住宅的空置情況摸底調查,顯示中國無論是城鎮還是鄉村住宅的空置率都相當高。比日本這種高度老齡化、少子化、城市化的國家還要高(日本的住宅空置率是13%)。這很不正常,說明用來炒而不是居住的房子很多。

這也是房地產稅難以出臺的一個原因,實際上官方不敢公布房屋空置的情況。也不能進行聯網登記,那等於把貪官等隱匿的房產公布於眾。

事實上,中國歷史上早就有徵收房產稅的先例,並因此一代皇朝差點滅亡。

唐德宗李適(kuò)即位後,藩鎮造反此起彼伏,戰事持續不斷。當時的大唐王朝國力衰弱,富裕強盛的光環已經消散。要打仗,又沒錢,唐德宗愁得寢食難安。

建中四年(783年)六月,主管賦稅的戶部侍郎趙讚將朝廷財政的窘迫局面向德宗奏請實行「稅屋間架、算除陌錢」。

「稅屋間架」,有一個更通行的叫法「間架稅」,即根據百姓房屋的等級和間數徵稅。趙讚的設計是這樣的:房屋兩架為一間,分成三個等級,「上價間出錢二千,中價一千,下價五百」。

上等房子,每年每間兩千文錢;中等房子,每年每間一千文;下等房子,每年每間五百文。

唐德宗聽了趙讚的建議,哪管三七二十一,只要能籌到錢,不用討論、不用試點,立即執行!窮人家的小破屋、富人的基本自住房屋,都在徵稅之列。

唐德宗和趙讚預料到必定有人為了少交錢而瞞報房屋面積,所以設立監督機制:

一是官吏親自到百姓家裡,進行實地測量評估,在執行環節避免瞞報現象。

二是事後追懲,「凡沒一間者,杖六十,告者賞錢五十貫,取於其家」。即由左鄰右舍告發瞞報者,一旦核實,隱沒一間就杖打瞞報者六十下,還要罰款五十貫獎勵給告發者。

這個懲罰非常嚴厲,如果認認真真地打,「杖六十」足以致人死命。而罰款五十貫,就是五萬文,也是一筆很可觀的數目。

唐德宗純粹從增加財政收入的角度徵收「間架稅」,但這卻給貧窮人家和富家大戶都造成了沈重的負擔。貧窮人家本來就缺衣少食,雖有個遮風避雨的破屋,但沒有能力再交付五百文的稅錢了。而大戶人家往往三代、四代同堂,房屋很多,稅錢動輒有數十萬文,很難拿出。因此,百姓苦不堪言。

建中四年秋,發生兵變。長安被攻陷,唐德宗倉皇出逃,百姓也拖家帶口紛紛走避尋找安全之所。為了穩定社會秩序和民心,發動兵變的士兵竟在街頭大喊:「勿走,不稅汝間架矣!」

逃亡中的唐德宗反思造成此次事變的原因,發布「罪己詔」。同時,他深知間架稅不得人心,乃於興元元年(784年)正月廢除。間架稅實際推行的時間只有半年。

以史為鏡,可知興衰。現在中國的房價真掉下來,地方政府害怕釀成群體事件,銀行害怕棄房斷供的人增多,房地產商害怕高價拿地沒辦法開發,買房的人也害怕,相關部門也害怕,但房價真繼續漲大家更害怕,這也成為習近平不得不考慮、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天鈞政經版權所有丨如未註明 , 均為原創,禁止轉載!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